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间
笔趣阁小说网 > 卜离 > 〈120〉〈我把你扔进丹炉里面闷死〉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笔趣阁小说] 最快更新!无广告!

“没,没,没回去。”


远处跑来一个年轻男子,穿的是清华阁的服饰,上气不接下气的跑到北辰面前。


“天,天君,魔君去了我们清华阁,挟持,挟持了家师,快快快,再晚,就,就,没命了。”


北辰听见,一把拽起眼前的童子,直接把童子吓得腿软,怒气冲冲,问他:“没命了,丹老他打卜卜了?”


童子被北辰掐住咽喉,在接近窒息中努力说出事实真相。


“不,不,不是,是家师已经吓尿了。”


丹老:“呜呜呜呜,救命啊。”


只着里衣里裤的小老头被按在丹炉边壁上,脑袋朝下,胡须直垂,双脚乱瞪不着地,滚烫的感觉好像要烫化他的皮肤,抖如筛筣,哭的撕心裂肺。


旁边的徒子徒孙跪倒了一地。


徒子1:“魔君殿下,我是青叶啊。”


徒子2:“我是花木啊。” 记住网址m.xswang.com


徒子3:“我们几个和师父从小看着你长大的,你可不能冲动啊。”


众徒子:“家师老胳膊老腿,可禁不起你这样折腾啊。”


众徒孙跪在最后面,几个年轻胆小的,已经被吓晕了。


早就听闻魔界的小魔君个头不大,脾气不小。


今天一见,个头果然不大,脾气果真不小。


竟敢挟持自家祖师爷,祖师爷可是六界丹祖,如今被她吓得已经尿裤子了。


这小魔君,在他们天界还不收敛一点自己浑身的黑色魔气,还那么横。


看来,外界都说这小魔君跟天君有一腿的事情是真的了。


高架之下,身下潮湿的小老头一脸郁闷加恐惧,他这是招谁惹谁了?


打了一辈子光棍,如今要死在风月之上了。


还是被一个半大孩子给扔进丹炉里面闷死的,这说出去,都要笑掉大牙了。


刚才卜离一直蹲在他床上哭,身上的魔气越来越重,他担心卜离会控制不住自己,最终酿成大祸,就说给她拿点药压压。


结果卜离突然间就发狂了,拽着他的衣服把他拉到了炼丹阁,飞到了丹炉旁边的架子上。


然后,一手掀开锅盖,一手拎着他后背的衣服,把他往丹炉里面按。


这丹炉是他平常用来的炼药的,是阁里最大的丹炉,炉子刚起了新药,烫的很,里面的空间足足能放下几个成年男子,密不透风,幽暗异常。


到现在,他也想不明白,到底是哪句话惹到了卜离?


丹老:“卜卜殿下饶了我吧!!老头子可是站在你这边的。”


卜离在他身后,微微弯着腰,愤怒说道:“站在我这边,还给我下药!赶紧把解药给我。”


“这,这…这话从何说起啊?我什么时候给你下药了?”


“你还敢狡辩,我的记忆少了一大半,脑袋也不清楚。除了你这个糟老头子,还有谁那么缺德?”


说完之后,卜离一怒之下,往上提了提他的身子,然后猛的往下一按,吓得众人呼吸骤停,丹老大喊一声。


“别,别,别~好汉饶命,我说我说。”


卜离听见丹老服软的话,方提着丹老的身体,飞下了架子。


落地之后,往身后随意一扔。


丹老在众人的搀扶之下,勉强站稳了身子,看着眼前陌生到不行的卜卜殿下。


想到了自己跟北辰说过的话,他之前跟北辰说卜离可能会性情不定,或者暴虐异常,只是没想到暴虐到自己身上了。


以后,他可不能干这些害人缺德的事情了,都是报应啊。


但是天君的确也没有伤害她的意思啊。


“卜卜殿下,你听我~”


“废什么话?还不去拿药!”


卜离猛然转头看着他,红色的眼睛里,阴狠毒辣,杀气腾腾,神挡杀神,佛挡杀佛,这样子让他想起了卜离的父亲。


当年天魔一战,他们这些老头子全部披甲上阵,抵御外敌。


南皓自尽前,也是用这种眼神看着他们,杀气不减,不屑,鄙夷,可是最终却执剑向自己,裂开自己魂魄的那一刻,他也没有任何屈服的意思,而是高高在上的朝他们狞笑着。


不止他一个人看懂了,南皓绝不是畏罪自杀,畏罪自杀只不过是后来粉饰太平之词罢了。


到底是为了什么要牺牲自己的性命?牺牲整个魔界的安危?


从前他想不明白,今天好像忽然懂了,因为卜离的体质让他豁然开朗。他终于想明白为什么卜离的魂魄会有些浮散了。


因为卜离根本就不是寻常的魔。


她身上只有一半魔的骨血。


所以南皓死前才会看着魔界的方向而热泪夺眶,他不是为了自己的子民,而是为了一个女人。


所以,当年南皓才一口回绝了先天君的联姻提议,当着他们这些老家伙的面让先天君下不来台,当众宣布要把卜离留在自己身边,绝不嫁与外界。


丹老努力把自己从过去的思维里拉出来,定睛一看。


卜离全身的魔气都已经消失不见,取而代之的是红色的离火火焰。


完了。


彻底完了。


卜离恢复了使用离火的能力,这下,就算天君来了,也挡不住她了。


本来,他还想拖延一点时间,等北辰过来。


可现在看来卜离的性情的确令人琢磨不透。


万一她真的去杀了天君的妾室还有云华公主怎么办?


还是让卜离恢复正常比较好。


丹老想明白了之后,就给卜离拿了解药。


看见卜离打算一口吞掉,赶紧去给她倒了水。


在卜离从清华阁飞回魔界之前,丹老拿了一盒药,赶忙追了出去。


清华阁外,一轮圆月照下,看着前面一身落寞的白袍女孩,丹老伸出了自己苍老的手,把药递给了她。


“卜卜殿下,解药你虽然吃了,但是催眠术还在你体内,要一段时间才能慢慢消。还有我前段时间炼了这药,送给你,你身体不好,以至于魂魄也有点散,这药能帮你固固。”


卜离顿了一下,还是接住了那药盒,放在自己的袋子里。


转身欲走,又听丹老小声说道:“卜卜殿下,要是以后身体不舒服,就来找我。千万别让别人给你看病。”


“知道了。”


卜离背对着他淡淡说道,他听不出卜离的情绪,只是听见了眼泪滴在地上的叮咚声。


然后,卜离飘然而去,就好像青春年华离开了垂垂老矣,留给他无限感概与失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