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间
笔趣阁小说网 > 赖上冷艳女总裁 > 第371章 作妖的表姨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笔趣阁小说] http://www.xswang.com最快更新!无广告!

看到杨牧的第一时间,她就联想到李曼的“男朋友”。


只是之前李曼明确表示,他男朋友有事不会来了,看李曼失落的样子,绝对不可能是假的,所以她又排除了这个可能。


“你是?”耿秋兰询问。


“李曼在家吗?”杨牧询问,又看了一下门牌号,确实是一单元三楼东户没错,不由有些疑惑。


怎么李曼约她来家里吃饭,她跟他父母不来开门,反倒是另一名中年妇女开的门,难道李曼家里还有别的客人?


耿秋兰瞳孔收缩一下,眼底瞬间充满了戒备与敌意。


她又不是傻子,从杨牧的问话与动作中,立时就确定了此人就是李曼男朋友杨牧。


眼前之人高大挺拔,外形上不知道甩了邵刚几条街,就算工作上比不上邵刚,只是一个小小的保安队长,邵刚能够胜出的希望也不大。


毕竟两个人能不能成,除了身价地位之外,还要看颜值气质,能不能聊得来等等,是要综合考量的。


“不行,要给他上上眼药。”


耿秋兰心里瞬间转过这个念头,然后她眉头一簇计上心来,嘴里嚷着“不在,不需要,不买”,砰的一声把房门给关上了。


“什么情况?”


杨牧揉揉鼻子,颇有些茫然。


这里是李曼家没错,他之前来过这里,是肯定不可能走错的。


这个自信他还是有的,身为一名久经训练的特工,如果连去过一次的地方都找不到或者说是找错了,他也就不用混了,直接找块豆腐撞死得了。


既然没错,那现在是什么情况?


杨牧暗暗思忖,却想不出所以然来,毕竟手头上线索太少,李曼也只是告诉他,让他中午来吃饭,并没有说表姨妈想帮她介绍对象的事情。


所以,杨牧纵然是聪明敏锐,也想不到是耿秋兰是想破坏他跟李曼感情,故意把他拒之门外的。


他能想到的唯一可能性,就是李曼家里有情况,她们或许有危险。


唰!


一念至此,杨牧的神经瞬间紧绷。


安耐住直接破门而入的冲动,耳朵贴在门板上,倾听里面的情况。


客厅里。


李妈妈见耿秋兰气呼呼的,忍不住询问,“秋兰,外面是谁敲门?”


“一个上门推销的。”


耿秋兰解释,并摇头吐槽:“现在的推销员真是越来越过分了,居然还逐个敲门,我都说不需要了,居然还想要进门来。”


她的演技很好,李妈妈李曼母女,都被她给骗过了,还以为真的是推销员呢,也就没有多说什么。


门外。


杨牧倾听了片刻。


虽然隔着一扇门,听不清里面到底说什么,不过他却听到了李妈妈跟李曼说话的声音。


虽然说话的内容听不清,可是有一点却能肯定,那就是她们语调正常,没有惶恐紧张或者是受恐吓的迹象。


呼!


杨牧舒了一口气,庆幸自己并没有直接破门,不然的话里面没危险,他却直接砸门进去,那就闹大乌龙了。


“看来我还是神经太紧张了。”


杨牧摇摇头,再次抬手敲响房门。


“这又是谁?”


李妈妈疑惑的看了一眼房门,因为她的身体不太好,家里平常很少来客人的,今天却接二连三的有人来。


“对呀,该来的没有来,倒是不该来的,却一而再再而三的敲门。”李曼撇嘴嘀咕一句,用这种方式表达对耿秋兰的不满。


耿秋兰脸色一黑,不过脸皮够厚,而且脸上涂了一层霜,很快就掩饰过去了,起身道:“我去看看。”


“还是让曼曼去看看吧。”李妈妈说道。


耿秋兰一个客人,哪有让她接连去开门的道理。


“我去看看吧。”李曼也想到这个,起身走向大门。


嗖!


耿秋兰却一把拦住她,道:“曼曼,你坐着,表姨去看看就行,应该还是之前那个推销员,我去把他骂走,都说了不需要了,居然还不依不挠的敲门,当我们没脾气还是咋滴。”


“表姨,我去看看吧。”李曼道,对表姨口中的这个推销员产生了一丝好奇。


“别!”


耿秋兰连忙阻拦。


外面应该就是李曼的男朋友杨牧,如果她过去看了,岂不是就穿帮了,不过如果坚持阻拦,怕是也会引起李曼的怀疑。


不过,这也难不住她,她很快就想到理由,煞有介事道:“曼曼,还是让我去吧,现在社会上坏人很多的,有不少借着推销、修燃气灶、送快递等名义上门查看,家里有没有孩子或者是美女,为后面的犯罪行为做准备,你一个漂亮的女孩子,要是被对方看到了,搞不好会有麻烦,还是表姨去看看吧。”


“哪有您说的这么夸张。”李曼哑然失笑,对此很不以为然。


“怎么没有,你是不知道,现在世道有多乱。”


耿秋兰一本正经的胡说八道,三两步走到门口,攥着门把手把房门拉开一道小缝隙,冲着外面斥道:“我说你这人怎么回事,都说了不要洗发水,不买保险,不办信用卡,没点外卖,你还没完没了了是吧,你赶紧走,不然我可要报警了。”


唰!


一句话说完,耿秋兰手掌一甩,就要再次把房门关上。


要是一般人,肯定会措手不及,被再一次的堵在门外,可是杨牧是什么人,当然不会两次被堵。


甚至是,连第一次被关在门外,都是他没有搞清楚情况,并没有出手阻拦的想法,所以才让耿秋兰得逞的。


现在,搞清楚了里面情况,而且透过门口的小缝隙,也看到了里面的李曼,他虽然不知道发生了什么,却不可能再次乖乖被关外面。


手掌一探,五指如同钢钩般,死死的把房门抓在手里。


耿秋兰倾尽全力,却根本无法推动分毫,又是气愤又是心虚,斥道:“你这人怎么回事,都说了不在不需要不买不办,你听不懂还是咋滴。”


“我想你误会了,我是找李曼的,她就在里面。”杨牧手掌轻轻用力,直接把耿秋兰弹开,手指朝着李曼一指说道。


是李曼邀请他来的,就算是李曼不欢迎他,也要李曼或者李曼的家人亲口说出来,这个不知道哪里冒出来的人,根本不能代表李曼的意思。


门口的争执不小,把家里所有人目光吸引过去。


这其中自然也包括李曼,他看到门外的杨牧,眼眸一下子睁大,惊喜道,“杨大哥,你怎么来了?你不是跟朋友…”


“接到你的电话,我就风驰电掣的赶来了,你不会是不欢迎吧?”杨牧笑着说道,并扫了耿秋兰一眼。


“小杨来了,快进来坐。”


看到杨牧出现,李妈妈眼眸也是一亮,慌忙招呼他进来,并对着耿秋兰介绍:“秋兰,他就是杨牧,曼曼的男朋友。”


这一下,耿秋兰没法装糊涂了,打哈哈说道:“小杨是吧,真是不好意思,听小曼说你今天不来了,我一时没有想到是你,还以为是外面推销的呢。”


“你不知道现在推销的有多猖狂,什么推销洗发水,推销办信用卡,推销买保险的不要太多了,而且你这形象也有点像,所以我一不小心就认错了。”


耿秋兰喋喋不休的说着,嘴上说着不好意思,表面上是在向杨牧道歉,可是字里行间,却全是贬低杨牧的。


杨牧一阵无语。


他的形象跟送外卖或者是推销员大不一样的好吧。


不过一时搞不清楚耿秋兰的身份与目的,他也不太好直接反击,只是郁闷的揉揉鼻子。


“秋兰!”


李妈妈看不下去了,低喝呼唤一句,冲杨牧说道:“小杨,这位是曼曼的表姨,比较喜欢开玩笑,你千万别放在心上。”


“没事…”杨牧摇摇头。


虽然对耿秋兰很有些无语,不过李妈妈都道歉了,他也不好多说什么。


不过,对耿秋兰却挺冷淡,看了李曼一眼,轻声问道:“李曼,你怎么没说你表姨跟表姨夫也在。”


听杨牧说邵刚是耿秋兰的丈夫,李曼好一阵瞠目结舌。


先是自己老妈说邵刚得有四十吧,现在杨牧更是把他跟耿秋兰凑成一对,可是一个比一个犀利呢!


噗嗤!


忍了一阵,终究是没忍住,李曼扫了耿秋兰一眼,恶趣味的说道: “表姨找了个对象,带来让我爸妈把把关。”


唰!


耿秋兰闹了个大红脸,讪讪道:“曼曼,别开玩笑,邵总可不是我对象,是我带来给你介绍道对象。”


杨牧是什么人,吃什么都不能吃亏。


前面被耿秋兰两次拒之门外,而且还刻意的贬低,现在当然不会放过这个好机会,笑着补刀:“您就别谦虚了,谈恋爱找对象,是不分年龄的,也没有什么好藏着掖着的,我看你跟这位邵总可是很般配的。”


“我看也是!”


李妈妈在一旁附和的点点头,道:“秋兰,你看你现在也是一个人,带着孩子也蛮辛苦的,也该找个人分担一下了,恰好现在邵总也是单身,而且条件也非常的不错,要不你考虑一下,…”


邵刚:“…”


耿秋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