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间
笔趣阁小说网 > 宫乱姜酒 > 第58章 要狠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笔趣阁小说] http://www.xswang.com最快更新!无广告!

谢轻吟见我把筷子插到饭菜里,脸色微妙的变化了一下,笑语吟吟道:“你说的是,本宫是皇贵妃的好姐妹,要多加关心她,姜媚儿才是她的杀子仇人。”


女人的争斗,怎么能少得了姜媚儿?


我怎么能让她轻易的抽身,要乱大家一起乱要死,一起死,姜媚儿别想着躲起来抽身,赫连决也别想以为让她闭门思过,就可以让她安然无恙。


谢轻吟没有找太医,我吃了几颗解毒丸。


我自己下的毒,就算不吃解毒丸,我也可以有办法解掉,吃下解毒丸,也只不过让谢轻吟多一份安心罢了。


晚上的一餐,我没有下毒,却用银针刺试出了毒,毒沾染的地方很巧妙,碗沿边。


药量很小,要不是我把所有的菜都试了一遍,没有找到毒,才会用银针顺着碗沿着贴一遍,也发觉不了。


看着发黑的银针,心中暗笑,我下毒想嫁祸小恩子,别人下毒要谢轻吟的命,至于是谁,是不是苏慕华,不得而知。


“依然是小厨房和御膳房,两边的菜都有毒。”我把银针放下,把带有毒的菜端到一旁,没有毒的往谢轻吟面前推去。


谢轻吟看着面前的饭菜,胃口倒尽,问我道:“阿酒,你能不能找到毒药?”


我心是一转,便知道她是想化被动为主动,不想坐以待毙,任人骑在头上拉屎撒尿。


“娘娘想嫁祸谁?”我低语轻声问道。


谢轻吟瞬间目光灼灼地看着我:“你觉得谁比较好嫁祸?”


让我选择,来看我的忠心程度,我才不会跳进她挖的坑里,“奴婢不能找到毒药,但是奴婢能找到带毒的草和花,昭华宫苏慕华宫里有几株开的旺盛的花,全株都有毒。”


“晨曦宫姜媚儿宫里,现在盛开着宫里其他地方没有的花,娘娘您是主子,您选哪里,奴婢听娘娘的。”


谢轻吟沉吟了片刻:“选皇宫其他地方都没有的花儿 ,这样太医查出来,才有趣不是吗?”


“娘娘所言极是。”我把干净的筷子摆在了她的面前,一切是那么的自然而然:“奴婢晚上去采一些,娘娘先吃饭。”


“小心一些。”她叮嘱着我。


天擦黑,我就出去了,小恩子还问我去哪里,我把怀里的盒子打开:“娘娘的那几根珠钗坏了,拿到司珍房修补一下,娘娘明天要带。”


小恩子点了点头,让我路上慢一些。


“你不跟我去吗?”我知道他此举动机,就是想看看我干嘛,好去禀报祈惊阙。


小恩子微张了一下嘴:“姑娘愿意,奴才当然愿意给姑娘抱盒子。”


我把盒子放在了他的手里,压了压脸上的面纱:“走吧。”


想监视我,那我就光明正大的在他眼皮底下动,看他怎么监视。


小恩子哎了一声,笑嘻嘻的跟在了我的身后。


去了司珍房,找到司珍房掌事大人,告知了这些珠钗明天还要用,都是娘娘的心爱之物,她便临时召集了人,开始修补起珠钗。


我一开始,在旁边看着,后面寻了一个如厕的名头,奔跑去冷宫荒院一角摘了东西。


来回的时间,正好是一个如厕的时间,小恩子没有怀疑我,午


夜前夕,珠钗修补好。


我和小恩子抱着盒子一同回去, 走到一半,在宫道上听见了铃声。


我以为我听错了,道:“未央宫那个方向发出来的铜铃声。”


我脚尖垫了一下,透着夜色向那个方向张望去:“好好的怎么会有铜玲声?”


“咱们去看看?”小恩子能察觉到我的心思一样:“也不知道是不是皇上去大报恩寺请的高僧到了。”


我这才想起,我今日白天醒来时,宫女,赫连决要去请高僧捉鬼。


“那就去看看。”我的脚往那边拐去。


小恩子对皇宫很熟悉,比我还熟悉,他带我来到未央宫墙边,墙边堆积着乱石,爬上乱石,站在上面,就可以看到未央宫里面。


刺耳的铜铃声在院子里阵阵声响,院子里不但有道士,还有僧人。


赫连决穿着一身暗纹玄黑锦袍,站在道士和僧人做法事的两张桌子中间,看着我命丧之处,目光冷酷肆杀。


我的手指扣在墙上,眺望着他,恨着。


突然焚烧我性命之处,燃起了火光,火光里突现一道人影,就跟鬼影似的。


拿着桃木剑的道士,剑指火光里的人影:“皇上,三魂六魄,这只是一小部分生魂, 要如何处理?”


我的魂魄重生在丑陋的宫女阿酒身上,哪还有其他生魂?


赫连决曾经不信这些鬼神之道,现在却深信不疑,到底是我不了解他,而是他曾经伪装太狠。


赫连决声音带着一丝疑惑:“什么叫一小部分?其他的呢?”


“从地府逃出来了!”道士随口道:“不知逃往何处,只有这么一小部分在。”


赫连决眼神骤然冰冷,声音带着冰碴子,冷得锥心刺骨:“找出来,让她魂飞魄散。”


“是!”道士手中的铜铃剧烈的响起。


让我死不得善终,死后魂飞魄散,他到底为何恨我如此?


越发觉得现在的事情进展太慢,我留给赫连决和姜媚儿喘息的时间太多了。


回到我住的地方,我连夜缝制了一个娃娃,在娃娃心间扎了一根针,写上了生辰八字。


而后把这个娃娃,用布条细细包裹,给小恩子,让他把娃娃埋进晨曦宫,姜媚儿院子里的花坛下。


小恩子从我手中接过东西,什么话也没说,就去做了,疑人不用用人不疑,我虽然想杀了他,但是现在无人可用,他还是比较顺手的。


接下来连续几天,我每天手中都拽着毒药,终于等到了赫连决来桃之夭夭殿。


外面吵脚步声嘈杂,谢轻吟看了我一眼,我把手中的毒药,放在了两个碗盘里,冲她点了点头。


她端起了碗筷,吃了起来,刚吃了几口,手中的碗,啪一下落地,碎裂成渣,身体无力倒在桌上。


烟茶看了我一眼,焦急的叫道:“娘娘,您怎么了?”


我二话不说冲了出去,到门口,就见到赫连决。


赫连决见我匆忙惊慌失措,眼中顿闪不悦:“何事如此惊慌?”


我连忙跪下,满目焦色:“回禀皇上,吟妃娘娘晕过去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