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间
笔趣阁小说网 > 简安宁慕庭深 > 第一百四十五章 我输不起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笔趣阁小说] http://www.xswang.com最快更新!无广告!

慕远山愣了半晌,才开口问道:“庭深,当年那件事,你真的不打算原谅你妈吗?”


慕庭深沉默了半晌,才叹了口气说道:“我不知道。”


其实,在今天之前,他还很是肯定的认为,他一辈子都不会原谅周蓉,可是今天听了简安宁的话,他突然有些不确定了。


也许,有一天他会为了简安宁而去放下一些原本无法放下的东西,只是目前,他还是无法做到。


“庭深,当年,你对你妈妈是有误解的,那件事情也是她不想看到的,这么多年她也一直在自责,她最大的愿望就是你能原谅她。”慕远山叹了口气说道。


“爸,这件事最重要的不是我原不原谅她,而是安宁会不会原谅她,如果安宁知道了所有的事情,还可以原谅她的话,我再恨下去也就没有什么意义了不是吗?”慕庭深抬头,目光炯炯的看向慕远山。


“你说的对。”慕远山叹了口气说道:“但是,如果想让安宁原谅,最起码也要让她知道这件事情吧?如果她知道了,我相信她是可以原谅的。”


“我不敢赌。”慕庭深摇头说道:“我不敢想像安宁知道之后会怎么去面对我妈,又会怎么面对我,她还会不会像现在这样爱我,她还愿不愿意继续陪我过这一生,我怕她会离开我,我输不起。”


“可是,你就真的打算一辈子瞒着她吗?那样你的内心就不会对她有愧疚?”慕远山看着慕庭深问道。


“我会一辈子对她好的。”慕庭深抬头,眼神坚定的说道。


“那好吧,你自己决定。”慕远山叹了口气,向后靠在沙发上,思绪飘了很远。


简安宁跟着周蓉来到她的房间,一路上都在想着该如何开口才能让周蓉愿意相信她,然后跟她合解。


“坐吧。”周蓉坐在房间里的沙发上,然后指了一下对面的椅子说道。


“谢谢妈。”简安宁走过去坐了下来。


周蓉没有说话,只是看着简安宁上上下下的打量着,脸上的神色有些意味不明。


简安宁静静的坐着,神色平静的任她打量。


最后倒是周蓉沉不住气,开口问道:“你想和我聊什么?”


简安宁笑了笑开口问道:“妈,其实我刚刚解释完之后,您也是愿意相信我的是不是?”


周蓉看了她一眼,转过头去没有说话。


她能这么快就承认了吗?那也实在是太没面子了。


简安宁也没有非要她回答,而是继续说道:“只是因为庭深对您的态度,让您实在是又伤心又生气,觉得很是没有面子,所以心里还是气我,因为我的事,让你们母子二人关系更加紧张了对吧?”


周蓉被简安宁完全说到了心坎儿里,她回头有些诧异的看了简安宁一眼,继续保持沉默。


她觉得被简安宁完全猜中心思,也是挺没面子的。


简安宁也不介意,只要周蓉没有反驳她,就说明她说的是对的,这已经比她预想的情况要好的多了。


她原本以为,周蓉还是会继续骂她的。


“妈,我嫁给了庭深,就是咱们慕家人了,我和庭深一样,就是您的孩子,在自己孩子面前,其实是不用觉得不好意思的,因为我们根本就不会笑话您。”简安宁笑着继续说道。


周蓉瞪了她一眼说道:“就你知道的多。”


“不是我知道的多,是因为我是真真切切的站在您的角度上去理解您了,所以,才会明白您的感受和想法呀。”简安宁笑着说道。


“那我又打你又骂你的,你心里不恨我?”周蓉看了简安宁一眼,出声问道。


“不会。”简安宁摇了摇头说道:“因为我知道您的出发点都是为了庭深好,并不是故意针对我的,如果咱俩换个位置,我想我也会跟您一样生气的。”


“你真的这样认为?”周蓉现在倒是对简安宁刮目相看了,她没有想到像她这个年纪的女孩子看问题竟然看的如此通透,而且还是在自己受了委屈的基础上,还可以做到站在别人的立场上想问题,也是实属不易。


“当然了,如果我要是恨你的话,是完全不可能坐在这里平静的跟您聊天的,我的脾气您也知道,在我和庭深的婚礼上,您应该已经见识到了,没有人能让我受委屈的,除非我愿意。”简安宁笑的不卑不亢,既表明了自己的立场,又间接的告诉周蓉自己不是那么好欺负的,除非她自己愿意,否则没有人能让她受委屈。


“嗯,那倒是。”周蓉也不是个迟钝的人,简安宁的意思她自然是明白,要不然这么多年的上层圈子也就白混了,圈子里的那些女人可个个都不是省油的灯。


“所以,我是真的不怪您,这件事情我的确是有错,您又是为了庭深好,我们都想庭深好,所以我们应该是一条船上的人,不是吗?”简安宁笑呵呵的问道。


“一条船上的人?”周蓉一时没有反应过来,她微微皱了眉头问道:“什么意思?”


“咱们都想要庭深好啊,你是他的母亲,我是他的妻子,是他生命中最重要的两个女人,咱们两个的关系应该是最好的,因为我们有共同的目标啊,对不对?”简安宁笑着说道。


周蓉不由的被简安宁给逗笑了,神色缓和了不少。


“你这孩子,还真是会说话,但愿你是真心的。”周蓉叹了口气说道。


“当然是真心的,我这人最讨厌虚情假意了,让我装也是装不出来的,我表面是什么样,实际就是什么样。”简安宁笑道。


“是吗?我看不见得。”周蓉突然挑了眉毛说道:“你不是说你在视频里对程煜之说的话都是假的吗?我看你装的就挺像的。”


简安宁也笑了:“那不是对外人吗?不装怎么保护自己?对咱自己人我是真的完全装不出来的。”


周蓉点了点头,未置可否,只是抬头看着简安宁的脸,不由自主的抬手去摸了一下。


简安宁下意识的往后躲了躲,有些不解的看着周蓉问道:“怎么了妈?”


周蓉有些讪讪的笑道:“哦,没什么,只是看着脸有些肿,还疼吗?”


“哦,我拿冰敷过了,没有那么疼了。”简安宁想到自己用来敷脸的冻肉似乎还在床上扔着呢,不由的神色有些讪讪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