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间
笔趣阁小说网 > 心事百啭,因风飞过蔷薇 > 第一章 她还要继续生活,不是吗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笔趣阁小说] http://www.xswang.com最快更新!无广告!

每逢节假日更难准点下班。对于有着一大块购物中心市场销售业务的集团来说,节日就是种促销手段,有节日必须上,没有节日创造节日也要上。“520”就是新兴的节日,我们要卖卖卖,还是卖。


我们部门做财务综合统计,也需要配合策划部营销部越是节日越是忙。节日,除了相互招呼声,并没有其他意义。连加班费都不发的。


等忙好收拾办公桌,倒掉剩茶洗好杯子,存档关电脑,都八点多了。和等电梯的同事笑着说“节日快乐”,就向走廊走去。


雯雯姐在我前面,推开安全门正要进到购物中心,我赶了几步追上,喊了声雯雯姐,她回过来微笑着说:“哦,是景薇啊,你今天不乘直达电梯啦?”我说:“今天想买点东西。”停了下,我笑着补充道:“今天‘520’嘛,现在也算蛮大的节日了,我去一楼花廊买花。”


“嗯对,像是520这样的日子,过去没啥说法,老一些的人都错过了,多可惜,现在小年青多搞一次像样的有仪式感的活动,将来就多一个回忆。”雯雯姐说,“你老公不买倒要你买哪?”


“我买比较方便,今晚他银行还有应酬,他说了算是他买了送给我的,回去他会给我带宵夜。”我心里说,今天还是我的结婚纪念日呢。


“你老公还那么多应酬,烟酒也少不了,那什么时候才计划生宝宝?”


“现在工作啊经济啊各方面压力都大,缓缓再说吧。”


雯雯姐是部门的前辈,除了头儿就她资历最老了。


有传言,头儿年轻时追过雯雯姐,没追上,我看这十有*屏蔽的关键字*是真事,因为头儿对雯雯姐还真的很谦让,甚至有些怯怯的,平常不多找雯雯姐说事,似乎是有意回避,但遇到一些难事,头儿会先听听雯雯姐的意见,部门开会,雯雯姐一发表意见,头儿就点头,让大家照办,满是敬重的表情,搞得会议基本上都是雯雯姐说了算。不过,雯雯姐确实老到稳重,也不自持邀功,说话方式得体语气缓和,说事也都能说到重点上。好多人奇怪,头儿和雯雯姐要是有过那么一段佳偶未成的往事,怎么居然还能在一个单位同一个部门共事那么多年,居然也没有让头儿的老婆产生危机感,嫉妒一下不舒服一下吵闹一下,头儿家看上去很是和睦。关键是雯雯姐的身份还一直是单身未嫁,更关键的是,我们叫她雯雯姐,她看上去也就是个面貌清秀身姿摇曳风韵犹存的少妇,其实她已经是知天命之年,集团工人和非重要岗位女干部,五十都可以退休了。我知道雯雯姐在处理与头儿的人际关系方面做得非常恰当的,也很自尊自爱坦荡磊落。也真的对头儿没有什么想法。


但像雯雯姐这样一位相貌出众气质优雅的女士为什么会未婚,我来集团后还真从没听人提起过真实原因,这里绝对会有故事。


五十岁的雯雯姐今天仍然穿的是细高跟鞋,她的细高跟,和一年四季的裙装是她的标配,不同颜色的服饰配不同款的包包和耳饰,也许她的着装打扮都不属于高档品,但得体,细致,协调,让人看上去协调自然舒服。


她说她一直不喜欢坐直达电梯,逼仄的空间,一个一个的人杵着,对着别人的后脑勺,你要和人说个事吧,边上都是不相干的人在听。我也觉得真是那么回事,只是从早到晚上下班像冲锋,能快则快,只怕直达电梯赶不上或者超员,还真没多少次像雯雯姐那样穿着细高跟鞋在商场里悠悠穿行,搭乘扶手电梯。商场里装修得豪华气派,雯雯姐轻盈地走过,感觉是在走T台。


再怎么促销现在商场里购物的人都稀疏零散,而餐饮却是火爆,不少人在商场顶层餐厅吃饭,今天节日吃饭的人好多。我和雯雯姐进到餐厅这一层楼往下乘扶手电梯。餐厅一间间鳞次栉比,香味四溢,男女服务生大声招呼着,有人油光满面打着饱嗝出来了,还有人还在外面等着桌子。我们跟着人群踏上下行电梯。


猛然,我看到前面一个美女,那熟悉的冷艳的脸,那依旧窈窕的身形,那个细胳膊折着,指尖轻点在扶手上的姿态,带着过去不久的往事,一下子冲击到我的脑海,我一直努力着放下忘却的,我不想再午夜梦回百思萦纡的往事,一下子全回来了。


那个美女叫陆陆,认识她是因为小乔,小乔的前女友是我的闺蜜,叫媚儿,媚儿现在是半死不活生不如死,而小乔上个月*屏蔽的关键字*。


陆陆很爱小乔的,那是十分确定一定以及肯定的事,陆陆在小乔临死前不顾父母的极力反对,与小乔领了结婚证。小乔并不是背叛媚儿,小乔用了很大力气挣扎,他的病决不会与他的挣扎无关。陆陆的举动让她在很短的时间里,户藉资料从未婚变成了丧偶。


但是这会儿陆陆正和一位高大帅气的男士一前一后立在电梯上,显然刚从餐厅用餐出来。那男士衬衣挺刮,发型整齐,皮鞋裎亮,气质上看他的职业不是律师就是医生。我估计是医生,因为陆陆爸爸是医学院的教授。陆陆则一身轻松休闲打扮,潇洒而随意,头发绾成头顶包子,涂了很红的口红,穿一件胸前印着抽象图案的白色长T恤,T恤长得都看不到下边的短裤,只看到白T恤下一双修长白晰的长腿。他俩的表情都比较放松,陆陆有时回头说了什么,高大男会低下头听,会附和地点头。


“雯雯姐,看到前面的陆陆了吗?”


“哦,看到了,挺好的,她还要继续生活,不是吗?”雯雯姐淡淡地说。


“小乔才*屏蔽的关键字*没多久,顶多一个月多点吧,七七过了吗?”


“陆陆承受得太多了,我倒觉得这样的陆陆才是值得赞赏,现在现实是小乔不会痛苦了,媚儿不知道痛苦了,你让陆陆怎么办?继续痛苦?”雯雯姐轻声地说。


雯雯姐一方面是素养好,更多方面是她看开了,也许到了她这个年龄,有她的那些经历,看了太多的生生死死,就该修炼到这种风轻云淡的境界了吧。好吧,我也还要修炼。


非得纠结陆陆那么爱小乔,怎么可以这么快就与别的男人交往,我倒是低级是小气是庸俗了,如果小乔地下有知,其实也应该欣慰,陆陆能有更好的归宿,而且那个高大帅气男士,从外形和看上去的实力实际上是完胜小乔的。要找点那男士外表的不足,就是法令纹深了些,看上去有些阴沉,满腹心机吧。我还是有点替小乔丧气。


我平时蛮喜欢和雯雯姐聊聊天,我和她断断续续讲过一些小乔的故事,还有我的一些经历及困惑不解,平常雯雯姐简短的回复就能让我理解接受,就像今天她这一句“还要继续生活”。继续生活,往前走,就不能背负过去,过去也不是忘记才叫放下,面对它理解它接受它,才能真正放下。


一时间我有了个决定,我要把小乔,媚儿,陆陆,我,我老公路民,周周遭遭的一切写下来,关于有爱情如何,没有爱情又如何。


到了一楼大厅,陆陆和那法令纹男下了电梯直接走出了大门。我转到电梯边,鲜花廊就置在扶手电梯的下面空档。今天花束基本售空,剪下的叶子粘了一地,仿佛还留有一丝百合的香味。我站在鲜花廊前一阵恍惚,仿佛又看见媚儿在花丛中忙碌的娇俏的身影,小乔风似的跑来,隔着花丛,与媚儿相视一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