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间
笔趣阁小说网 > 莲花十七巷之长情调 > 35——2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笔趣阁小说] 最快更新!无广告!

回纥参赛比武的是有号称第一勇士头衔的某将军,这还是听母妃旁边的回纥王妃说的,王妃富态圆润的脸上扬着骄傲与自信,好像比赛志在必得了一样。


她两个小丫头听着自是不服气的,可当那将军一入场,全场只听阵阵抽气声。不由得疑问这是人?还是熊?实在太魁梧巨大了些。身高六尺有余,那胳膊得有桦绱腰那么粗,腹宽如同青铜鼎,长得凶神恶煞,前胸后背绘着不知名的图腾。桦绱仅看着他腿都有些软了,也不知是哪位将军出战,这真是个艰巨的挑战。


皇爷爷斜靠在龙榻上,突然抬眸看着前方轻笑,众人循着天家目光转头。一身姿矫健、高大挺拔的男子着黑衣锦袍出现在舞台入口。手戴皮革手套,足蹬墨色长靴,全身黑色包裹,几欲融入黑夜。那张脸上覆着黑色面具,面具画着可怖纹样,没错,是黑羽卫的人!


桦绱疑问的轻声问道同样专注看着台上的朝歌:“你说他,能赢吗?”


朝歌并没立刻言语,只是静静的看着,过了会转头说道:“能。”


桦绱刚要问她怎么知晓的,说的如此肯定,毕竟比都没比呢。裁判已经吹哨,比试开始。


黑羽卫静静立在那里,未动分毫,腰杆挺拔如擎天树,屹立不动。回纥将军紧盯他,像巨熊般忽然急速朝黑羽卫扑来,场中有胆小女子吓得失声尖叫,与他庞大的身形相比,并不显得笨重,动作相当快速。黑羽卫依然未动,像在那里扎根般。莫不是被吓愣了,有的人不忍直观,微微垂下眼睑。黑羽卫与那将军铁拳还有一指距离的时候,轻点脚尖,如同鬼魅般瞬间移到回纥将军身后站定。真的是眨眼功夫,快的恍了个神。如此几次,黑羽卫依然气定神闲,虽看不到神情但也不难想象。


回纥可汗脸色有些不大好看,扬声高喊了句:“只躲不战,比的没劲。”


话刚说完,只瞧见黑影急速向前飞身跃起,还没瞧清如何出手,回纥将军仰面倒地,重重摔在武台中央,倒地未起。场边侍从、太医急忙上前诊治,好在并无性命之忧。是打在咽喉与胸口,有好大一片淤血。因出手太快根本无法设防,而此将军胸口四条肋骨骨折也是后来才听说的。


黑羽卫在太医上台那刻,对明皇拱手作揖,转身从容离开,消失于夜色之中。


那黑羽卫像是打脸一般骤然出手,让回纥可汗有些下不来台阶,脸色悻悻,不过倒没失了气度,回道:“在陛下与诸位皇亲们面前献丑了,输得心服口服。” 一秒记住http://m.xswang.com


明皇爽朗一笑,扬起酒杯说道:“一场比试,不过是切磋武艺,大家瞧着乐呵乐呵。”与回纥可汗将杯中酒一仰而尽,宴会又恢复气氛,轻松热闹。


桦绱转头对朝歌说道:“你是怎么晓得,神了,竟真的赢了。”


朝歌慢慢转过头,目光直直的盯着桦绱眼眸,悠悠说道:“余儿,我。。。”


“什么?”桦绱被朝歌的神情惊到,急忙问道。


“我真好奇他面具下的模样。”桦绱听后小嘴微张,水眸圆睁。朝歌你莫不是魔怔了吧!那是黑羽卫,你的小命要紧。


“唔——”一长号声起,比赛正式开始。桦绱看向赛场,从什么时候开始,她能一眼从众人里面找到他。驱马前行,挥杆击球,动作利落,驰骋赛场,举手投足间透着潇洒帅气。


“江公子那队几个人是在狩猎时名声大噪的公子,皆出自名门世家。”桦绱斜前方有几位朝中官员聚在一旁观看赛势,边闲聊道。


“想不到,不光书念得好,武艺也十分出众。”其中一位听自家小儿提起这几人在书院时的名次,所以才知晓。


“顾家小郎君的马球打得真是不错,与江公子配合十分默契。这都截了两次球了。。。”


桦绱轻轻扬了嘴角,笑脸甜美。手抓着袖口,认真地注视场中,紧跟着那道英挺身影移动。


“小丫头,瞧谁呢?”身后响起秀美的嗓音,很有辨识度,有些熟悉,桦绱疑问的回首瞧看。


看清来人,小脸扬起娇美的笑容,脆生生的喊道:“姑奶奶!”随着桦绱惊喜的高喊,前面观赛事的众人忙回头看向这里,纷纷起身请安。


“别这么叫,平白被你喊老了。”昌荣大长公主浓丽的眉眼自带风情,唇角微扬,妩媚动人。头冠奢美华丽,锦衣华服精致考究。


大长公主眉眼一瞟赛场,追问道:“在看什么呢?”桦绱急忙说没有,将小脑袋摇得像拨浪鼓一般。


拉着桦绱的胳膊伸平上下瞧看,暗暗叹到:“想不到余儿也长大了,有了小秘密。”桦绱小脸蛋上浮现两朵小桃花,嫣嫣然。


“来,跟我老人家聊聊是哪家的少年,惹得东宫小公主春心萌动了。”大长公主将桦绱的小胳膊搭在自己右臂上,带着桦绱绕过赛场向旁边树林小道走去,一群侍卫宫女在她门身后五六米不远不近的跟着。秋天有秋天的味道,红枫、红花檵木等树木色泽浓丽,瓦蓝的天空映衬下,美的就像一副画。


“没有的,您什么时候来的?”桦绱乌亮亮的眸子飞快看了她一眼,然后紧盯脚下堆满落叶的大地,闪烁其词。


大长公主斜睨了桦绱那副害羞躲闪的模样,轻笑出声,看着丰茂树林说道:“虽说我的辈分大,不过还没到老眼昏花的时候。”


“让我猜猜,嗯——莫不是顾家小郎君?”大长公主玩心大起,有意捉弄,故意说道。


桦绱看天看地看鸟儿,抿着嘴角最后实在受不了大长公主探究的眼神,停下脚步嗖的转身嘟着嘴回道:“您都知道,还问什么呀?”不好意思的看向一旁树木。


“果然,这英雄救美大概是每场爱情的开端。”大长公主眼神深远的瞧看着远处,幽幽说道。


“您怎么知道他救了我。”桦绱疑惑地问出口,说完又醒悟,皱着眉喊道:“哎呀——姑奶奶你套我话!”这不是明摆着承认了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