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间
笔趣阁小说网 > 战国千年之女帝天下 > 第17章:放长线钓大鱼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笔趣阁小说] 最快更新!无广告!

久违地,他忽然回忆起了很多年前,也有这样一个少女就这样跟在自己身边,也这样巧笑嫣然地看着自己,眼中闪烁着亢奋的光芒……


“最近工作怎么样?”


“还好。”


“那,你怎么又愁眉苦脸的啦?”


“最近心情不太好,所以来你这里散散心。”


“我这里也不是什么好地方啊,只是个酒吧而已。”


“但只有这间酒吧里,你才会等我,不是吗?”


“嘻嘻,你是不是发现了什么?”


“确实是有点发现……”


那时候,她总是这样面带微笑地地看着自己,两个人聊天的时候总是很融洽,就像很久以前就认识了一样,只不过,凌皓觉得自己配不上她,就慢慢减少了和少女的见面,后来……两个人也再没有怎么联系了。


偶然一次,他忽然想起了这件事情,于是又去了一次酒吧,却发现,酒吧已经贴上了“转让”的字样,少女也早已不知所踪…… 首发网址http://m.xswang.com


当时,自己和她多半都是在微信上聊天,以至于他压根就没找她要电话号码,后来……她就这样忽然消失了,就好像以前从来都没有出现过一样。


当时自己怅然若失,只感觉自己似乎是错过了几个亿一般……微信上,也再没有看见过她的回复。


看了看身旁的王玄清,眉眼之间竟是出奇地跟少女有那么几分相似,只不过,王玄清的眼眸深处带着一抹微不可查的野性,少女的眼神则总是那样的澄澈,那样的温婉无暇……


“公子?您怎么了?”王玄清这时候上前问道。


“没事……忽然想起了以前遇见的一个小娘子,她也喜欢像你现在这么看着我……但她从不发表多少意见,因为她的眼睛就像会说话一样……”凌皓的语气中透着几分怀念,几分忧愁。


“她一定很美吧?”王玄清问了一句。


“一见如故,相见恨晚,就好像前世就认识了很久一般,但某一天,她忽然消失了,我再也没有见到过她……说来也是十分遗憾的一件事情。”


“不想公子这般聪慧之人,也有这般懊恼的时候。”王玄清颇感意外地看了一眼凌皓。


在她的印象里,凌皓一直就是个不显山不露水,心怀天下的贵族子弟,突然见到凌皓这般怅然若失的模样,自然也觉得有些奇特。


“玄清,你的眉眼之间,和她也有几分相似……所以,我看见你从那草庐中出来的第一眼起,就开始注意到了。”凌皓轻轻地说。


“原来如此……那,公子能给我讲一讲她的故事吗?”王玄清问道。


“你想听吗?”


“是的,我想多了解一点公子的过去。”


“那好吧,我便开始给你讲讲……”


两人一路走,一路说,但凌皓的回忆偶尔也有断片的时候,这时候王玄清总会很巧妙地帮他接上之前的片头,把整个故事慢慢地连接起来。


虽然凌皓也不是第一次在她面前编故事了,但王玄清隐隐觉得,这个故事,也许才是最能反映出凌皓真实情况的过往。


凌皓这边也是很自然地讲着过往的回忆,从两个人偶然之间的相遇,到相识,相知……可惜最后两个人却没能修成正果,她就像天上的神女一般忽然出现,又忽然消失了,从此再也找不到关于她的一切信息和踪迹……仿佛天地之间也许根本就没有这个人一样。


“这就是我和这位林游琳,林姑娘之间的过往,我失态了……”凌皓的状态慢慢恢复过来,他又变回了之前那个精明强干的布局者了。


“玄清有幸能够倾听公子讲出这样扣人心弦的故事来,还望公子可不要嫌玄清好奇心太重。”王玄清这时一本正经地向凌皓告罪一声。


这段时间,她除了计算凌府上下的开支以外,更多的还是跟在凌皓身边听命,在凌皓的思想灌输之下,潜移默化地也就跟着学到并理解了很多后世的成语和专有名词,如今倒还用得有模有样的。


“没事,今日看见你这么好奇的样子,我倒是觉得是一件好事情,看人,不能只是从外貌上去看,还要看对方的底蕴,思想觉悟等等方面的表现,这就好比你观察一个农户的行为,玄清你觉得自己是应该教他捕鱼好,还是教他钓鱼好呢?”


“自然是应该教他捕鱼的,教他钓鱼,不过是缓解他一时半刻的需求,但教他捕鱼,却能满足他此后一生的需求,公子,可是如此?”


“没错,那我再问问你,你和一个贵族交谈,你是会主动向对方展示自己的底蕴,还是要求对方展示他的底蕴呢?”


“这……玄清不知。”


“其实,这时候,这两种做法都不可取,必须在自己的头脑内开辟出第三种做法来。”


“第三种……做法?”


“这时候,你如果不能够完全确定对方的底蕴时,那就得采用第三种做法了,贵族们多半好玩乐,你可以挑选一项玩乐的游戏,来同对方周旋,比如投壶,行酒令之类的。”


“原来如此……玄清记下了。”王玄清这才恍然大悟地点了点头。


她虽然聪明,可她毕竟还受限于这个时代的思想觉悟限制,要想把她往女皇的方向培养,首当其冲地一点自然是要开拓她的战略眼光和精神空间,提高她的思想觉悟,再培养她的天赋和战斗力……如此三管齐下,反复敲打和磨砺几年之后,相信以她的聪明头脑,以后即便在秦国之外跟人交涉,也绝对不会吃多大的亏。


这时候,两个人也总算是重新回到了书房之中,委实说来,这段路还是有点长的,毕竟作坊是以自己的名义建造的,但肯定是不能建在凌府之中的,那样太引人注目了,凌皓思来想去,最后才决定把作坊的位置安排在后院那一片竹林之中。


就是这样一个地方,既不会引起别人的注意,也能同时高效率地执行自己的命令。


对凌皓来说,这就是梦开始的地方……首先,他必须要在这雍城之中留下自己的根基和班底,以便将来能够配合自己进行秘密行动。


但这势必会引来雍城其他贵族和王侯的注目,所以,凌皓自然只能够低调行事了。


对外宣称自己是在突破地锁,在家中勤学,其实内里是在整顿凌府上下的关系户及其家属,想要保证一个家族长盛不衰,自然是要经历一番阵痛的,凌皓可不会允许家族中的毒瘤趴在凌府身上白白吸血……


为此,他已经处理了凌府上下将近二百人,将自己信得过的一批下人和食客们都提拔了上来。


毕竟燕南天如今在江湖之中也算是小有名气的人物,江湖人称“燕中大剑”,地锁六重的实力已经足够作为他在凌府中安身立命的资本了。


果然,还是用实力说话最为稳妥,在燕南天的震慑下,很多人即便心里有意见也不敢再轻举妄动了,万一被燕南天当场格杀了咋办?比起在凌府当差捞钱,还是先保住小命要紧呐。


“喏,这是细作的名单,玄清呐,你一会儿把名单传给燕大哥,让他去把这些人捞出来,到时候我们几个人秘密审讯一番,不怕他们不招。”凌皓很是阴险地笑了笑。


“公子……”


“怎么了?”


“您的笑容……好危险啊。”


“……还不快去,小心本公子兽性大发收了你。”凌皓恶狠狠地瞪了王玄清一眼,席地而坐,十足的流氓头子派头。。


“好呀,公子若是真兽性大发了,玄清可会很高兴的。”王玄清和凌皓相处多日,渐渐也摸清了凌皓的人品,知道他是在吓唬自己,此刻也很配合地说了这样一番话。


“咱们放长线钓大鱼,不怕大鱼不上钩。”凌皓说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