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间
笔趣阁小说网 > 神启九重天 > 第一卷 仗剑江湖 第027章 路遇小闲拔刀助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笔趣阁小说] 最快更新!无广告!

“李颖?”


莫长风定睛看了看那红衣女子,弯弯的柳叶眉,不大的眼睛,嘟嘟的脸蛋,樱桃小嘴,样貌五官像极了自己的高中同学,李颖。


李颖,高中的时候与莫长风同桌两年,因此莫长风对她的印象较为深刻,最搞的是,李颖还不止一次的向莫长风表过白,但是莫长风心有所属,一直没答应罢了;


印象里,李颖的心思极好,是个温柔体贴型的暖女。


“两位公子,救命!”


回忆中正发愣的时候,胳膊被人抓住一阵摇晃,莫长风这才惊醒:只见,红衣女子正紧紧的抓着自己的衣袖,眼神中充满了哀求之色。


“公子!救命!”这时,那麻衣男子同样的也是满脸的乞求。


莫长风并未理会麻衣男子,而是仔细观察起了眼前的红衣女子:“不,她不是李颖…”


恍然间,莫长风才发现红衣女子并不是自己的同班同学,她们不过是长的有些相像罢了。


顿时,莫长风心中升起了一阵失落感,同时也感叹大千世界,相似的人和事,实在是太多太多了。


“啊!”莫长风正自我感叹的时候,腰间却是传来一股钻心的疼痛,原来不知不觉中,被卫十三狠狠拧了一把。 记住网址m.xswang.com


“十三,你又拧我!”


“拈花公子一直盯着人家姑娘看,是几个意思?小心我告诉主人哦!”卫十三在莫长风眼前挥了挥拳头,心里想着又要有几颗糖果到手了。


没办法,担心卫十三的发育问题,莫长风已严格管控糖果的发放了,因此,嘴馋的卫十三总是想尽办法来敲诈糖果。


逮到机会敲诈糖果,卫十三心下大爽之余、却也隐隐有着一丝不爽,莫长风刚才一个劲儿的盯着这女人看什么?莫不是看上了人家?男人果然都是花心大萝卜,不靠谱!


一旁哀求中的红衣少女,听到了莫长风‘拈花公子’的外号,瞬时联想到莫长风看向自己的目光,她的脸色瞬间大红,连忙松开了莫长风的手臂。


见到妹妹撒手,麻衣男子大急,赶忙补了上来,开口哀求起来:“两位公子,救救我们兄妹吧,求求你们了!”


“两位公子?”


数次听到两位公子的称呼,莫长风忍不住噗嗤一笑,卫十三则是一脸黑线。


就在这个时候,七八名家丁追来,将莫长风四人围了起来。


“哼!看你们这对贼人还怎么跑!”


“小子,我劝你别管这档子事,这对儿男女都是贼人,他们偷了我家老爷的东西,现在我们正要抓他们去见官!”似乎是人多气盛,家丁头目满脸不善的看着莫长风。


“贼?”


莫长风听到身旁的两人是贼,很是惊讶;卫十三也瞪大了眼睛,似乎想不出眼前的这对儿兄妹竟然是贼。


在莫长风质问的眼光中,那麻衣男子还算好些,红衣女子的脸色却是瞬间通红,在旁低声抽泣起来:“公子,救命,呜呜呜呜……”


莫长风十分无语,尽管他很想帮帮这对儿兄妹,但是关乎偷盗的事情,他还真不好去插手什么了;


当下,莫长风拉住了卫十三的手,准备离去。


红衣女子看到莫长风不愿救助,转而抓住了卫十三的衣袖,唯唯诺诺的低声抽泣,保证道:“下次我们再也不偷了,还请小公子救我们一命。”


“……”


卫十三心中万分无语,怎么人人都把自己误认为男子,莫不是自己发育出了问题?


小孩子毕竟是小孩子,杀人不过头点地,做为圣卫杀人可以不留情,但却耐不住红衣女子的哭诉;


犹豫间,卫十三隐隐动了些许恻隐之心,看向莫长风:“公子,要不,咱们帮帮他们?”


“……”


这次又轮到莫长风无语,但卫十三既然开口,尽管莫长风心中一百个不原意,但他还是打算顺从卫十三的意思,帮一帮这对儿兄妹了;同时,莫长风心中也不禁暗叹,女人的心,真是豆腐做的。


“大公子,小公子,求求你们了!”看到莫长风有些意动,红衣女子哭泣着双腿一曲、便要跪下。


这都要跪下来了,莫长风自是连忙扶起将要下跪的红衣女子,并将她拉到了自己的身后:“姑娘,你暂且退到我的身后。”


“嗯?小子,你敢管闲事?不要命了!”没想到莫长风竟然有意插手,一位粗矮家丁嚷嚷地叫嚣了起来。


莫长风自知理亏,心中苦笑,冲着粗矮家丁拱了拱手:“各位大哥,不知道他们二人偷了你们家老爷何物,价值几钱,我赔付给你们。”


粗矮家丁见莫长风竟然想要包庇贼人,便放下了一句狠话:“小子,你最好不要插手此事,要不然抓你一起去见官!”


“对,把他们一同抓了!”其余家丁也纷纷撸了撸袖子,似乎一言不和、就要动手将莫长风四人抓起来的样子。


“……”


莫长风见众人不买自己的帐,心中顿时一阵无语,看来只能当一次恶人了。


心中下定了决心,只见莫长风眉毛一挑,甩手‘锵’的一下抽出佩刀,明晃晃的刀身更是极为装逼似的甩了几个刀花,最后,‘哐~’的一声插在了地上。


“各位莫非想动武?不过我提醒一句,刀剑可是不长眼的!”


“啊?”莫长风的强势转变,使得家丁们当场愣住,都傻了眼。


当众家丁回神过来,看到莫长风脚前明晃晃的单刀后,均是不由的都后退了一步;


刚才莫长风那手刀花耍的太快,众家丁可是看都没看清,心下大惊:如果真打起来,估计自己这些人还不够莫长风砍的……


顿时,众家丁没了主意,犹犹豫豫地一齐看向了他们的头目、那名粗矮家丁。


“小子,你、你敢!”粗矮家丁也是被吓得不轻,双腿竟微微有些了抖意。


“我再问你们一次,他二人到底偷了你家老爷什么东西!”莫长风态度十分强硬,脚尖轻轻拨了下刀身,‘锵’的一阵脆响随之回荡,显出了高超的内力。


“……”粗矮家丁被惊的说不出话。


“嗯?不说?是不是想尝尝我大刀的滋味?”看着那粗矮家丁受到惊吓的模样,莫长风趁热打铁,右手却是已经扶在了刀柄之上。


“啊,不、不不要,我、我说、我说……”见到莫长风握着刀柄,粗矮家丁顿时没了一点气势,畏畏缩缩的结巴了起来。


“也,也没有什么东西,他二人偷了我们家老爷的荷包,里边装了二十多两银子…”粗矮家丁说出这话的时候,已经完全没有了之前的咄咄逼人。


听到此,莫长风心中也轻轻的松了口气,这恶人还真是不好当啊。


当下,莫长风揭开了自己的包裹,拿出了两锭银子,递到了粗矮家丁面前:“这是三十两银子,希望各位放过这二人。”


“三十两!”


粗矮家丁看到两锭银元宝,眼睛猛地一亮。


兴奋之余,粗矮家丁抬头看了眼莫长风,又连忙低下了头去,畏畏缩缩地伸出了手、接过这两锭银子。


银子送出之后,莫长风微微一笑,歉意满满,拱手行礼道:“刚才多有得罪,还望各位莫要见怪!”


“无妨、无妨、、”


众家丁多得了十两纹银,又哪里敢在这里多待,简单说道几句后,便匆匆离开了这里。


卫十三见莫长风如此轻易打发走了这帮家丁,心中隐隐多出了几似得意,看着莫长风似笑非笑起来:“拈花公子,你挺会办事的嘛,但是银子嘛…”


“……”


被卫十三这么一说,莫长风也不知该如何接口了,虽然彩票买卖赚了不少银子,但是他对生活却很是拮据,整天在卫十三面前哭穷,然而今天一出手就是三十两,倒是有点自打自脸的感觉了。


与此同时、


麻衣男子与红衣少女见众家丁撤走,也是齐齐松了一口气,行了大大的一个礼节,相谢道:“大公子,小公子,救命大恩,我们……”


任氏兄妹相视苦苦一笑,再次朝着莫长风和卫十三弯腰道谢。


“不必谢,告辞了!”


莫长风拒绝了二人的道谢,转身与卫十三一同离开了。


只是,莫长风两人刚迈出数步,身后却是传来了红衣少女的呼求声:“两位公子!请留步!”


“还有什么事?”莫长风转过头去,十分不解的看着身后的二人。


“大公子,我二人无家可归,你们这一去,又恐那群家丁再来寻我二人麻烦,可否让我二人随公子行一段路程?”


“这——”看着这对男女的哀求之色,莫长风思忖了起来…


“公子,帮帮他们吧、”卫十三似乎对这个红衣少女的印象挺不错,再次开口起来。


“……”


莫长风无奈,只得答应:“好吧,那我们便捎带你们一程、”


“多谢大公子!!”


“多谢小公子!!”


见莫长风答应下来,红衣少女和麻衣男子当下大喜,慌忙行礼中又是连连夸赞,搞得莫长风和卫十三两人一阵脸红。


既然决定了帮忙,莫长风也不再见外,便邀请上麻衣男子与红衣少女,一起走进了路旁的酒家。


酒家内,四人围着一张桌子,边吃边聊了起来:


闲聊中、


莫长风依然用了‘风清扬’这个化名,卫十三却是用了‘十三’的化名;


那麻衣男子,名叫任豪;红衣女子,名叫任盈。


任豪任盈是一对亲兄妹,他们父母因为早年得了重病、无钱医治而亡,只留下他们二人相依为命…


任氏兄妹也是走投无路后,才干起了偷盗这一行当;


当然,二兄妹在饭桌之上,保证以后再也不去偷盗,定要洗心革面!


莫长风和卫十三,也为二人的改过自新而高兴。


酒足饭饱后,四人一起踏上了南行之路:


最不易的是,卫十三也终于摆脱了男儿身份,被任氏兄妹称为了姑娘;


看不出的是,这任豪的口才很是了得,一路上聊的嗨起,边聊边夸,使得莫长风整个人都有些飘飘然了;


任盈和卫十三两个女生,自然便是钻进了车帐内说起了她们的悄悄话;


只是,任盈每次看到莫长风的时候,其脸颊都会不由自主的害羞红润起来;


同样的,莫长风每次看到任盈这张熟悉的脸,心中也会浮出丝丝澜波;


但莫长风心中的这种丝丝波澜,也仅仅是令他念起自己的高中时代罢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