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间
笔趣阁小说网 > 我能解万物 > 第三十四章 那些还保有理智的成员们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笔趣阁小说] http://www.xswang.com最快更新!无广告!

拐棍带着夏稻来到练习场边上,开始一一介绍起这些同伴。


她单腿站立,一只手轻抬起拐杖,在地面上敲击起来,她朝着所有正在练习的团员大喊道:“先停一下,过来见一下新人!”


其他人听到拐棍的喊声,笑嘻嘻地聚了过来,站在他们前面,好奇的看着夏稻,窃窃私语。一个身材火辣,上身只穿着一条抹胸,下身穿着一条短裤,光着腿和脚丫,但却长着猫头的女人拉过来一把椅子,示意拐棍坐下。


拐棍向她表达了谢意,坐了下来。


“这位是斯特,因为被污染了所以变成了猫的脑袋。她是这里的驯兽师。”


斯特的猫头冲着夏稻点了点,咧开猫嘴,露出了两对尖牙。


“你好呀新人!”


“啊你好,我是夏稻。”夏稻连忙介绍自己。


随后拐棍向他介绍起所有人。


“长着被拔光毛鸡翅膀的沧桑金发男子是迦列,他曾经是个天使,掉到这里之后,原本的翅膀被污染成了无毛鸡翅。按照格温先生所说,一般的生物掉进来之后,最先会被污染的部位通常就是他们所最重视的那个部位。他现在算是,额,马戏团的清洁工吧。”


沧桑男子抱着手,对着他说道:“你好,我是迦列!是个可悲的保洁人员!希望你以后尽量少弄些垃圾,不要在增加我的工作量了!”


夏稻回想起他刚刚在地上追着羊粪去捡的画面,心中有些同情他。


“小子,你是人类对吧!你是从哪个位面来的?”穿着礼服的灰白头发男子看着他手腕上的深空之门问道。


“我,我是蓝星来的、夏之国的人。”


“现在是哪一年了!”灰白色头发激动起来,走、冲过来抓住夏稻的双肩,激动地问道。


“3000年,我进来的时候是从一个浅层掉进来的。”夏稻回答道。


“3000年了,竟然已经这么久了啊。”灰百头发的男子喃喃道。“对了,我是奥古斯特·德雷斯,也是蓝星的人类位面的!我是一个称号先知,是1996年掉进来的。我的老师是大贤者克拉夫特......”


“克拉夫特?奥古斯特?记录了梦境以及诸多外族,给人类留下了无数宝贵信息的贤者克拉夫特和奥古斯特?”夏稻震惊了,“你,你是奥古斯特本人?你不是早就已经......”


奥古斯特叹了口气,低落地说道:“对,就是我。以后我们再说吧。抱歉,我有点激动了。”他垂头丧气的坐在了地上,拐棍敲了敲椅子把,“喂喂老古,别忘了规则啊,你这状态可不行的。”奥古斯特惊了一下。赶忙勉强自己笑起来。


见夏稻一头雾水,拐棍解释道:“这里的规则就是,被污染的家伙们不管有多沮丧,多难过,都必须保持笑容。或者至少不能有表情。”


“难过的时候必须保持笑容?或者不能有表情?”夏稻觉得这实在是有些困难,疑惑地问道。


“对,只要是被污染了的,都必须遵循这个规则。”


“如果难过的时候哭了呢?”


“那污染的程度就会加深,你会变得更加扭曲,最后失去理智变成一个真正的怪物或者物件,永远地沉沦在这里。”


夏稻转过头,看着自己背上的四条触手,若有所思。


“请问,和我一起掉进来的那个古老者呢?”


“你不是早就见过了?”


“啊?并没有印象啊......”


“你面试的时候应该就见过它的,如过你没印象,一定是忽略了。那个家伙没能保持住理智,变成了其他的东西。”


“其他的东西?”


夏稻回忆了一下,心中猛然一惊,“提琴!格温先生手里的那把提琴!”


“没错,那就是它了。”拐棍冷漠的说道。她没在继续这个话题,指向边上趴着的人面狮身的生物,接着介绍道:


“这位是乌拉诺斯,以前也是个人来着,结果不知道怎么就扭曲成这个形态了。”


乌拉诺斯抬起一条后腿,抬起下巴给自己抓起痒。“新人,到时候来我这里学手艺吧!我教你跳火圈!”


“......”夏稻有些尴尬,没有接话。


巴特跳起来围着他飞了两圈,有些兴奋地说道:“不不不,他该跟我来学抓羊!”


“闭嘴!”一个同样梳着双马尾,身高接近三米,一身腱子肉的刚毅女士一脚将它踹飞,挥舞起一把铁锤,眉飞色舞地说:“小家伙!跟姐姐来砸大锤吧!不管是什么,只要一下!通通都能砸的粉碎!哇哈哈哈!”大锤在她手中飞快地旋转起来,带起了一阵狂风。


“这个人鱼是诺娃......嗯,以前是个人鱼族的,现在嘛......不好说......”拐棍看着疯狂旋转大锤的诺娃,叹了口气说道。


“......这人鱼未免有点......画风太过清奇了吧!”夏稻心中默默吐槽着。


似乎了解他心中所想,拐棍也无奈地叹了口气,说道:“没办法,在这里就是这样,被污染了之后,就会变成各种各样的奇特形态。”


夏稻想了想,又回头看向自己背上长出来的触手们。他能从其中感受到强烈的扭曲,但是自己本身却没有任何症状。


“不用看了,你没有被污染,也没有扭曲。这些触手似乎是靠汲取你身上的扭曲来生长的,这形态十分神奇,我也说不清楚。等一会我再带你去仔细检查一下,虽然可能会有些风险,但是应该问题不大。”拐棍说着,一只手将手杖立在地上,扶着着它配合自己的独腿从椅子上站了起来。


她复杂地看着周围的伙伴,眼神里透露着疲倦和感伤。“现在这里的,除了黛阿和团长,就是这个梦境中所有保持最完整理智的了。走吧,我带你去见见其他人吧。你可别被吓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