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间
笔趣阁小说网 > 生死契:诡探实录 > 第二十章 昔日芙蓉花,今成断根草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笔趣阁小说] 最快更新!无广告!

对于那边警察办案的分析,以及对于男性掌纹的判断,白洛灵是一无所知的,她在一堆硬盘之中找到了一个贴着《黑色幽灵》标签的其中一个,检查了一遍之后感到有些奇怪。


于是她把这个硬盘装在盒子里,带回了家。


晚上吃过饭,忙完手头的文件,白洛灵想起了这个带回来的应聘,于是就想在睡觉前用电脑里打开这个硬盘的资料看看是什么内容。


但是出乎意料的是里面东西很少,只有两个文件,一个是文件夹,点开属性发现竟然有6个G的文件,而另外一个是视频文件,也有700MB接近一部电影的大小。


发现里面是一个加密的文件夹无法打开,还有一个视频,但是视频打开之后是黑色一片的开头,显得既诡异又有点奇怪,这样看了两三分钟之后依然是黑色的屏幕。


这个时候白洛灵感到有些困了,于是就关上电脑,上床睡觉,也许是因为最近太疲劳了,她很快就进入梦乡。


梦境,或许是灵魂深处的花园,释放对生活的疑惑,和对未知的探索。但,假如梦中的世界其实也曾存在过,就像现在的世界一样,等我们在这个叫做现实的世界醒了,会伤心么?


这徽式老屋是白洛灵爷爷留下的资产,在城郊结合处,闹中取静的地段这几年升值了不少,虽然比不上北京的四合院,但简朴而宁静,古老而柔美,打出生起,白洛灵就生活在老屋中。老屋在她的记忆的深处,充满从小到大的欢声笑语。


老房子依旧保持着当年的模样,只是裂痕已爬上了雕花的门窗,雕花的门窗已不再鲜亮,窗边爬藤的植物显得特别青翠,攀着墙,努力地伸展着,枝藤与清冷缠绕着,炊烟从老屋后袅袅升腾,宛如一条扯不断的舞动的白绫。


“会有人在风雨里等你。他会不顾一切来拥抱你,他带你去晒晒太阳把岁月晾干,从此你就记得他一个人。”白洛灵恍惚中看见一个女子坐在床边唱歌,歌声轻盈而飘逸,唱的是刘雷雷在出租车上唱过哼过的那首民谣,嗓音中带着海风吹过的咸昔。


“你是?”白洛灵坐起身,却怎么都动弹不得。 一秒记住http://m.xswang.com


“绳套咬住了她的脖子,她像一只无辜的蝴蝶,微弱的翅膀抽搐了几下,终于在蛛网上不动了。她白色的裙摆散在风中,那时太阳正好升起”女子喃喃的自言自语


白洛灵看不清女子的面部,头发挡住了她差不多大半的脸,但这身衣服,可以让白洛灵想起,是那天堕楼事件的李馨宜。


“我想给你幸福,却走不进你的世界。我想用我的全世界来换取一张通往你的世界的入场券,不过,那只不过是我的一厢情愿而已。我的世界,你不在乎;你的世界,我被驱逐。世界上有那么一个人默默关注着你,疼爱着你,却永远也无法靠近你……”她笑着,嘴角缓缓拉开一个苦笑戏谑的弧度。


突然,笑容骤然猛增,眼眸里含着恶意得逞的狞笑:“你带我回家!你带我回家!我要报复!我要报复!哈哈哈哈……宠极爱还歇,妒深情却疏。长门一步地,不肯暂回车。雨落不上天,水覆难再收。君情与妾意,各自东西流。昔日芙蓉花,今成断根草。以色事他人,能得几时好,哈哈哈哈”


床上的白洛灵微微动了动睫毛,睁开眼睛,一骨碌从床上滚下床,睡眼朦胧地看了看表,还不到早晨7点。这是她第一次在睡梦中知道自己在梦里,想要强迫醒过来却无法醒来。


此时白洛灵睡意全无,起床简单的梳洗了一下就开着甲壳虫一路向杂志社开去。到了公司楼下,白洛灵正好在上电梯的时候碰见刘雷雷也在,两个人挤一块进了电梯。


“15楼,谢谢”高峰期上班电梯里人挤人的,连按楼层都舒展不开,汗味,香水味,早餐味混在一起。


打卡的时候白洛灵把早上的情况告诉了刘雷雷。刘雷雷宽慰的对白洛灵说:“白姐,这个你也不用太担心,熬夜后睡觉,睡梦中知道自己在梦里,想要强迫醒过来却无法醒来,这个情况考虑是属于梦魇,是大脑不够完全放松,大脑疲劳过度导致的.”


白洛灵觉得刘雷雷的举止总是那么波澜不惊,有礼貌又有逻辑,就是很少笑,她笑起来也是中规中矩那种,好像什么都不怕,就好比是一本教学用书,正正规规的装订排版。


那李小兰呢是一本什么书?白洛灵下不了结论


白洛灵本想把晚上再回到公司守株待兔的情况,和关于刘雷雷父亲案子的线索被删除的发现告诉她,但是转念一想,忍住了,刘雷雷和李小兰是发小,有些话暂时不是那么合适,于是说到:“可能是昨天听你说起审讯王小燕问到的那一句线索,那个男性掌纹,潜意识里边以为是情杀吧”


刘雷雷退了推眼镜,边走边说:“是哦,肖帅说那个王小燕哭喊着说没有杀人,只是交了个社会上混的男朋友让她盗取客人的银行卡号,你知道美容师近身客人是很容易的,但是她回忆起一个细节,她说在做SPA的时候为了促销她就对死者说,李姐你看这个卡也快用完了,现在美容院搞活动,你再充800块可以做十次,再送两次面部呢。然后李馨宜就说,这么贵,不用了,以后都不用了。王小燕就继续推销说,女人的脸呀,就是得好好保养,让男朋友给你买单呀。没想到这个时候李馨宜突然眼里有一种怒火,说了一句,他的钱都给那个婊子花了,他就是想害死我!”


白洛灵说:“这算是线索吗?雷雷,你说,杀人一定需要有动机吗?”


刘雷雷说:“每个案子,基本上都是有动机的,比如为钱,为感情,为报复,当然也有纯粹为娱乐的心里变态,不信你百度下‘喜欢闻血腥的味道’,看看世界上有多少人的心里边藏着暗疾。”


刘雷雷声色俱厉的样子,让白洛灵感到了一丝凉意,但是她不能不承认刘雷雷说的很有道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