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间
笔趣阁小说网 > 李纨是个俏寡妇[红楼] > 爬墙头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笔趣阁小说] http://www.xswang.com最快更新!无广告!

几天后,司徒清云派人去找李纨,让她带着东西去了端郡王府。


司徒清云表示冬天真的太难偷看了,院子外的树木都光秃秃的了,没有几片叶子,这让他怎么躲啊。


顶多就是买了李纨隔壁的院子,爬墙头看一看。


然而,冬日的墙头也不好爬啊,下雪天,墙头上有厚厚的白雪。要是露出了痕迹,人家觉得奇怪。要是扫了那些白雪吧,也有点奇怪,估计人家想不好总是麻烦隔壁家扫墙头雪,也得去扫一扫啊。


司徒清云便觉得这冬日真的冷,日子不好过。


就算他爬上了墙头,因为天冷,心上人又不出门。


惆怅啊,所以司徒清云就只能等着找机会让心上人上门来。


“绣的不错。”司徒清云哪里可能说心上人绣的不好,不能惹心上人不高兴。


“郡王如果满意,便按着这个绣下去。”李纨道,也没有谦虚地说一般。


给权贵做事情,还说做的一般,小心被人说不努力做事。


李纨不指望端郡王对她的绣品多满意,至少不能不满意。要是对方不满意,这一件事情就没有那么容易处理好。


司徒清云只觉得他们之间好像没有什么话可以说的,只能说一些干巴巴的话,“只要绣得好,就是母后寿辰前一天给本郡王,也无妨。”


小仙女千万别累着了呀,还是慢慢来。


司徒清云多看秀了一点的绣品,顶多就是用眼角月光关注心上人。唉,若不是斜着眼睛看,眼珠子的位置不对,他早就斜着看了。


“定能按时完成。”李纨可不敢真的等太后寿辰的前一天,还是早几天为好。


“……”然后,这个话题怎么进行下去?司徒清云惆怅。


最终,李纨还是带着东西回去了,没有在端郡王府久待。


司徒清云就想为什么他留人要找借口,他明明是郡王啊。可是面对心上人的时候,他就是不由自主去关注那些东西,生怕给心上人惹麻烦。


权贵再厉害,那也管不了别人的嘴巴,阻止不了闲言碎语,也不能不让人暗地里说坏话。


司徒清云想为了他们更好的在一起,还是得铺路。


荣国府,府里没有人想着去破坏李纨的绣品,毕竟贾老夫人都已经发话了,让他们少去招惹李纨。


邢夫人虽然地位低了一些,但是她也时常去贾老夫人那边请安,也时常跟贾老夫人、王夫人接触。她明显地感觉到贾老夫人和王夫人在对李纨的事情上的异样,她们竟然没有强势地不让李纨和离,没说替贾珠休妻,还不让他们招惹李纨。


这分明就是怕了李纨啊,一个死去夫君的寡妇,有什么好怕的呢。


邢夫人想李纨一定抓住了他们的把柄,想要知道李纨是怎么抓住的,又是怎么样的把柄,否则他们怎么就这么对李纨,多么和气啊。


她也不多说这些,只想贾琏的亲事。


贾琏跟王熙凤早就定亲了,也差不多该成亲了。


邢夫人是贾琏的继母,又没有掌管中馈,她素来不愿意多管贾琏,也不愿意去管贾赦后院的那些人和事。


而这时候,邢夫人却在贾老夫人面前说了贾琏的亲事。


“明年正月就让他们成亲吧。”贾老夫人认为府里也需要有几件热闹一点的喜事,冲冲晦气。


“这事还得劳烦二弟妹操办。”邢夫人笑着道,“琏哥儿的未婚妻可是二弟妹的侄女,二弟妹来办,一定比谁都用心。”


就好比王夫人当初撮合王熙凤跟贾琏的时候,还在贾老夫人的面前说亲上加亲。


要邢夫人说,王夫人就是想通过王熙凤控制大房。什么为侄女为侄子好,什么青梅竹马亲上加亲,不过就是王夫人说的漂亮话。


“是该我来办。”王夫人根本没有把邢夫人放在眼里,“我也算是看着琏哥儿长大的,他出生没多久,还抱过他呢。”


琏哥儿出生的时候,邢夫人还不是贾赦的填房,王夫人就是明明白白地告诉邢夫人,她王氏比邢氏更早进荣国府。邢夫人就压不倒她,就只能缩在角落。


邢夫人以前没少听王夫人说类似的话,倒也没有多不开心,这些人就是瞧不起她的。


“说来,府上嫡出的孩子,哪有你没抱过的。”邢夫人轻笑,“对了,你该没有抱过兰哥儿吧。”


王夫人脸色微变,她怎么可能去抱小贾兰。即使小贾兰是贾珠的遗腹子,王夫人对小贾兰的态度也没有多好,没有欣喜,甚至还有点厌烦。


明明大儿子*屏蔽的关键字*,有一个小贾兰在,大儿子也算是后继有人。可是王夫人就觉得要是没有小贾兰,那更好,贾珠没有孩子留下来,就更能让人惦记贾珠,更加让人觉得遗憾。


而贾珠有了孩子之后,只让人觉得他还算好的,至少还有一个儿子,没有断了传承。


王夫人还想的是小贾兰到底算是二房的嫡长孙,贾宝玉跟小贾兰之间的年龄差距又不是特别大。到时候二房要是让贾宝玉继承,有人说闲话怎么办。


她还想让贾宝玉继承整个荣国府呢,好在贾宝玉是衔玉而生,倒是还好。


王夫人表面上看把事情处理得妥妥当当的,但是她并不是一个多好的人,也就是表面和善。


“好了。”没等王夫人开口,贾老夫人就冷声道,“少说那对母子。”


贾老夫人一点都不想听到李纨和小贾兰的事情,该让人送月例就送,但是他们最好少说这些事情。


“是。”邢夫人应声,心想不让说啊,那就更让人想要说一说。


江南,贾敏的儿子身体好了不少,也没有那么虚弱。按照大夫说的,小少爷的身体跟寻常孩子的身体差不多了,照这样下去,只要养得好,妥当一些,也就没有什么。


那一个治疗伤寒的药方也被大夫誊抄了去,想着这一个方子若能公开,必定能治不少人。


只不过每个人的伤寒情况不一样,这个药方子不一定就非常有用。可有总比没有好,至少有一线生机。


贾敏没有阻止大夫,这是一件好事情。


“这不是我的,是我那死去的侄子的妻子找来的。”贾敏感慨,“那孩子可怜,迫不得已才跟我那死去的侄子和离,为了她的儿子,又寻找这些药方药水的。想着我送过一些东西,便给了我,她都没见过我的面呢。”


贾敏说得十分真诚,她真心觉得这个侄媳妇很好。哪怕李纨跟死去的侄子和离了,不代表就是李纨的错。


她想到被关在柴房的婆子,本来想狠狠地处置,结果对方却说她是荣国府出来的,贾敏不能随意处置。


这让贾敏对荣国府寒了心,她觉得这跟王夫人有很大的关系。她在闺中的时候就跟二嫂不和,王夫人可能设计她,可她也对贾老夫人有了疑惑。


女子出嫁了,是不是就不该那么信任娘家了?


“这些东西难得啊。”贾敏继续道,“有的东西便只有那么一两份。”


大夫明白贾敏的意思,“夫人请放心,医者父母心,必让这张药方发挥它应有的作用。”


他也不可能说这张药方是他的,免得到时候碰上正主。


这位大夫算得上是一个好大夫,没有那么多想法,就是想多救一些人。


贾敏故意说那些话,人言可畏,谁知道那些人会把李纨穿成什么样子。她跟大夫那么说,要是运用得当,指不定从那张药方上还能引出动人的母爱故事。


古有孝子卧冰求鲤,今有寡妇为子和离寻求药方救命。


也许这些事情传到后面,也就不了了之,但是贾敏还是希望李纨能过得好一些。


当贾敏再一次见到林如海,便跟夫君说,“她不算是我的侄媳妇了,那就当她是我们的亲戚,干女儿也罢,侄女也罢,她比那些人好多了。”


“你有这个心就好。”林如海心情不错。


因为林家一脉单传,又因为儿子身体柔弱,总是担心儿子没了,林如海心情也沉重,一点都不比贾敏忧虑的少。


好在儿子已经好转,林如海想他也该多保重自己的身体,得多努力做那些事情,争取早日回京。日后,他还得教导孩子,让儿子承接林家。


“明儿,送那婆子是庄子上吧。”贾敏没打算把那个婆子送回荣国府,就算送回荣国府也没有什么用。


贾敏都知道,所以她不打算那么做,也没打算弄死那个婆子,就送到庄子上,总得让婆子受点苦头。


京城,李纨没有想到贾元春竟然会过来,这一位以后可是要进宫当宫妃的。开春就要小选了,贾元春不在家学习规矩,跑来自己这边做什么。


“李夫人是越发好看了。”贾元春看到李纨红润的脸,心情就不是很好,故意咬重‘李’又强调‘夫人’。李纨就是一个成了亲的又和离的,没人要的寡妇!


她本来以为李纨应该穿着素衣,对方应该面色憔悴,甚至可能终日以泪洗面。却没有想到李纨面色好,姿色也好,根本就不像是一个孩子的亲娘,倒像是未出阁的漂亮姑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