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间
笔趣阁小说网 > 生死契:诡探实录 > 第十七章 守株待兔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笔趣阁小说] 最快更新!无广告!

白洛灵这个时候看到老板办公室前一个人影走了进去,看背影像是李绫,但是她还顾不得其他思考,比如,自己的电脑被谁侵入,谁对她电脑里的什么资料有兴趣,在夜里偷偷去调查,或许暗中有一双如鬼魅般的眼睛睁在盯着自己。白洛灵的思绪只有那么一刹那落入迷茫的云雾马上又恢复过来,直接跟着刘雷雷下楼。


那边李小兰把一堆零食放进自己抽屉里,拿着一包什么东西咀嚼着,头摇的像拨浪鼓一样说我可不去了。


经过连续几天的阴雨绵绵,在没有雾霾的天气,太阳出来了,晒得肉眼看到的东西很难在手机拍出来,手机很久没清理过,大概这几年的很多案子和稿件都留存在了这部华为手机的相册里,白洛灵随手翻看过去的旧资料打发着时间,突然有一件旧案子的新闻吸引了白洛灵的注意,心像平静的湖面激起惊涛骇浪。


三个人打了一辆车,刘雷雷坐在前面副驾驶的位置,白洛灵从后排不经意的瞄了一眼后视镜,觉得刘雷雷好像在思考什么东西,眼若蒿烟迷蒙恍惚。


“会有人在风雨里等你。他会不顾一切来拥抱你,他带你去晒晒太阳把岁月晾干,从此你就记得他一个人。”望着车窗外流动的街景,刘雷雷嘴里随意哼起了一首歌,曲调类似校园民谣的风格。


白洛灵整理了一下面部的表情,保持着以往的平和不动声色的问刘雷雷:“这首歌是谁唱的啊,真好听”刘雷雷回眸一笑回答道:肖帅,大三的时候学会了弹吉他,自己写了一些歌。


刚到目的地,两个人一起下了车,正好遇到肖帅其他警员一起在路边停车,并从车上带下来一名消瘦的女子。


一号审讯室内。和肖帅对坐的是一位年龄在二十多岁的女人。白洛灵和刘雷雷隔着玻璃看着,在她身上,遍寻不到一丝稚嫩的气息。提溜乱转的眼眸反而给人一种不太安分的感觉。明亮的灯光照得她眯缝着眼睛,一脸惊恐的样子。


“姓名?”


“王小燕”


“年龄?” 一秒记住http://m.xswang.com


“28”


“吸毒多久?”


“我没有”


肖帅停下手里正在做记录的笔,抬起头表情严肃的瞪了她一眼,屡起她的袖子露出血管上扎满钟孔的手肘内侧。


“一年多”女子这时放弃狡辩。


“这个人认识吗”肖帅指着李馨宜的照片说。


“认识,我们美容院的熟客”


“案发当日你与死者一起上了在公司24楼的露天阳台,死者在10点45分堕楼,而你正好在10点47分离开,死者身上留下你的掌纹,现场留下你的足迹,根据足迹推测,身高正好与你符合,现在我们怀疑你与本案有重大嫌疑……”


这是隔着审讯室的传声系统可能出了什么故障,发出滋啦滋啦的电流声,白洛灵好奇的问刘雷雷:怎么通过足迹就能判别嫌疑人的身高呢?


刘雷雷来回的度着步子:“这个嘛,行侦学里会学到的基础知识了,有成熟的数学公式去计算的,第一种,平面赤足身高等于平面赤足足迹的7倍,立体赤足身高分析公式为:身高H=(立体赤足足长减去立体与平面足迹的长度差,再乘以7)”


白洛灵连忙再问:“那第二种呢?”


“从鞋号推断身高的话,嫌疑人的身高是穿鞋人鞋号乘以6.875,当然也可以从足迹判断性别,因为性别不同,人的生理结构也不同,运动功能和穿戴装饰也不同,她们都能反映在足迹上,男性四肢发达,骨骼粗大,骨盆高而窄,女性骨盆低而宽…..”一说到专业知识刘雷雷就像打不住的竹筒子爆豆,霹雳吧啦的,她正想说到步态特征,这时候见电子取证部门卫警官走过来。


“小刘?今天什么日子,来等肖帅下班吗?”卫警官温和的对刘雷雷打招呼


“嗯,这堕楼案就在我实习单位的大楼的15楼,也就在我们杂志社的楼上一层,我想过来了解下,也好提高警惕,这位是白洛灵我同事”


“哦这样,目前还没有最终的结果,不能做任何公开报道,肖帅正在里边审讯一个重要嫌疑人,我们取证处查到这个美容院的技师的手印,乳突花纹的类型为帐纹形态,上部弓形线弧度较大,下部波浪线层叠组成,正好好王小燕吻合,而且通过监控,她确实在案发当时跟死者一起上过天台,而且从死者的银行卡记录里查到死者跟王小燕有一些转账记录……”


“除了这些还有其他什么发现吗?”刘雷雷追问


“另外还有一个中年男子的手印,但是从手机联系人和单位同事,这些经常接触或者有过交道的人中调查过始终找不到这个有对应掌纹的人,不过......手机里找到一首禁曲”


“黑色星期五?”白洛灵和刘雷雷异口同声的说出来。


“怎么,你们有了解?这个黑色音乐杀人案虽然在世界上有真实的案例,但是却不足以成为定罪的证据,只能顺着这个线索再找找其他可疑惑的动机”


白洛灵回忆起那天聚会的音乐餐厅,看着刘雷雷和卫警官说:“上次我们在正大广场一间音乐餐厅聚餐,当时聊天聊得比较晚,有个很奇怪的歌手用一种异域风格的嗓音唱了一首特别哀婉的……”


“我听过各种版本的黑色星期五,但也不知道原版的冲击力到底有多强,有一种说法:真正的这首乐曲早就绝迹了,它的原名叫《魔乐》,不是一个人,而是一群音乐大师创作的。真正听过这首曲子的人没有一个生还,它利用的是次声波和其他手段来刺激大脑皮层神经,人的脑部和频率20HZ的次声波能产生共振,这根本就不是你能用意志力来克制的”


卫警官说:“我们刑侦部门办案,是讲现实证据,如果真是因为音乐而自杀,这么离奇的案子要被编入奇闻史册了”


刘雷雷抢过话题说:“我看完了公安大学刑侦教授王老师的一综合教材叫《骷髅说话》,但里边都是讲的现实案例,以后等我毕业了就来起草一本诡探实录,把经历过的各种奇案收录进去,像我们法学的鼻祖宋词那样,写一本当代《洗冤录》”


卫警官刮了下刘雷雷的鼻子慈父般的说“你这个小鬼,跟肖帅还真是一对…卫叔祝你去香港求学顺利”


白洛灵心里暗想:“要写诡探实录,那得找我奶奶”


回家的路上,白洛灵的心思回到手机上那个案子,李小兰,两年前城郊发现的盗墓团伙,头目叫李正,李小兰是李正的亲身女儿,李正团伙因为倒卖文物被判刑7年,那天晚上去停尸间她说害怕自己先回家,但是自己的电脑就被人侵入,李小兰是学计算机的,破解管理员密码或许没什么难度,也许是李绫,为了知道这两天自己跟刘雷雷出入频繁想偷看案件进展,哦,对,早上她进去老板的办公室


白洛灵不想回家,直接回到办公室想看看到底谁想偷窥她的电脑信息,于是只身回到公司,坐在杂物柜后边守株待兔,这个位置时她以前加班熬夜添置的一个午睡床,正好能看到整个职场的所有位置。


午夜三点,睡衣让白洛灵迷迷糊糊的睡着了,这个时候办公室的大门口传来一阵脚步身,白洛灵竖起耳朵高度警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