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间
笔趣阁小说网 > 青了一季的春 > 第47章 假装路过来找你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笔趣阁小说] http://www.xswang.com最快更新!无广告!

给柯苇的回信寄出之后不久,就迎来了高中时代的第一次期中考试。


左子慕的成绩还说得过去——班级第10名,而徐小国则勉勉强强地考了个班级倒数第10。


本来还有点小得意,可左子慕一打听到陆小美的成绩之后,不由得像是被人泼了一瓢凉水,浑身直打哆嗦。


陆小美这小妮子,竟然考了全班第一!!!


左子慕不由得叹了口气,初中时代考试就考不过你,没想到,到了高中情况还没得到改观。只怕以后走上社会还是如此,难不成,真要让陆小美赚钱养家,自己一个大男人负责貌美如花?!


一想到那酸爽的画面,左子慕不由得猛地摇了摇头,狠狠在自己那有些发烫的脸上拍了拍:别特么在那YY了,先追到陆小美再说吧!


左子慕将视线投向教学楼上空的一片白云,它看起来仿佛一艘小船,微风轻拂,缓缓地在空中前行着。


N个小时之后,这片白云来到了另一所学校的上空——白云师专。


虽然此时已是深夜,但躺在床上翻来覆去睡不着的柯苇,还是透过窗户望见了这片白云。


左子慕的回信就放在柯苇的床头,自和左子慕山中一别,已隔3个月之久。他们的下一次重逢,会在何时何地呢?


她的脑海中一直想象着和左子慕重逢的种种画面,有时候他们相遇在午后的咖啡馆,有时候他们邂逅在某个小城市的车站月台,有时候是他们在校园的某个拐角处撞了个满怀……


如此辗转了一个晚上,不知不觉天已微明。


“真够折磨人的。”柯苇轻叹了一口气,仿佛下定决心一般,一骨碌爬起床,梳洗完毕,让室友许云萍帮忙请个假,便朝校门外的车站飞奔而去……


大巴车在新修的柏油路面上轻快而平稳地行驶着,刚刚越过地平线的太阳,将它那还未温热的金色光辉,洒在了车窗边的柯苇的头发上。


爱华随身听中正播放着许茹芸的《如果云知道》。


柯苇将头歪在玻璃窗上,抬眼看了看天空,此时正有几朵淡淡的白云,它们是否知道我此刻的心情呢?


“浮山中学到了。”司机喊了一声,便点燃一根烟,下去买早点了。


柯苇抬腕看了看表,7点30分,正是早读时间。


她背好背包,下了车,抬眼便看见“浮山中学”四个金色大字镶嵌在颇为气派的门楼之上。


她深吸了一口气,仿佛下定决心似的,走进了学校的大门,耳中立刻便传来了嗡嗡的早读声。


有一名男生走了过来,感觉是要出校门的样子。等他走近了,柯苇连忙开口:“同学,问一下,高一五班是哪个教室?”


男生用奇怪的眼神扫描仪似的将她从头到脚扫了一遍,心想:这个女生长得还挺正点,看样子是逃学来这里找男票,学渣一个!


“同学?”见男生痴痴傻傻犹如梦游,柯苇不由疑惑地叫了他一声。


“哦”,男生不好意思的搓了搓鼻子,扭头指了指身后的那栋楼说:“喏,就是这栋逸夫楼,一楼,靠最左边的教室就是了。”


“谢谢!”柯苇的目光紧紧锁定逸夫楼一楼左侧的那间教室,径直走了过去。


“砰砰”,柯苇轻轻扣了几下教室后侧的玻璃窗,窗边的男生正无心朗读,忽见有漂亮女孩敲窗,不由得心中一震,连忙开窗。


“左子慕在吗?”柯苇提高了嗓门,以确保自己的声音不被朗读声淹没。


见并不是找自己,男生露出一副泄气的表情,他用目光搜寻了一下左子慕,他在中间靠前的位置。男生本想大喊一声,但觉得左子慕肯定听不见,便有些不太情愿地起身离开座位,走到左子慕旁边,扯了扯他的胳膊,告诉他有人找。


左子慕回头看向教室后窗的位置,发现一个女孩正朝自己挥手,短暂的蒙圈之后,他猛然惊醒:这不是柯苇吗?


一阵猛烈的心跳鼓点般袭来,他一边深呼吸强作镇定,一边起身走出教室。


刚出教室,左子慕的视线就与柯苇的视线交缠在一起,柯苇的嘴角立刻微微上扬,勾勒出一个清甜的笑来。


那一刻,左子慕心里仿佛有一根线被轻轻扯了一下。


窗户那里不断聚集的人头提醒他,此地不宜久留。“这里不是说话的地方,我们换个地方吧。”


左子慕低头在前面走着,柯苇默默在后面跟着,出了校园的大门,左子慕放慢了脚步,等柯苇走近了,便与她并肩缓步而行。


“校园里不太方便,我们先在学校外面逛逛,等会儿去吃早饭。”左子慕满含歉意地说。


“没事儿,这样晒晒太阳也挺舒服的。”柯苇微笑着低下头,齐肩秀发顺势滑向两颊,阳光下看起来犹如丝绸一般柔顺。


穿过一段田埂,他们来到一潭湖水边,左子慕拉着柯苇在一片干净的草地上坐了下来。两边忍冬树苍翠的枝叶,将他们的位置掩映得恰到好处。


“对了,怎么突然来浮山了?”左子慕问。


“我要说是专程来看你的,你信吗?”


“不太信!”左子慕自认和柯苇相交尚浅,虽然心意相通,但还不至于令她放下矜持来看自己。


“呵呵,你倒还有几分自知之明,其实我是要去你们县医院看望一个亲戚的,刚好经过浮山,就来看看你,一会儿我就要走的。”说这句的时候,柯苇低着头,并揉了一下鼻子。


“我就知道,上次去庙里玩的时候求了一签,说我是独钓寒江雪的命,我还说这签咋不灵了呢?”


柯苇心想:这签确实不灵。但她并未说出来,而是笑问:“你才高一,应该求学业功名签更靠谱一点吧,怎么会去求姻缘签?”


左子慕心里一咯噔,不由得佩服起柯苇敏锐的洞察力,自己求签的时候就是想看看和陆小美到底有没有戏,不过这件事还是不要让柯苇知道的好。


“哦,我们几个男生一起去的,非要起哄求个姻缘签,看谁今年交桃花运。”左子慕伸手挠了挠脸颊。


“呵呵,你们男生凑到一起,准没什么好事。”


“……”,左子慕无言以对。


说笑间,左子慕的目光不经意落在的柯苇的鞋子上,黑色的很新颖的款式,一只鞋上的魔术贴已经松开了,可能是走路时不小心蹭落的。


他犹豫了一会儿,还是伸手拿起了那片松开的魔术贴,用力将它压牢,隔着鞋面,他能感受到她温软的脚在鞋里面微微扭动了一下。


柯苇则低头看着自己的鞋子,默不作声,脸颊飞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