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间
笔趣阁小说网 > 重生金山寺 > 059 陆地神仙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笔趣阁小说] 最快更新!无广告!

钟馗的客气话,李毅自然不会当真,回到长安,将寺里的事情交代好了,便开始了闭关。


他的体内已经有了一粒玄光之种,接下来要做的就是将剩下的那些真元全部转化成玄光之晶,继而融合成一粒金丹。


不同的修炼方法,凝聚金丹的办法也各不相同,单是道门,便有内丹、外丹之分,佛门更是直接凝聚成了所谓的舍利子。


李毅的混沌金身诀虽然是脱胎于金山寺的童子功,但其间又融合了道门、冥宗、血煞派等诸多功法的特点,所以在这凝聚金丹的法门上也与其中的任何一派都不同。


“天地混沌,阴阳流转,三才五行,贯通八极……”


脑海中闪过混沌金身诀的内容,李毅开始控制着体内的真元,贯通一个又一个特定的穴窍。


天地有八极,人体也有八极,混沌金身诀要做的就是在体内构建出一个小的宇宙,与外界的大宇宙遥相呼应,通过天地之力来淬炼真元,从而凝聚出所谓的先天金丹。


若是之前,李毅多半还会有些困难,不过随着对易术的理解,这些对他来说已经算不上什么困难了——


先天八卦就是由阳爻和阴爻组成的,每三个为一组,也就是所谓的天地人三才。他体内的真元其实就是一个由阴阳二炁转化成的混沌无极,此时一经逆转,轻易就能演化三才之力,这些力量不断变换,化为五行之力,归入人体经脉中所谓的八极之门。


八极之门由奇经八脉彼此连接,不同属性的真元之力循转激生,体内的元流也就变得越来越猛烈,或是像被骤然卷入飓风,又或是像被突然搅入漩涡,周身经脉,五脏六腑,也都跟着翻江倒海似的颠转、挤压。


李毅整个人都像是刚刚被捞出水的落汤鸡,原本已经淬炼到了极致的肉身竟是再次打磨出一层黑色的杂质。 首发网址http://m.xswang.com


不过他心里清楚,他的积累还是差了一些。


想着,他心念一动,体内空间里的那枚太阳精晶便是飞了出来,神秘小钟金光一闪,将这些力量吞噬,继而全部灌入他的体内。


就像是原本已经沸腾的油锅再次被加了一把火一样,暴虐的力量让李毅整个人都忍不住发出一阵痛苦的呻吟。


太阳精晶的珍贵之处就是在太阳星的无数年里,这些石头当中或多或少的蕴藏了一部分太阳真火的力量,这种材料无论是用来淬炼丹药、还是法宝,都是天地间最为顶级的那一类火材。


而如今,李毅却是将这石头当中的一缕太阳真火当成了淬炼真元的最后一根稻草。真元在沸腾,当肉身传来的那种剧痛达到某种临界点的时候,他只觉眼前一阵天旋地转,突然间又变得云海茫茫起来,一轮大日冲破云霄,一道雷霆划破苍穹,大地崩裂,水泽翻腾,狂风怒卷,山峦倒倾,天极崩塌……


震撼过后,李毅心中慢慢的有了一丝明悟,乾为天,居西北,坤为地,居西南,震为雷,居正东,巽为风,居东南,坎为水,居正北,离为火,居正南,艮为山,居东北,兑为泽,居正西……


眼前这一幕,对应的正是那所谓的天地八极。


而若是有人在这里,便能认出,李毅现在所处的这种状态就是传说中的天人合一之境。


此时他已经不用继续刻意的控制体内真元,在这种天人交感的状态下,阴阳流转,八极自成。


原本已经凝练到了极致的真元,开始在这种天地之力的洗礼下,慢慢的结晶起来。


更多的玄光之晶开始出现,按照某种特定的方式,不断的融入到最初的那粒玄光之种上,也不知过了多久,终于形成了一枚金丹。


不过与别人的金丹有些不同的是,李毅的这枚金丹看着有些色彩斑斓。


这一天,李毅闭关所在的屋子里面时不时的会传出一阵滚石之音,似天边擂鼓,轰鸣大响。


无数弟子闻讯而来,不过李毅在闭关之前就跟负责伺候他的那个小和尚打了招呼,任何人都不许打扰他的修炼。


小和尚算是李毅的记名弟子,与那些看热闹的和尚不同,他此时是真的有些担心这位便宜师父了。


“放心好了,玄一大师这是要突破大境界了!”化生寺的空闻大师不知何时也来到了这里,望着屋子深处,一脸感慨:“没想到老僧这辈子还能亲眼见证我佛门的陆地神仙出现……”


陆地神仙代表着什么,周围的一帮和尚哪里会不知道,一时间,都是议论纷纷,投向那屋子的目光当中,充满了敬畏。


屋子里,李毅趺坐榻上,五心朝天,身上的气机翻腾,色彩斑斓的丹煞如烟似雾,滚滚而出,整个屋子都散发着一股奇异的香味,一直蔓延到了外面。


佛门中的一些高僧圆寂,周身异香笼罩,便是这个道理,这其实是实力达到了某种境界,肉身被天地之力洗礼后出现的无垢之态。


“这枚金丹……”李毅有些目瞪口呆的看着自己那颗五颜六色的金丹,仔细查看了一番,才是发现,这些不同的颜色隐隐中构成了一个八极大阵,沟通天地八极的同时,本身构成这枚金丹的五行之力还能够彼此相生衍化。


“如此一来,岂不是说即便我不去主动修炼,这枚金丹也会自行吸收天地之力成长!”李毅有些兴奋,不过很快就又冷静了下来,毕竟与那些普通的修士相比,他的底蕴实在是太过于雄厚,同等境界,需要付出努力恐怕十倍都不止,金丹自带的这点好处,对他的修炼来说,可以说是微不足道。


摇了摇头,他又试着凝聚出一缕法力,与之前的真元相比,这道力量更加的凝实,甚至可以随着他的心意所动,随意的变幻成各种兵刃,这可不是那种利用罡气凝聚出来的虚影,而是实实在在存在的兵刃,在武者的修炼体系当中,也被称之为“凝罡成兵”!


李毅并没有急着出关,实力到了他这种境界,已经可以做到辟谷,趁着刚刚突破,正好用来梳理一番这次的收获。


……


洪福寺出了一位陆地神仙的消息逐渐的在长安城传来,很多人都是将信将疑,不过城西的一个算卦先生却是十分笃定,这消息是真的。


“可惜,贫道这辈子恐怕是等不到祖师觉醒宿世记忆的时候了……”袁守诚望着洪福寺的方向,一阵失神。


李毅的突破虽然在许多人看来都有些快到了不可思议的地步,但袁守诚走南闯北见到的各种天骄人物也不在少数,修炼越是往后,想要突破的困难几乎都是以几何数量级增加的,他不知道李毅突破到元婴期需要多久,即便是最快,大概也要几十年的时间吧,但对他来说,他已经等不起这么多年了。


那枚拓印了神巫印记的龟甲虽然让他在紫微斗数上更进一步,但也因此让他隐隐感受了自己寿元将近的事实。


这段时间以来,他已经有些看开了这一切,每天只算三卦,做着自己最喜欢做的事情,笑谈红尘。


就在这时,一个声音打断了他的沉思。


“袁先生,都说您百卦百中,事事料定,不知我身上的劫数,可有什么化解之法?”说话的是个樵夫,他原本是不相信这些算命道士的,不过不久前好友张稍警告他上山时要小心恶虎,没想到等他上山后果真就应验了,虽然因为好友的提醒让他暂时躲过了一劫,但他心里总觉得有些不踏实,所以特意来这算命道士这里,讨个对策。


袁守诚捋须长笑:“放宽心吧,虽有血光之灾,但命不该绝。”


樵夫神色焦灼,扛在肩上的木柴散落了一地,脚下一滑,整个人便是跌坐了上去,“哎呦~”一声痛呼,手臂上已经被那些木柴划出了一道道的伤口。


袁守诚一脸笑意:“下一个。”


“李兄,你没事了……”一个渔夫挤上前来,一手提着一尾金鲤,递给那樵夫一尾,“袁先生说的血光之灾。”见那樵夫还是一脸迷惑,渔夫提醒道。


“这……”


“好了,这尾鱼就送你了,回去让嫂子炖汤喝了,补补身体……”渔夫笑道。


樵夫这才忙不迭的捡起那些木柴,向袁守诚道了谢,一脸轻松的离开。


“先生的卦术当真出神入化……”那渔夫一脸钦佩。


袁守诚却是盯着他手里的那尾鲤鱼出神,“做人留一线,有些事情,不能做的太过了……”


渔夫笑脸一僵,变出一副苦脸哀求道:“袁先生,小子上有老下有小,一大家子全靠我那张渔网讨生活,眼看日子有了一些转头,您可不能不管我啊……”


袁守诚望着人群中不知何时出现的几个黑衣男子,一番掐算,看着那渔夫哼道:“贫道之前便曾告诉过你,那卜卦之事你知我知,不得外传,如今却传到了那正主的家里,你若是还想活命,这些天就老老实实的待在城里,哪里都不要去……”一边说着,一边收拾起卦摊,往远处走去。


渔夫将信将疑,“这道士不会是不想给我算卦才找的理由吧~”越想越觉得有这个可能,一时间,心里竟是隐隐的有些愤怒起来,“不就是几尾金鲤鱼吗,没有你,我一样能够钓到!”恨恨的说着,便是往城外走去。


那几个黑衣男子见了,不着痕迹的跟了上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