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间
笔趣阁小说网 > 心事百啭,因风飞过蔷薇 > 第二十三章 生活光靠恋爱,不得饿死?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笔趣阁小说] 最快更新!无广告!

一夜烦躁,做了好多梦。早晨醒来后,脑子里还会闪一些梦的碎片,没有情节的画面。奇怪的是,梦里,并没有媚儿的事,只是我在拼命地在与我母亲抗争。我情绪激烈地抗争着。母亲不通人情的脸让我已经厌倦透了,我用很深的一口气,仿佛从心底发出了嘶喊,我就一直嘶喊着。


醒来还愣愣的,不知道有没有真的喊出声,担心被父母和弟弟听到。我讨厌母亲有事没事都要对我冷嘲热讽。


上班前我是又去看了媚儿家的,还是没人。


购物中心九点开门,我通常八点四十到,进去做准备工作。到了大门口,小乔已经等在那儿了。


小乔神情有焦虑却更显黯然,有担心却更为失落。他犹犹豫豫地和我说:“薇薇,你说是不是媚儿家知道我们的事了?”


小乔是个心思玲珑的人,他也往那个方面猜了。我说:“不能肯定。不过,你们的事总是要面对家长的,感情再是精神层面的东西,也都要落实到现实世界里生根开花结果。”


“媚儿说我们的事不能让她父母知道,我就知道她父母不会认同我的。”


“媚儿是真心爱你,你要相信媚儿一定会争取做父母思想工作的。”


“我就担心媚儿会被父母说通。”


小乔思忖片刻,扭头走了,他瘦高的背影有些前佝,显得非常忧心忡忡。


书上说,真正的爱情会让人患得患失不自信,小乔的表现充分印证了这是真的。 一秒记住http://m.xswang.com


商场开门没多久,媚儿妈大步流星地直冲着我过来。我的担忧成真了,媚儿妈恼羞成怒的架势一定为媚儿与小乔的恋情气急败坏了。


媚儿妈是一事业单位的文件收发员,她在官场见识多年,与大小官员打着交道,虽然无权也清廉,却是气场十足傲视众人。她穿着合体的短袖上衣一步裙套装,挎着一只小坤包,稍有些稀疏的头发烫成小波浪,打理成利落的齐耳短发。


“景薇,我找你有事!”媚儿妈口气凶凶的,眼皮有些松,眼角向下耷拉。


我师傅明显感到媚儿妈来找碴的不善,抢到我前面:“这位女士需要什么?”


“我找景薇有私事,可以打搅会儿吗?不可以的话,我就通过从上往下的程序再来。”


媚儿师傅也过来了,堆着微笑说:“我看着您这位女士气质面貌都好好哎,和媚儿挺像,您是媚儿的妈妈吗?怪不得媚儿怎么漂亮。媚儿怎么了?身体要紧吗?”


师傅们对我真好,她们担心在工作单位被人闹,会对我有不好影响。但媚儿妈根本就不理会师傅们,眼睛盯着我,充满怨恨地说:“我就知道我们家媚儿跟着你就学不到好的,你从小在乡下呆得根子里呆坏了。”


这种一上来就用气势压住对方的做派我一向即痛恨又无力应对,我的脸腾地烧红了起来,好像我真是个坏人。


“我,我怎么了……”


我师傅悄悄往后拉了我一下,站我前面,也是满脸笑容地说:“阿姨,现在是上班时间,等下班让景薇去您家您好好教训教训景薇,在这里影响不好。”


媚儿妈眼神只瞥了师傅一下,口气轻蔑地说:“我看你也不年轻了,至于做我的小辈吗?”一转身站到我旁边,面对大厅里不多的客户提高嗓门说:“景薇你这家伙,该学习时不好好学习,满脑子男男女女色情思想,带得我女儿小小年纪谈情说爱,你什么用心?”


“阿姨,别在这里嚷嚷好不好?”我看我师傅都被怼窘了,我都过意不去,又气又急,汗从额头渗出来往下滴。再看到顾客和其他柜台的营业员都在往这边张望,觉得被看热闹的感觉糟糕透了。而且,天棚上边还隐藏了很多摄像头,会录下来,交到领导那里。


果然之后有人津津乐道地传播那次被人找上门来的破事,说我是多事之人,只会给集团带来麻烦。他们没想到,之后还又发生了两次这样的破事。


“我就是要让大家看看你是什么货色。”媚儿妈还一边嚷着一边挥手招呼别人。“我家虽不是富贵人家,但也是规规矩矩的讲究礼仪和脸面的,你们那个小乔是什么家庭的?你们在一起瞎混,为什么要把媚儿带到里面?媚儿对社会都没有自己的防护能力,都被你们骗坏了!骗坏了!”


我也急了,红着脸争辩:“我们怎么瞎混了?小乔也是个学法律的硕士研究生,品学兼优,行为端正,他们年轻人自由恋爱,怎么就带坏了呢?”


“你要说那个乡下穷学生好,你怎么不和他谈恋爱,偏要介绍给媚儿呢?”媚儿妈冲着我的脸,吐沫横飞,手指头也戳过来。


我躲让着,解释道:“媚儿和小乔是自己认识的,他们相处感觉好,是他们的缘分,我都没恋爱过,我怎么会介绍别人恋爱?”


“你别耍赖,每周六周末媚儿往外跑,都说是和你出去玩,看电影,还要我煲汤说是带给你喝,结果全是骗我,都让他们在一起这么久了。想想就痛心,就恨死了。”


我差点噎着,媚儿和她妈说这个谎我真不知道:“阿姨,真不是我介绍的,真的,你说的那些我也并不知道。不过阿姨也要想想,媚儿为什么要说这样的谎呢?”


媚儿师傅社会经验丰富,已经知道怎么回事了,过来拉住媚儿妈说:“我是媚儿的实习师傅,我也带了媚儿一年了,我是看着媚儿和小乔自由相识相爱的,真不关景薇的事。”她把媚儿妈往花架子后面带,不想媚儿妈再在外面嚷嚷。“再说了,孩子们自己处得合适,做家长的为孩子着想,只会喜欢还来不及呢。”


“孩子懂什么?和异性处处就恋爱,哪里知道生活光靠恋爱,不得饿死?”转脸又对我:“媚儿是不懂事,现在我们家已经对她教育了,她已经知道错,不会再找什么桥不桥的了,希望你不要再做坏事。我今天在这儿当着大家的面说了,你要再拉皮条,不要怪我不客气。这个什么鬼请你还给桥不桥,我们家媚儿不要。”说着,从包里拿出一只信封放到鲜花廊柜台上。


我的胸口被堵上了,话也说不出来,只盼着媚儿妈赶快走。


“有文化有身份的人就这种觉悟?就这么势力眼?我呸!”我师傅狠狠地朝媚儿妈离去的方向唾了一口。媚儿师傅说:“媚儿生长在这种家庭,倒是荷花长污泥里了。”


信封扁扁的,不用说一定是媚儿与小乔之间的信物。媚儿真的会被说服吗?会为她妈妈的歪理放弃爱情吗?我觉得媚儿对小乔是发自内心的真爱,但媚儿的懦弱,没主见,以及对她父母的长期依赖,再加上媚儿妈那么蛮不讲理,媚儿拗不过也是可能的。小乔的担心,出自他与媚儿交心的了解,或许更接近事实。尤其是信封里的东西。如果那个唯有媚儿与小乔两人知道的秘密都交出来了,怕是情况不妙。


我不想动信封,那信封代表着媚儿与小乔爱的退还,也代表了我对世界上还有没有爱情这回事的彻底否决。


媚儿师傅打开了信封,里面放着那颗已被新磨光滑了的棕色玻璃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