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间
笔趣阁小说网 > 我被困在同一天五千年 > 第八章 名曰疯魔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笔趣阁小说] http://www.xswang.com最快更新!无广告!

四名魔将顿时一惊,猛地抬头朝着天上看去。


此时的东方正泛起一抹鱼肚白,正是天光将亮,最黑暗的时候。


此刻,便是残夜。


当他们看向那天空中的人影时,不知是巧合,还是天意。


一轮大日正从黑暗中猛地跃出一角,将那残夜无情撕碎,将那一身黑袍映的一片赤金。


如此刺目。


四名魔将看清了那人容貌,都是浑身一震,呆立原地。


“天,天玄神子!!!”


乌什原本尖细的声音已经扭曲到变形。


“他是怎么找到这里的!?我们驻守在外的上千魔兵呢?为什么没有一个警示!”


一旁的魔将暗夜颤抖着从袖中拿出一个玉盘,只是一感应,就脱手将其摔落在地,颤声道:“都,都死了,一千魔兵都死了!!”


“不可力敌,跑!”


轰!轰!轰!轰!


下一刻,四名魔将瞬间化为四道乌黑遁光疯狂的朝着魔域方向逃去,什么也顾不上,什么也不去管。


什么陷阱!


什么李秋水!


在这一刻,都没有活着重要!!


他们的动作,徐枫看到了,可是却没有理会。


他只是平静的看着李秋水。


“其色惨淡,烟霏云敛。其容清明,天高日晶。其气栗冽,砭人肌骨。其意萧条,山川寂寥。”


“此为何也?”


李秋水眉头微皱,一瞬间似乎将那些魔将都抛之脑后,只是思考着徐枫的话,就连体内的剧痛,也都暂时忘记了。


两个人都将那些逃走的魔族直接无视。


三息之后,李秋水恍然开口:“此为秋也。”


徐枫脸上终于浮现了一抹欣赏,又道:“物既老而悲伤,物过盛而当杀,又为何也?”


李秋水这次没有犹豫,而是带着一抹明悟笑着开口道:“秋也。”


言毕,其四周之草木顿时枯槁暗黄,最后化为碎末,凋零了。


“秋者,肃杀也,多谢师兄点明。”


其周身忽然荡起无数剑气,猛地收敛在一丈之内。


李秋水抱拳躬身,丝毫不顾因为这动作而造成的伤口崩裂。


“四周魔族已被我杀光,你治疗一下伤势,然后就回去吧。”


李秋水恭敬道:“是,师兄。”


随后看向那些魔族逃遁的方向,面带期待。


徐枫见他如此表情,微微一笑,朗声道:“看好了。”


此时,距离四名魔将逃遁不过二十息,距离二人已有数千米。


“此剑,名曰疯魔。”


一缕天地元气悄然波动。


噗噗噗噗!


话音刚落,那四名极速逃亡的魔将接连爆出一片血雾,除了那魔将暗夜,其余三魔都是爆体而亡。


只剩了一地残渣。


李秋水双目一亮,激动道:“师兄的疯魔剑意,今天终于见到了!”


“嗯?”但徐枫却眉头微调,身形一动便来到那魔将暗夜身前。


看着那魔将暗夜向前踉跄了几步,随后轰然倒地,徐枫脸上浮现了一丝惊色。


“魔族孕育出了新的种族!”


此时李秋水也拖着重伤的身子赶到徐枫身旁,和他一起蹲下看着这魔将暗夜的尸体:“我们竟然一直都不知道这魔将暗夜竟然是从未见过的魔族,这,这到底是什么东西?”


徐枫看着那逐渐化为一滩黑水的尸体,以及那在黑水中浮现的一颗闪烁着淡淡血光的魔核。


“看起来有些类似于妖族血妖,但是却夹杂着一些冥族的身体特性,怪不得能够接我一剑还留存尸骨,其身体构造值得研究。”


说着他神念一动,一个玉瓶出现在手中,将这魔将暗夜的尸体和魔核收起来,递给李秋水。


“拿着这东西回去,交给宗门研究。”


李秋水顿时一惊:“师兄你不回去吗?”


徐枫点了点头:“我还有点事,你先回。”


随后起身朝着魔域深处走去。


李秋水轻轻吐出一口气,目送徐枫离开,随后将玉瓶收进储物袋,再次吞下一颗五品气血丹,然后慢慢的朝着人族领域方向走去。


随着气血丹的炼化,他体表的伤势逐渐恢复,最后脚步轻点,化为一道剑光飞向人族最边关,百炼关。


而徐枫,则是继续深入魔边,速度越来越慢,越来越谨慎。


七万里。


八万里。


直到——魔边九万里!


“呼!”


看着地面上到处都是血迹和大地崩裂的痕迹,却不见一具尸体,徐枫眼底逐渐爬上一抹猩红。


在五千年的重复中,这里曾发生的一幕幕被他一遍又一遍的回忆。


那种愤怒,那种疯狂,那种恨意,被他深深的刻进了骨子里。


缓缓降落在地,仿佛不愿惊扰永远埋骨在这里的英灵,他开始迈步朝前走去。


每到一处记忆中有人战死之地,他都要低声喃喃一句。


随着徐枫的身影远去,这片荒凉之地只余下一声声好似无声祭奠一般的祷语......


“散修柳铆......”


“战死于魔边战场九万里天断山下......”


“修为蕴神七层,死时浑身筋骨断裂无数,被虐杀至死......”


徐枫轻轻蹲下身子,摸了摸脚下的大地。


那里曾经躺着一位以炼器为看家本领的年轻人,他最自傲的法宝,是他师傅留给他的“心意锁”。


为了抵抗敌人的一种诡异的伤神之音,他将自己的本名法宝毫不犹豫的给了徐枫。


不过那锁,在最后逃离魔边时,碎了。


随后,他又起身朝着魔域深处走去。


“剑宗花半夏......”


“战死于魔边战场九万三千里玉泉坡......”


“修为蕴神八层,死时道神崩解,容貌被毁......”


徐枫悄然驻足,默默悼念。


那明媚的笑容,就像寒冬中的一朵梅花,傲骨铮铮。


身为女修,不畏生死加入队伍,成了众人里最爱笑的一个。


即便是死时,她也在笑。


死于其剑下之敌,修为皆在她之上!


“天玄宗王木......”


一个天真的天才少年。


“散修君刑......”


一个苦大仇深的中年大叔。


一个个曾经的同伴,一缕缕撕心裂肺的悲痛,被徐枫默默嚼碎,咽下。


“天玄宗十五人。”


“陨星宗九人。”


“血海阁三人。”


“辉尘宗十人。”


“北火宗十一人。”


“擎天宗二十二人。”


“青山宗六人。”


“南水宗五人。”


“剑宗十人。”


“符宗十人。”


“散修三十五人。”


“共一百三十六名玄界修士......”


“此仇,我徐枫一日不忘......”


“便五千年不忘!”


“此仇不报!”


“让我大道永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