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间
笔趣阁小说网 > 至尊神医阳顶天全文阅读 > 652 逗她玩玩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笔趣阁小说] http://www.xswang.com最快更新!无广告!

阳顶天就苦逼了,有些渴,尤其是看到她喝,更是渴起来,但若离开去买喝的,那就只能认输。


阳顶天只好不上岸,索性就回头游,这次游在南月衫前面,南月衫就在他后面不远处跟着。


游到一半,阳顶天突然心念一动,灵力放出,感应到远处有几条鲨鱼,三号泳场接近海边了。


“逗她玩玩。”


他不是想要作弊,跟妹子打个赌还作弊,那太没意思了,而是因为,有桃花眼,南月衫无论如何赢不了他的,这么傻不愣登的游来游去,没意思,不妨就逗南月衫玩玩。


他灵力一动,几条鲨鱼如飞而来,突然就在南月衫身前窜出水面。


南月衫一眼看清是鲨鱼,而且不止一条,刹时就慌了,尖叫一声,猛地就呛了两口水。


还好她游泳技术确实不错,忙一个翻身就往后游,可后面也出现了鲨鱼,前前后后,起码七八条鲨鱼,露着尖利的牙齿,瞪着凶残的眼珠子,仿佛随时就要把她撕成碎片。


南月衫一世人里,哪经过这场面啊,一吓之下,又连呛了几口水,顿觉身子发软脑袋发晕,完全慌了神。


就在她接连呛水之际,突觉身子被抱住托出水面,她略一定神,看清是阳顶天。


阳顶天也装出惊慌的样子:“有鲨鱼。”


南月衫几乎要哭了:“怎么办?”


“我们游到礁石上去。”


阳顶天叫:“南助理,你还能游不?”


南月衫本来再游几个来回也没事,可刚才一吓之下,又呛几口水,只觉一股气堵在胸口,四肢软绵绵的一点力气没有。


“我游不动了。”她带着哭腔:“救我。”


“不要怕,我带你。”


阳顶天一脸雷锋的神勇,一手托着南月衫,一手划水,鲨鱼在前后飞快的游动,并且不时跃出水面。


南月衫吓得面色惨白,她是精英没错,可那是在公司里,身在江里,面对鲨鱼,她跟普通的女孩子没有任何区别,心发慌,头发晕,手脚发软。


要不是阳顶天托着她,她绝对浮不起来,呛两口水,就会晕过去。


阳顶天带着她,手有些不老实,因为阳顶天换了一个仰泳的姿势,双手搂着她,把她半托在身上的,这么搂着,规矩的,应该搂着她腋下,可阳顶天的手时不时划一下水,又回来搂她,然后就会抓到她的胸。


但这会儿南月衫已经完全顾不得这些了,给阳顶天占便宜算什么,可怕的,是身边游动的这些鲨鱼啊。


鲨鱼一般不会出现在江里,南月衫经常在这里游,从来没碰到过,想不到今天居然碰上一群。


盯着那些鲨鱼,她的脑瓜子里想到的,全是鲨鱼冲上来撕咬她身体的可怕镜头,至于阳顶天的爪子摸到她胸上,她已经完全没有感觉了。


这时离礁石还有一公里的样子,阳顶天游得也还算快,但在南月衫的映象里,仿佛过去了一个世纪那么长,直到阳顶天把她托出水面,让她坐到礁石上,她才清醒过来,身子一下就软了,伏在礁石上,好半天动弹不得。


“南助理,你没事吧。”


阳顶天也上了


礁石,装做关心的问,其实心里在大骂笨蛋。


先前只顾得过手瘾,就没想到把南月衫脖子上的系带给解开,要是把系带解开,以南月衫这会儿的情形,一定是大走光,那就精彩了。


“我没事。”南月衫虚弱的摇头:“谢谢你了阳经理。”


“别客气。”阳顶天谦虚一句,回头看看,道:“那些鲨鱼哪来的,鲨鱼一般是海里的吧。”


南月衫这会儿心中还怦怦跳,摇摇头,没有力气回答他。


好半天,南月衫才勉强恢复过来,看向江面,风平浪静,那些鲨鱼也都不见了。


“南助理,好些了吧。”


阳顶天一脸关心的样子。


下水之前,南月衫是极恨阳顶天的,这家伙,羞辱她两次了,但这会儿,心里倒多少有点暖暖的,道:“我好些了。”


“现在怎么办?”阳顶天问。


南月衫身上有了点力气,身子坐直一点,抬头向对岸看。


三号泳场游泳的人不多,一般都是些高手,或者是喜欢游野泳的,这会儿对面一个人也没有。


而她的手机什么的,又都放在寄东西的柜子里,也没办法通过手机求救。


“你说,那些鲨鱼还在不在?”


她看一眼阳顶天,问。


“不知道。”阳顶天摇头:“可能没在了吧,这边到底是江水,鲨鱼受不了淡水的吧,不过我也不太清楚。”


他说着看南月衫:“你的意思是,游回去?”


这不废话吗?又没手机,无法求救,不游回去怎么办?


但南月衫自己心里也害怕,想了一下,道:“就怕还有鲨鱼。”


“有可能。”阳顶天点了点头,看南月衫脸色发白,好看的头发给水打湿了,也有些蓬乱,这个样子,没有平时那么精致好看,却反而给人一种另外的剌激感。


花在枝头很香,把花摘下来,一点点撕碎,再丢到泥巴地里,却似乎也另有快感。


阳顶天突然觉得,自己好象有些变态了。


于是他摇头:“也不一定,也许走了吧,这边是淡水,它们可能是追鱼群,追进来了,现在应该走了。”


他这个推论,有一定道理,南月衫点点头,想了一下,道:“我们再等一下吧。”


“好。”


阳顶天便也坐下来。


礁石不大,他差不多是紧挨着南月衫坐着,脚松开,碰到了南月衫膝头,南月衫好象没什么感觉。


又坐了一会儿,南月衫有些坐不住了,她先前呛了水,加上惊吓带来的精神剌激,这会儿只觉得口中又干又涩又苦,极度难受。


但她还是先问阳顶天:“阳经理,你说,鲨鱼还在不在?”


“应该不在了。”阳顶天也有些口干了,不想再坐下去,虽然南月衫是大美人,而且半裸着,可只能看着,膝盖挨一下,并不能做别的,久了也就觉得没意思。


“那我们游回去?”


南月衫看向阳顶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