夜间
笔趣阁小说网 > 感染者 > 第二十六章 叛逃者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笔趣阁小说] 最快更新!无广告!

“当当当——”岛中心的钟被敲响了。这是林圆来到这里之后,大钟第四次敲响,每周都有一次。


“就是这样,我要去钟前集合了。你就在这里慢慢等晚上七点吧,我可没空奉陪。”林圆站起身来,拍拍裙子上的沙粒,朝着杨子深摆手道。


杨子深目光平静地看着她,轻声道:“时间限制对我没用,我现在就走。一旦你恢复异能,我马上接你离开。”


林圆离开的脚步顿了顿,背对着他说:“我或许永远也不会恢复。如果有可能,送我回书香别苑吧。”说完她就小跑着去车站,大家会陆陆续续坐缆车往岛中心去。


这座不大不小的岛,居民环岛居住,建筑从外往内扩散。岛内长着高大的树木,不便在陆地修建道路。当地人便在树林间打造了一个钢铁缆绳网,依靠琉璃石的能量进行运作,有感染者专门负责补充能量,因此岛内交通十分便利。


林圆爬上楼梯,踏上木质的方形缆车,上面有顶,中间是空的,两侧有长凳。缆车10人一发车,林圆刚好是第10个。正好吴大叔带着吴乐也在,两人自然而然攀谈起来。


吴大叔手指敲着缆车的围栏,纳闷地说道:“最近这是怎么了,周周都响,以前一个月也不一定响一次。”


林圆从缆车经过的树上摘了一片叶子,拿在手里仔细端详:“这叶子被虫子咬得真惨,今天只怕又要处决谁吧。”


岛上的钟只有两种情况会响:第一,宣布重大决议;第二,处决叛逃者。


“何必呢,出了乐园,又有多少自由?”吴大叔拍拍吴乐的脑袋,带着些告诫儿子的意味。


林圆仔细打量着他脸上的神色,有意问道:“吴大叔,你觉得感染者对于普通人类来说是什么?同伴?敌人?” 记住网址m.xswang.com


此话一出,缆车上的所有人都侧目盯着林圆,还有人咬着耳朵议论起来。


吴大叔上前一步,拍着林圆的肩膀哈哈大笑道:“林圆,你还年轻,对很多事情一知半解。这个问题不需要问,因为答案只有一个,感染者是人类进化的荣光。是吧,大家。”


“是啊,是啊,老吴说得对。”


“这是自然,小姑娘要听话,这种问题以后可别问了。”


“吓我一跳,我还以为...”


老吴抬起自己仅剩的一只手,示意大家安静,人群一下就安静下来,看得出来他在岛上很有威望。他说道:“今天这件事,大家可别乱传啊,就当给我老吴一个面子,改天啊都到我摊子上拿块豆腐。小李,你一定要来啊。”


被他点名的是一个17岁上下的青年,他堆起笑说道:“吴叔你就别特意警告我了,今天我在缆车上睡着了。”


“你小子,好好说话。”老吴假意踹他一脚,人群哄然大笑,又恢复了活力。


林圆暗自沉思,吴大叔看似没有回答自己,实则告诉了自己第三个答案。荣光,这个词她有些耳熟,似乎陆阳也讲过。进化的荣光是否意味着,感染者将会吞噬掉人类...吗?或者换个说法,人类终将迎来全球进化?


“叮铃铃”,缆车上的铃铛响了,这意味到站。众人依次下车,往不远处钟的方向走去,那边已经聚集了好些人。


那个青年路过林圆身边,快速说了一句:“你很有趣,今晚12点,岛西的鲛人石旁见。”说完他便攀上前面的人,笑意满满地打着招呼。


林圆望望天,看看地,叹道:“去,不去,去,要不我去摘朵花数数好了。”


“乐园的子民们,昨天有人用异能扰乱乐园周围的结界,应该是打算和外界联系。这个人我们暂时还没抓到,举报的人将获得接触石板的机会。”


乐园的钟很早就在了,它高高悬挂在空中,阳光透过树叶在它金色的表面洒下斑驳的光影。正对着钟的下面,站着一个卷发小眼睛、极其严肃的中年男人,有感染者通过风将他的威严的声音传开。


听岛上的居民说,他是出生在乐园的第二代,但长大后并未获得接触石板觉醒的资格。然后他参与了岛内民主投票选举,成为了乐园的执行者,总领岛内一切事务。虽说岛内也没什么大事,最多也就是物资分配、基础设施建设、以及处置叛逃者。


“鉴于最近岛内叛逃事件频发,我在这里重申一下岛内仅有的三条规则:第一,禁止与普通人类、研究所之外的感染者联系;第二,成年的第二代必须接受资格检测;第三,禁止使用高科技产品。以上,希望还未做错事的人及时回头。”


说完,他就和另外两个人离开了。岛民们也都并未热议此事,三三两两地离开了。关于叛逃者的事情,大家总是这样避讳,这是人类趋利避害的本性。


夜晚,林圆悄悄掩上门,点着灯独自来到岛西的鲛人石。乐园除了管理事务的执行者,没有任何维持秩序的军队,自然也无人站岗守夜。


她的居所就在岛西,离鲛人石并不远,一会儿就走到了。


“你果然来了,我叫李昀。”他坐在礁石上,晃着脚,眺望着海上的明月。


林圆将披肩紧了紧,走过去坐在他旁边,说道:“你想出去,你就是那个叛逃者。”


“我不是哦,我只是觉得你有趣,特邀你前来赏月谈心。人类不是有句话叫做月下会佳人吗?”


林圆被他逗笑,笑道:“你倒是有趣,被称作佳人,真是我的荣幸。听你的口吻,你觉得自己不是人类?”


他嗤笑着,随即捂着脸大笑起来:“你真是有趣,这个问题乐园3岁的小孩都不会问。我们自然不是人类,我们是进化者,是感染者,是荣光。”


听他这样说,林圆点点头道:“听你这样说,我确认你不是那个叛逃者了。迷恋病毒力量的人,是不会想去普通社会的。”


他突然凑近,直直盯着林圆的眼睛,问道:“听说你是在外面世界长大的感染者,怎么样,人类是不是特别愚蠢、狂妄、自私、狭隘。”


林圆摇摇头,说道:“人类很复杂,多少个词语也概括不清。人类既自私又温暖,既孤寂又成群,既懦弱又勇敢。而且我一直认为,感染者只是获得了强大力量的人类。”


“你觉得那些人为什么要离开乐园。”他越凑越近,林圆往后退了些。


“或许是厌倦了岛上的生活,想看看更广阔的的世界吧,类似自由之类的。”林圆难以回答这个问题,她又不是那些叛逃者,她怎么知道。


他久久地盯着林圆,最后凑近她耳边,说道:“你知道吗,你被跟踪了,那个人就在你右后方那棵树后面。就凭你刚刚说的那番话,恐怕过了今晚,你就会被送上绞刑架,在金钟下活活被吊死。”


林圆微惊,她倒是没想到自己被跟踪了。她看着李昀,她知道他一定有办法。


“看好了!”李昀说着,曲腿蹬着礁石跃起,几个大步上前,几招之内就将那人擒住。他捂住那人的嘴,一刀割喉。那人挣扎着咽气后,他将人拖到海边,扔了进去。一切都是那么流畅,那么顺其自然。


林圆咽了咽口水,说道:“你杀过很多人。”


“切,”他在海水里洗着匕首,对林圆的问题嗤之以鼻。他讽刺地说道:“难怪这么年轻就被流放到乐园,知道乐园是干什么的吗?是培养感染者的地方。我们从出生起就在互相残杀,只有活下去的人才有资格接触到石板。”


“你把他杀了,明天有人调查起来怎么办?”


李昀将匕首上的水擦干净,收了起来,冷笑道:“你简直要笑死我。乐园为什么没有军队?杀人是被默许的,我们只需遵守三条规则。要不是有老吴护着你,你早被人奸杀了。”


林圆看着他嘲讽而又冷漠的眼神,沉默良久,最后问道:“你很爱惜那把匕首,谁送给你的。”


他身形一顿,摸了摸衣服里的匕首,回答道:“这是我一个朋友的,我杀了他,抢了过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