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间
笔趣阁小说网 > 几十亿人争着叫我爸爸 > 4. 第 4 章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笔趣阁小说] 最快更新!无广告!

把全部记忆消化完后,洛议之坐在床上,抱着枕头,表情非常地一言难尽。


这具身体的原主人名字叫洛以,长得和他有九分相似,五天前刚满十九岁,原本住在这个叫华夏的国家的某个偏僻小镇,从小没见过父母,跟着姥姥姥爷生活,日子过得穷苦又悲惨,每天只能吃从市场捡来的烂菜叶不说,姥爷还酗酒家暴,姥姥更是只知道哭和骂他。


原身从小到大从来没被谁疼过,穿的是在垃圾堆拾的破烂,用的是别人扔的废品,身上青紫的伤痕天天换新,还经常被同学欺负辱骂,以致性格自卑怯懦又敏感缺爱,烂柿子似的能轻而易举地被任何人拿捏。


而且原身智商还有些缺陷,即便知道学习才能改变命运,也靠拼命打工和每月交钱来向姥姥姥爷求来了读中学的机会,每天熬夜苦读,最终却连毕业考试也没通过,更别说考什么大学。原身难过自卑之余,努力打工想争取自考,却在某天打工回来,发现姥姥被姥爷酗酒打死,惊恐过度之下慌张逃了出去,意外在半路上被一辆豪车拦住,从此为他的死亡拉开序幕。


拦住他的人说是他父亲的助理,要把他带去京城见父亲,原身本就呆笨,加上受了惊吓,浑浑噩噩地很快就被带到了京城,可到了京城后,他第一个见到的不是那助理口中非常想他的父亲,而是父亲的妻子——而且,这个妻子,居然还不是他的妈妈。


在新妈妈和新妈妈的孩子的话语讽刺下,原身磕磕绊绊地明白了他是个私生子,他虽笨,但不痴傻,他知道私生子是很不光彩的存在,一时之间非常羞愧,立刻就想离开,可是却被新妈妈拦住不让他走,而后来赶来的爸爸更是对他很好,给他衣服,给他好吃的,还不打他!原身本就缺爱,一下子就沦陷进去,甘愿留下,只求能每天得到一点关爱。


就这么在洛家生活了半年,本来底子就极好的原身被扮成了赏心悦目的小少爷,每天都乖巧遵循爸爸和新妈妈新兄弟姐妹的话,生怕会惹到他们不高兴,却在某天听到某个佣人议论,说爸爸他们要取他的眼角.膜和骨髓。


原身本不相信,可接下来没几天就被那些好家人哄着去了医院。那些人说是帮他体检,却给他做了很多关于眼睛的检查和化验,原身再笨,这时候也明白了,脑海里浮现出他小时候见过的那个靠乞讨生活、结果不小心被车轧得血肉模糊的瞎子老头,整个人都惊恐到几乎崩溃,可即便如此,他也没想离开,极度缺爱的原身居然因为洛家给予的那一点虚假可怜的关心,宁愿变成瞎子。


可惜退让到这个地步,他也没得到一丝尊重和温和,他那同父异母的哥哥妹妹看他不顺眼,故意把他带去了一个夜总会,嘻嘻哈哈地说原身既然那么缺爱,就找七八个人给他开.苞,好好疼疼他。原身虽然懵懂,但不会连这种恶意都觉察不出来,拼命地侥幸从里面跑了出来,在外面游荡了两三天,就在某天傍晚被人打昏了。


再醒来——就已经变了一个人。


可以说,是非常憋屈悲惨且懵懂可怜的一生。 记住网址m.xswang.com


洛议之叹气又叹气,他猜测原身可能是被打了后脑勺后没多久就死了,然后被他还了魂。


说实话他觉得这个原身很可怜,其实没做错过什么,一直也非常努力地生活,想改变他的命运,得到的却从来都是虐待、残忍、侮辱、欺负,以及虚假的算计,还没得到过一天真正的疼爱,就浑浑噩噩地死了。


即便他因为出生而被迫烙上了原罪,也在死去的那一瞬间,都消解了。


就算原身没死,其实对洛家那群人也没有丝毫亏欠,他从小吃了无数苦,根本没沾到洛家的任何富贵,甚至连洛家这么一个存在都半点不知道。后来懵懂地被找回去,过了半年好日子,也不过是因为洛家人想挖取原身的眼角.膜和骨髓。


原身因为这群洛家人,不但差点成了瞎子,还险些被轮.奸,洛家那些人的恶意,已经过分畜生了。


但更戏剧更重要的问题是——


他发现原身其实连所谓的那一丝原罪都没有啊!!!


他刚刚用灵气通经脉骨骼的时候,发现这具身体的骨龄其实不是十九,而是二十岁零三个月!


但从记忆里来看,原身的父亲洛庆城和洛夫人夏恬影在两个半月前庆祝了他们二十周年结婚纪念日,还说他们是一见钟情后在第二天闪婚登记,那原身岂不是在他们相遇之前就出生了,那时候洛庆城还是单身,原身这算哪门子的私生子???


直觉让洛议之感觉到这事情的不一般,洛家肯定有龌龊,这事儿真相怕是不简单。但不管怎么说,他对于洛家龌龊也没太大兴趣,只是更为原身感到唏嘘、可悲可怜。


但不等他再捋捋这件事情,一阵焦急杂乱的脚步声就在外面响了起来,洛议之连忙套上外套往窗外探头一看,就发现几辆黑色的豪车正从外面的大门开进喷泉前的宽阔行道。


灵敏的听觉让他捕捉到前面几个佣人的话,貌似是裴宴渊回来了。


难不成是知道医院治不好,要回来求他了?!


洛议之矜持有度地整理了下衣服,不紧不慢地走出房间和走廊,然后......成功瞻仰到了就要消失在内区大门的黑亮车屁股。


“......”洛议之:“很好。”


看样子根本就没想来拜访他这个医圣大手。


洛议之扭头就走了回去,暗暗磨牙。


嘁,不找他拉倒,他正想体验体验这个世界的奇妙之处,比如那些堪比法器的科技产品,谁都别想打扰他!来求他也不行!


洛议之先打开的是电脑。


原主智商虽有缺陷,但也不是智障,简单的电脑操作还是会的,所以洛议之根据记忆先把电脑的基本功能都顺了一遍,然后就打开浏览器,搜索了草药大全。


洛议之现在非常清楚这个世界没有灵草,他如果要想炼药,就只能利用这些普通草药,然后融合他的灵气,尽量炼出效果好的药汤。


没错,是药汤,他一向不喜欢炼丹,因为大多数丹药都长得很不优雅,衬托不出他超凡绝绝的气质,而且丹药里的丹毒会更多,即便极品丹药也不能完全剔除,很多炼丹师因为自身天赋不够,炼药汤时会造成大量药气逸散,以为药汤比丹药效果差,更低级,其实并非如此。


洛议之花了整整两天把电脑里能搜到的正规药草知识都浏览了一遍,他自小就有过目不忘的本事,这么一遍后,也就对这个世界的药草有了比较全面的认知。


虽然绝大多数药草他都没见过,但是也没什么关系,毕竟炼药的根本是熟知和融会贯通各种药草的药性,只要记住药性,也就没什么问题。


洛议之在脑海里迅速过了一遍治疗裴宴渊所需要的药汤和药方,啪啪啪打了一页药草名儿,为了掩人耳目,他甚至还要了一系列秤盘小金锅酒精喷灯等仪器。


然后洛议之就从走廊那扒拉了个保镖,向他要赵助理的联络方式。


保镖王大山虽然狐疑,但想到赵助理之前的吩咐,还是乖乖给了。


不过三十分钟,洛议之的一切行为就都传到了转醒不久的裴宴渊耳中。


“没事,他要什么,你们都给他准备。”


裴宴渊这一次昏迷两天,整个人都虚弱得很明显,喝了些白开水,听了些安士国对他身体那糟糕状况的报告,竟是产生了一丝荒唐的幻想,期待那少年能有真本事。


但这想法也仅是一闪而过,裴宴渊绝不是会把重宝压在这种一看就很荒唐的事情上的人,留着那少年最大的原因只是因为要调查他们的阴谋把戏,直接道:“种伯,之后那洛议之就主要就交给你,如果他......咳咳,有什么想要的,你直接安排。”


“少爷,你这......”


站在床尾的管家种伯面露质疑,身为裴宴渊的心腹之一,他已经大概了解了这个洛议之和自家少爷发生的事情,对洛议之很是不满和偏见。


“少爷你不会信那个洛议之吧?那少年恐怕就是爬床后怕少爷你整治他,故意编什么瞎话,还编得那么离谱,根本不能信啊!而且他要是在给少爷你喝的药里乱加东西,那岂不是......”


“种伯,我心里有数,你照办就是。”


裴宴渊微微皱了下眉,种伯还想说些什么,但终究是没有开口,毕竟自家少爷的计谋肯定是比自己想的要厉害,种伯这么自我安慰着,又道:“我知道了,少爷,你有没有什么想吃的?我去让李嫂给你做。”


“我暂时还没有什么胃口,种伯你就让李嫂做些粥水就行了。”裴宴渊起身想坐起来,种伯连忙去扶,又在裴宴渊身后垫了一个垫子,裴宴渊这么一动,竟是虚得出了一声冷汗。


“赵诚,你继续汇报。”


“是,裴董。”


赵助理收敛了下神色,继续说:“这次给您下药的事情,主要是由裴世宏和郭家人一起谋划,同时买通了保镖副队长孙道海,在水里给您下了药。那药是郭家的长孙郭城合从国外带来的新药,本意是准备让郭家三孙女郭月晨......”


赵助理顿了顿,没细说,只道:“但是郭月晨被神不知鬼不觉地换去了另一间房,和王家的小孙子王天臣发生了关系,而洛议之被送到了您的房间,对不起,裴董,这一番动作我还没有查清楚,我会尽快细查!”


这事儿几乎算是意料之中,裴宴渊没什么大反应,咳嗽了几声,喉间顿时涌上一股腥甜,他喝了好几口水,才压下了恶心。


种伯在一边听那咳嗽声听得心疼不已,他是看着裴宴渊长大的,他怎么能接受在送走了老爷夫妇后,又白发人送黑发人。


为什么裴世宏那对黑心肝的夫妇就能这么健康长寿,老天不长眼啊,好人不长命,坏人活千年!


“赵诚,这事儿你继续查,一定要查出来把洛议之换掉郭月晨的人。”裴宴渊好受了些后,便继续道:“至于裴世宏那边,先放一放,我还有别的安排,但郭家可以直接教训了,之前让你搜集的那些郭家的证据,找个合适的机会上交给官方。”


“是!裴董。”


“还有......”裴宴渊喘了口气,却感觉气管愈发发堵:“洛议之的......咳咳,背景查清楚了吗?”


赵助理:“查清楚了,洛议之真名其实是洛以,年龄十九岁,是洛家半年前从贫困县寸云县的白庄镇接过来的,是洛家的私生子,之前一直养在他姥姥姥爷家,这次因为姥爷酗酒家暴死了他姥姥,才被接了过来,但是一直养在洛家老宅,很少能在外面见到他,听说这个洛以......智商有些缺陷,性格怯懦软弱,内向缺爱,四天前突然失踪,洛家派人也没找到他。”


“怯懦软弱,内向缺爱,智商有些缺陷?”


裴宴渊脑海里浮现出那少年骄傲霸道地骑在他腰上,还讽刺他没本事的模样,以及后来一个比一个灵动狡黠的小表情,唇角露出些讽笑,“装的还挺真。”


赵诚默默同意,虽然和洛议之相处不多,但他也觉得这些形容和那个少年完全不搭边。


“裴董,我会进一步仔细调查这个洛以。”


“顺便查一下他那个姥姥姥爷家,他这十九年的生活都给我做个报告,既然一直表现得怯懦软弱,不可能一下子就变成现在这样,里面肯定有内情,说不定......咳,咳咳,与指使他的人有关。”


“是。”赵助理连忙应下。


“还有。”裴宴渊眼神从窗外收回,浮现出一层冷意,“把我病重活不过一个月的消息散发出去。”


***


当天晚上。


京城几大家族全都间接“打听”到了裴宴渊活不过一个月的消息,不少小家族也通过裙带关系得知了此事,瞬间掀起了一阵汹涌暗流,表面上全都在扼腕唏嘘,实际上不知多少人在暗地里幸灾乐祸,兴奋不已地就等着裴宴渊裴三爷赶紧病死,好让他们能趁机混乱分得一杯羹!


其实就算不能分到羹,他们也盼着这裴三爷早点死,毕竟自从这裴三爷裴宴渊带领裴家占领了华夏商业巨头,以绝对的优势盘踞京城势力,成立京城企业联合协会并占了最大股东,虽的确是为各家企业谋了不少方便和好处,可也建立了规矩无数,号召什么“商起于民就要还利于民,对民负责,做事从商都要光明正大无愧于心......”,本来他们还以为是和往常一样,立下标语,但实际操作就心照不宣,可谁知道这裴宴渊居然还真的那么严苛狠辣,断了他们不知多少利益!


甚至在一年前还把一个不过是卖了些过期药和假疫苗的国内百强药企董事长送进了监狱,得罪了好几个要保那董事长的官员,害得他们这些企业联会里的成员最近简直麻烦不断!往常的“通融”全都消失,办起事儿来难得要死。


他裴三爷简直就是可恨至极!


不过,好在这裴三爷就要死了,可真是苍天有眼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