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间
笔趣阁小说网 > 卜离 > 〈二十〉〈求娶魔君〉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笔趣阁小说] http://www.xswang.com最快更新!无广告!

〈一〉


殿外凉凉的风吹来,穿过窗棂,缀过树叶,吹过我透红的脸,吹过我燥热的心。


我绞着手指,明明内心极其不好意思却又字正腔圆的跟花花绿绿和她们身后赶来护驾的魔兵说道:


“你们先行退下,我与妖王叔父要叙话。”


怪哉!怪哉!突然气氛有点尴尬哉!


听到我的吩咐,他们怎么面面相觑嘞?


穷图与我父君结拜在前,而且我出生在后。那他不就是叔父吗?


尊老爱幼,乃是传统美德啊。


只是穷图这厮大我那么多,竟然一点都不显老。


不是钟灵毓秀天地造化,便是术法高超,修习了驻颜之术。


我正思考着他的惊世之颜。


接着,一道低低又极富弹性的声音回复了我。


“遵命,属下等就在魔殿外守候。”


他叫邛树,是兄长的好朋友,与我相识也有几万年了。


他是魔界的将军,主管魔殿的护卫和我的安全。


说完之后,邛树将军便带着侍卫大步流星的走了。


花花转头要走前,看着我欲言又止,绿绿已经哭出来了,晶莹的泪珠挂在脸上,她是被邛树硬给拉走的。


她大概以为我被穷图劫持了。


〈二〉


为了独自欣赏六界第一美男的天人之貌,我也是费尽了心思。


脸皮已经厚的我无法比喻了。


我真是一点也没有遗传到我父君的痴情,本君必然是个花心多情的。


为了维持我魔君的威严,我清了清嗓子,敛了敛衣服,端了端架子。


“穷图叔父,你今夜来此所为何…啊~你干嘛?放开。”


我话还没说完,他一把从后面把我抱起,往内殿走去。


我掉落的两条小腿胡乱挣扎着。


一瞬间真的有些害怕了,戏文里多的是杀人越货的事。


他比我大那么多,我一定打不过。


要用离火吗?不,还是别用了,我重伤未愈,目前只重修出个虚体。


不到万不得已或者气极了,我是不会使用离火的。


说白了,离火是幽灵之物,离开我它也是可以独立存活的,只是五粒离火可能会完全失控,扰乱六界。


我的作用就是对离火的制约,北星叔父当年肯定也是考虑到了这一点,才饶我一命。


天宫里的那一粒离火种子,必然耗费了他的许多修行。


而我只是被离火选中的承载者,这要求我必须拥有一个强大的体魄并且法力无边。


才能承受离火日日夜夜的煎熬。


除非我拥有凡人的魂魄,才能与离火完全不相克。


就像烈儿一样,他完全可以不用承受离火带来的反噬。


否则,伤敌一千,自损八百。


那些神佛皆惧的离火,在凡人那里竟然被这样轻松的化解。


也是可笑了。


所以,我从来不敢小瞧那片不修道法的万物山河。


我一路浮想联翩不止,直到穷图把我放在无忧阁的软榻上,才打断我的思绪。


他伸出双手包裹着我的两只脚,温温的,暖暖的。


原来我没有穿鞋就出去了。


完了,今天忘记洗脚了。


“小时候我抱过你。”


怎么突然来了这么一句?


好吧!


原来他不是故意撩拨我,只是把我当成了小孩子啊。


只是,我还真想不起来,他是什么抱过我的了。大概那时候太小了,所以不记事吧。


“叔父,你可以放手了。”


我着急的想把脚往回缩,我小心的吸了一口气,好像没有什么奇怪的气味。


脚不臭就好,否则多掉面子啊。


还是再仔细闻闻吧。


缩一点,再缩一点,然后他紧了紧手,阻止了我的小脚继续不安分的乱挪。


“叔父倒是不敢当,况且这世间之事变幻莫测,今日是叔父,明日可能就是夫君了。”


夫君?太老了吧!不对,我们两个也没见过几回面,他为什么这样说?


事出反常,必定有妖。


“妖王有话直说。”


我猛地一用劲,把脚缩了回去,用榻上的毯子盖着了。


手中的肌体突然消失,穷图略显尴尬地收回了他的手,直立在我的面前,微低着头,倒也恭敬。


只是我屈在软榻上,从下方看他。


眉目稍动,嘴角上扬。


果然,这老妖怪,必然不安好心。


我可不能被他的糖衣炮弹迷惑了。


“本王想求娶魔君。不知魔君可愿下嫁?”


求娶?他要娶我?


不行不行,卜离,你要克制住啊。


他怎么会心仪于你这个小他十几万岁的小娃娃呢?


于是我平静了一下,认真思考思考,综合了一下他以往的风评。


这其中肯定有猫腻啊。指不定他想要怎么算计我呢?


难道,他想要继承我的王位?


好可怕,家里有王位要继承,不怕贼偷,就怕贼惦记啊。


“本座说了,妖王有话直说。”


听到我的话,他这方抬起头了,以前觉得他俊美。入了凡间之后,又觉得这斯到有些翩翩公子的样,金玉于外,这心里谁知道在打什么算盘。


“小王想请魔君答应。他日若是天下大乱,六界势力重新分配。本王想请魔界保持中立。且保妖界不受离火之力。”


呵!他倒是无比坦白,这话相当于告诉我,他想对付天界,还想让我收了天宫的那一株离火火种。他还真不怕我给他捅出去。


还跟我故作暧昧,害的我激动了那么久。这个骗子。


“穷图,就算我不插手,你又拿天界如何?还是说这一万年来本座不闻世事,如今这妖界已经修炼出四魂四魄了?”


既然,他不愿当我叔父,那本座又何苦自降辈分,便称他名罢。


“魔有四魂四魄,先魔君南皓更是法力无边,不也落到自裁的下场?卜离,本王以为你的眼光必是不一样的。”


他的话与我一样刻薄,素来处事也是睚眦必报之类。


妖界常年被天界压在下面,其余各界多少也有些微言,不甚尊重。


妖界需要盟友,如今的魔界更加需要。他来拉拢我,还真没错。


“穷图,在不触犯我界利益的前提下,我界可以保持中立。那一株火种,也不会在天宫久待。”


闻言,他向我作个揖。又复立。


“小王多谢魔君。待本王书成,请魔君离火印。”


他这方浑浑洒洒以术法书成,我且静静看着他得寸忘尺。


“本座不会反悔,妖王此言何意?”


他书成之后,用术法让布锦悬浮在我的面前,让我看清。


我心中不快,迟迟未动。


“魔君恕罪,小王素来谨慎,何况魔君年少,又女儿心性,小王实在担心。”


我刚刚看不起他是妖,他立刻看不起我是女流,还真记仇啊。


“万年未见,这妖王的格局越发的小了,心眼也越发的窄了,也罢,本座便印上离火印,让汝安心。”


“多谢魔君大度。小王还是想与魔君结为姻亲,方才安心”


罢了罢了,今日也累了。


结为姻亲便结呗。反正我大概也嫁不出去了。


“好。本座有三件事希望妖王应允。”


“第一,先定下婚约便可。一切随事而变。”


“第二,妖界的锦华公主与其子,如今身在魔界,本座想留她俩解闷。”


“第三,妖王的定亲礼必是妖界圣物,凤凰心脏。”


他微微一愣,向我问道。


“这凤凰心脏本身并无法力加持,只是上古遗物,魔君要它做甚?”


哼!问什么问,我做甚怎么可能告诉你呢?非得逼我撒个谎啊。


“不做甚,听说好看,拿来赏玩。况且只有妖王拿圣物求娶,方显本座身份贵重。”


我看看窗外的景色,撒谎的时候我是不与之对视的。


心虚啊。


“好,不过凤凰心脏我界只有一瓣。”


我施法,将殿内凉气驱逐,窗户因一道湛蓝之光而关闭。


我可自暖,又何须无关之人哪?


我朝眼前的妖界小王微微一笑。


“本座要的就是那一瓣—断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