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间
笔趣阁小说网 > 小妹修仙录 > 第六章:凡人都是刍狗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笔趣阁小说] http://www.xswang.com最快更新!无广告!

春海城南方,云空上火红的霞光越发明亮。


此时,霞光上的云雾,开始激烈的滚动,极速聚往一团深红色云雾旁。


随着云雾的聚集,红色的云雾开始变紫,进而暗灰……


等到卓小妹飞到紫云上方,整片云空如墨染般乌黑,不见了光芒。


眼看黑云中,戾气浓浓,卓小妹心中乍惊,原以为这红霞是大灵之光,没成想,竟是这魔戾幻的灵元。


此时,黑云落下黑雨,而云下中心,便是那近五百米高的,环球大厦。


黑雨极速降落,如带着硫酸的瀑布般,剥开那层层钢筋水泥。


大厦内,一位身穿暗红色上衣的男士,正在大厦中奋力奔跑,拼命的叫醒着,一个个夜晚来不及回家的人。


黑云上,不容小妹多想,她心随意动,奋力推出一道金色灵光。


灵光穿透黑云,从大厦顶端照下,金光所至,黑雨尽化黑烟。


被金光穿透的黑云,开始快速散开,几分钟不到便覆盖了整个春海城上空。


此时,一阵隆隆声从云下传来,小妹画出万象符,只见云下的春海城内,密密麻麻无数只老鼠,在城中涌动。


大地裂开了缝隙,绵绵不绝的老鼠从缝隙中爬出,如行军蚁般抹平着一切。


看着地面的景象,云端上的卓小妹,忍不住一声惊叹“天呐!怎么会这样?”


不容多思,惊叹过后,卓小妹急忙聚着灵气,疯狂的打向城内。


一道道金黄的灵气,如乌云中冒出的阳光照在大地。


光芒所到之处,净化着鼠戾,化作一缕缕黑烟。


黑烟散去,鼠戾复出,偌大的春海城,满地的鼠戾,如同复制粘贴一般,多的连光都追不上。


太多了,小妹的额头开始冒出冷汗,心神开始有些紊乱。


小妹觉醒还不到一天,灵能无法全部掌控,终于,在她感觉大脑快要空灵之时,她收回了灵气。


小妹平复着呼吸,无奈的看着昏暗的云空下,一群群鼠戾爬入一幢幢楼内,将那些还在安睡人全部染黑。


此时的黑雨,落的更急了,云下的一栋栋百米大楼,如环球大厦一样,一块块玻璃,一片片幕墙,被黑雨无情的融化。


小妹低着头,看脚下的大楼,如同那王升行乞的着装一般,破烂不堪。


忽然她看到了那个大叔,此刻,他一个人,目光坚定的站在大厦门口。


手中只拿了一把扫帚,奋力的抽打着那些想要涌入的老鼠。


几秒钟后,他扫帚只剩下了一节把手,几十只老鼠已然爬到了他的腿上。


就在一只老鼠,即将爬入他的口内之时,一束光柱从云空中照下。


光柱如同一个保护罩一般,笼罩着他,他抬头望去,乌黑的天空中,只有他这一束光线。


一个声音从光柱内,传到他的耳中,“大叔!站在那里不要动。”


他仰着头,对着光柱大喊道“啊!是你啊小姑娘!你是大灵长老来救我们的吗?”


“我只是一个普通的修灵者。”卓小妹无奈的回道。


“那你能请出大灵长老吗?大地裂开,魔戾已经覆盖全城了。”


卓小妹忽觉得这位大叔有些傻乎乎的,已自命难保了,还想着救城里的人。


“我今日才觉醒,不知如何请长老。”小妹说着,飘落至大叔身旁。


“你今日觉醒灵力就那么强,一定万年灵体啊!你试着用深处灵能看看能否探到仙灵界。”


听得大叔懂的很多,小妹便问道“大叔也是修灵者?可我为何感受不到你的灵力呢?”


大叔有点尴尬回道“我是当世修灵人,肉体凡胎,只能学些修灵理论。”


“凡体也能觉醒吗?”小妹疑道。


“凡体觉醒,只需接受修灵世界的理论便可,像我这样信仰修灵世界的凡体崇拜者有很多。”大叔回道。


“大叔懂得比我多,那我们现在该如何做呢?”小妹说着打出一个光圈,清了几平米空地出来。


看着小妹挥挥手,便扫掉了一片鼠戾,大叔的眼神里顿时燃起了一丝希望。


“眼下春海城,已然被魔戾染黑,需赶快请出大灵长老下届,封印大地裂缝。


否则魔戾扩散,与别处戾气连成一片,那神州大地将会一片黑暗。”


听着大叔的话语,还是要请大灵长老,卓小妹便试着用深处灵能,看看能否探到仙界。


卓小妹闭着双眼,沉心静气,跟着深处的意识探寻着,却只看到了八方神州下,有四处大地裂缝正在被撕开。


而云空上,有一片片零散的黑云正在聚集。


至于那仙界大灵之气,却是没有探到丝毫。


小妹心中暗思着,酒酒应当在一小时前,便用召灵符请出了大灵,可为何眼前却不见踪影呢。


想到酒酒,小妹不禁灵光一动,我何不直接问酒酒呢。


于是拿出手机,点开开锁键,才发现,自己未留酒酒的号码。


“真是糊涂呀!”小妹有些自责的说着。


“怎么样,探到了没?”大叔紧张的讯问。


小妹摇着头,忽然又想到了符咒,对我可以用追灵符去探酒酒的灵气。


小妹划动手指,在空中画出追灵符,很快便探到了酒酒的灵气。


于是又画出万象符,却看到此时的酒酒,正在工作室内憨憨大睡。


“天呐!她在干嘛?”


小妹恼怒的呼醒酒酒,问她为何不请大灵长老。


酒酒却一脸无辜的说,她已请过,长老们说不到除夕更子新年,他们不能下届。


小妹又问她,知不知道张会长现在何处,酒酒说,张会长灵元尽散,已被长老接到仙界调养了。


酒酒最后叫小妹赶紧回到工作室,并于她说,既然仙界长老不管,我们修灵者没必要去躺浑水。


听完酒酒的话,小妹心中无比愤怒,这是什么仙道?这是什么大灵?


比小妹更愤怒的是大叔,他此刻蹲在地上,双拳锤着地面,呜呜的哭出声道。


“苍天呐!大灵啊!难道在你们眼里,我们凡人就活该是刍狗吗!”


看着大叔悲痛的哭泣,小妹一时也不知如何安慰。


而此时,她用灵能布下的光罩上,密密麻麻的爬上不少的老鼠。


看着心烦,小妹赶紧发出灵气,将老鼠震开。


而大叔此时却站起身,对小妹说“让它们进来吧,你救我一个有何用呢?你走吧,小姑娘。”


看着他一脸淡然的,望着云空上的黑云,此刻卓小妹觉得,他比那些有着无上灵能的大仙们伟岸的多。


“大叔!我们走,大灵不管凡人死活,我们自己更要努力活着。”


卓小妹默念心决,凭空画出一张飞行符,一把将大叔拉过,搂着他的腰,站在飞行符上,直冲云空而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