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间
笔趣阁小说网 > 凡尘劫之灵珠 > 第68章 白衣公子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笔趣阁小说] http://www.xswang.com最快更新!无广告!

一百多年前,东秦大涝。


某日雨夜,一只狼妖幼崽因饥饿误闯农居,被老农发觉,使了锄具险些被殴打致死。


那日一阴阳道袍男子凑巧御剑路过,无意间瞧见地上被一众老农围打到气息奄奄的狼妖,一时竟念起昔年在村落时,自己被幼童欺凌,有一狼犬相助解困的画面。


一时间,男子起了恻隐之心。于是乎,他施了道法召来一片黄土尘埃,在众者哀哉之际,一把跃下去抱起狼崽,离了开去。


经年以后,狼妖修炼化形,以一片赤诚之心袒护男子。不论男子杀人亦或大肆抢掠,狼妖只是一心一意相护。


因着狼妖生得一副妖孽俊美容貌,男子瞧得心生嫉妒,暗暗疏远狼妖。狼妖心急,连夜施展狼族秘法永久改变自己容貌,直至气数方尽才得可解除。


那男子,便是程刚。那狼妖,便是何平。


“三哥哥救了阿平一命,又为阿平取名,阿平无以为报,唯有一片赤诚之心交与三哥哥。三哥哥,日后,阿平来保护你。”


他永远记得,何平化形那一日,对他信誓旦旦的承诺和那纯净无邪的笑。


阿平,他的阿平,他的小五走了。


他的阿平为了救他,屡屡重伤,这次仍是为了救他,却不再是重伤,而是直接陨了命。


“阿平,三哥对不住你。且待三哥重拾心绪,为你报了这仇!”将何平的尸体纳入灵虚界,程刚沾满血的手抹了泪,提起长剑缓缓站起身来,睚眦欲裂地盯往洛歌的方向。


那阴毒狠绝的目光,叫林策与萧惠容瞅着身子禁不住打起寒颤来。


祁酒一手紧紧抚在琴弦上,只是蓄势待发。


“诛我妻儿,杀我阿平——小儿,我必要你命!”程刚一跃而起,以诡异的出奇的速度直奔洛歌身前,扼住她的脖颈,使劲往上提了起来。


“苏苏!”


祁酒温润的面多了一道裂痕,他欲上前却听得程刚猛地一声大吼:“她命在于我之手,谁人焉敢过来!”


众人俱是顿下上前的脚步。


“程刚,你欺负一个弱女子,颜面何在?”林策厉声喝道。


“颜面?若顾及颜面,”程刚挑挑眉,扼住洛歌脖颈的力道倏然增加了些许,“你们为何要杀我妻儿!”


“人不欲诛我,我不轻易诛人。”没了空气,洛歌直觉脑海一片空白,她皱皱眉,居高临下地俯视程刚,不曾有丝毫服软。


程刚心头杀意愈盛,他挑唇冷笑:“好,好一个人不欲诛我,我不轻易诛人!我到要看看,你是何方神圣,长了何等容貌,敢说这般猖狂的话!”


在他伸手即将掀起洛歌面上轻纱时,洛歌忽而冷笑一声。


与此同时,一柄金黄色的长剑从天而降,直奔程刚。


程刚猝不及防,连忙松开洛歌,朝旁头退去。


在洛歌即将落地时,她旁头的祁酒蓦然化开凤鸣琴,上前稳稳抱住前者,将之轻轻落向地面。


“苏苏可还无碍?”祁酒轻轻地问。


“死不了。”洛歌抬头看着面前那把刻有古老铭文的金黄色长剑,黑纱之下唇瓣勾勒而起,“阿酒且看着,好戏要来了。”


“谁人在此偷袭,还不快现身!”程刚握紧佩剑,紧张地四处张望。


天边凝出一抹白光,一道白影从天而降。落至金色长剑身旁,一把握住,剑尖直指程刚。


且来道一道这白影容貌,乃是个俊逸若仙的公子。但见他一头发白如雪,以玉簪绾住,任其随风飘扬。剑眉之下一双金色之眸熠熠生辉,炯炯有神。公子手握长剑,远远瞧去竟似是个画里来的仙人。


“掌,掌门……”林策怔怔地看着白影,蓦然想起曾在那里打扫阁楼时见到的一幅画卷。


画卷里的人儿,可不便与眼前人一模一样么?


“阿泽,你有没有觉得,那把剑很眼熟?”魏无痕眼角微微抽搐。


“传说,上古时代凡界混乱。有一炎帝之后,名曰蚩尤。蚩尤不服中央轩辕黄帝专治,联合各大部落进攻,意图夺回天下。逐鹿一战时,黄帝因蚩尤有仙族相助险些挠北。后来,战场突然出现一片尘埃。尘埃后,一柄通体金色,上可有古老铭文,以龙为魂的长剑竖叉在尸体堆之上。”看向白衣公子时,水泽空一双凤眼里饱含深意,“那柄长剑,便是日后轩辕黄帝的佩剑,以他之姓为名的——轩辕剑。”


“那照你这般说法,他莫不成是轩辕黄帝之后?”萧惠容猛地一惊。


那可是传说里神话一般的存在,那可是整个人族里最闪耀的星辰。若是他的后人,必定是要被万人所敬崇的!


“不,他不是。真正的轩辕黄帝之后,其实一直都在莽荒大陆,而且大家也都听过。他只是拥有一颗侠肝义胆的剑心,所以得到了轩辕剑的认可。”林策微微摇头,眼底暗暗浮起一抹激动。


想不到第一次见到他的真容貌,竟是在这样的战场上。


“尔等邪教小辈,胆敢放肆?”白衣公子冷冷一笑。


“你乃何者?”程刚如临大敌似地看着面前之人。


这白衣公子明明没有任何气息,却能够给他一种死亡的威压。这般情况下,他不是成仙得道者,便返璞归真的高手。


白衣公子没有搭理,只是反手随意斩出一剑。浩荡的剑气扑面而去,犹如强龙压江。程刚连反应的机会都不曾有,胸口便被轰中。


他有些不甘地看看面的淡漠白衣公子以及众人,最后将目光投向洛歌。


倏地,他满是鲜血的唇大大勾咧起来:“哈哈哈哈哈!因为我是邪教,所以要铲除我!哈哈哈哈哈!天道不公,天道不公啊!”


程刚猩红的眼死盯着洛歌不放,声音嘹亮而阴冷恐怖:“杀我妻儿,杀我阿平,你好狠的心啊!今日,我程刚在此,以我之名立咒——诅咒你,死后不得其所,一世不得善终!”


话音适才落下便见他化作了一道带着颜色的风,伴着浩荡剑气散在这天地间。


“苏苏,全当他开了个玩笑话,莫往心里去。”祁酒皱起眉头来。


洛歌抿唇不言。


古有民声咒夏桀,咒商纣,咒幽王,俱是以亡国而终了。


诅咒从不会不灵验,不是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