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间
笔趣阁小说网 > 旷世骄子 > 第1064章 人生只是一个圆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笔趣阁小说] http://www.xswang.com最快更新!无广告!

世间每一个生灵,无论是卑微还是高高在上,无论是弱小还是强大,无论是姿容绝世还是普通平凡,有一点至少是相同的。


无论是谁,都会有自己的目标,即使太多的人的目标很低很低,但终究是有着目标的。


用一句很简单直白的话来说,人没有理想,和咸鱼有什么区别?


陈铁自然有着自己的目标,他的目标其实也很简单,他就是想和自己喜欢的人过一些平静的日子。


没有人打扰,不再有灾劫,不再有悲伤,不再有生离死别,陈铁的梦想,仅此而已。


只是,这一路走来,已经经历了太多,所以,他早已明白,没有能镇压世间一切敌的力量,那么一切都是空谈。


原本,他只是个没有追求只想混吃等死的土鳖,但却被逼着,一步步走到了今天。


经历了数百年的时光,发生了那么多事,陈铁已经说不清楚,自己这辈子到底是幸还是不幸。


但这些已不重要,因为他明白,有些事,很快就会到头了,或许,等离开鸿蒙秘境之时,不是逆天之主等这些禁区之主杀了他,便是他灭掉所有禁区。


这是一条已经注定的路,没有第二个可能,到头来,终究是要分个生死的。


既然不想当想条任人宰割的鱼,那么,便只能拼命。


走到今天这个地步,不用多久,所有的事总会都有个结果,当结果到来的时侯,自然是一切都尘埃落定的时侯。


盘坐在这石室里,陈铁其实没有太多的感慨,他只是越来越觉得,一切的事,很快都得尘埃落定了。


摇头笑了笑,陈铁闭上了眼睛,要修炼了,能不能悟出一个长生境界呢,他不知道,但无论能不能悟出,总该努力的。


青月之主坐在石室外的台阶上,眼睛静静看着头上的浮云。


老实说,她的心情其实并安宁,特别是想起昨晚睡觉时,陈铁异常不老实,让她现在想起,仍然觉得胸前隐隐作痛。


“王八蛋……”青月之主狠狠地骂了一句,然后,终于是慢慢平静了下来。


无论怎么说,陈铁现在已经开始修炼,这意味着,很长一段时间都不会有人骚扰她了。


想了想,青月之主反而是盘腿坐好,也闭上了眼,开始修炼,她想试试,到底能不能恢复主宰实力。


之所以如此干脆利落地开始修炼,是因为她终于想明白了,以她现在大圣的实力,去哪儿都不安全,留在这里,反而是最安全的。


只是瞬间,她便陷入了修炼之中,气息完全沉寂了下来。


姬主则在远处,一直盯着青月之主,陈铁可是说了,如果让青月之主逃了,那么就打断他的腿,所以,他现在唯一想做的事,便是盯着青月之主。


毕竟,对陈铁,姬主算是真怕了,陈铁可是揍了他不少次了。


而两具干尸,则在石室屋顶上,安静地站立着,他们只在陈铁遇到危险时,才会有反应。


这样的组合,实在是离奇得很,原本是敌人的姬主,却成了陈铁的奴仆,原本是高高在上的青月之主,也成了陈铁的侍女。


至于那两具干尸,本是这个鸿蒙秘境最可怕的存在,但也在守护着陈铁。


所以,还真的是不得不感叹命运的神奇,总有让人意外的事发生。


有两具干尸守护,石室方圆数十里内,很平静,不会有丝毫危险。


一眨眼,便已过了十天,这十天里,青月之主醒过一次。


一直监视着她的姬主,清楚到看到,醒过来后,青月之主的脸色,简直差到了极点,很明显,这应该是实力难以恢复的缘故,让得青月之主已经难以平静了。


对于曾经远远比自己强大的青月之主,落到了这个地步,姬主是没有丝毫同情的,毕竟么,他以前可是逆乱之主的手下,和青月之主是敌对的。


不过,他倒也是不敢对青月之主太过不客气,因为,谁知道青月之主会不会成为陈铁的女人呢。


一旦青月之主成为陈铁的女人,那便相当于他的女主人了,在姬主看来,青月之主成为他女主人的可能,无限大。


毕竟,姬主自问也不算了解女人,但是,活了无数岁月,他太了解男人了。


有几个男人会放过已到了嘴边的肉呢,不可能的,除非是傻。


所以,姬主虽然看着青月之主实力掉落到大圣,他是很得意的,但是,他可不敢表现出来。


不过,青月之主醒了一次,便又很快又开始了修炼,对此,姬主是佩服的。


当然,他其实不太关心青月之主,他最关心的,还是石室内的陈铁。


发下了天道血誓,姬主这辈子,就都只能是陈铁的仆人了,所以,他很希望陈铁的修为能突破。


很浅显的道理,如果陈铁实力强大了,他这个做奴仆的,地位也跟着水涨船高不是。


然而,让姬主意外的是,他一直在细心感应着陈铁的情况,却发现,这十天来,陈铁的气息,竟是越来越微弱。


这让他有些心惊,如果陈铁修炼出了任何意外,甚至是走火入魔,他这个做奴仆的,可是得跟着死的。


所以,即便是主宰,但他这十天里,可是在心里不知默念了多少遍仙神保佑,可别让陈铁出了意外。


石室内,陈铁的情况确实不怎么好,他的身体变得苍老了一些,气息萎靡。


不过,他身后的那具骸骨,眼眶之中,倒是露出了惊人的红芒,透露着一股惊讶和诧异。


仿佛,陈铁现在修炼的,让骸骨都感到了震惊。


陈铁现在的状态很奇怪,他其实并没有在修炼,但是,他心里升起了越来越清晰的明悟。


“如果说,人的一生是一个圆,那么,走了一个圆,寿元便尽了,一生便走到了尽点,可是,可是为何不能再……”


陈铁的心里的所思所想,越来越复杂,他想在这繁杂得不可想像的明悟里,找到一条真正对他有用的线索。


长生,这是无数时代无数生灵都梦寐以求的,只是,想要得长生,不只是难,简直是不可能,这是一个令无数人绝望的目标。


于陈铁而言,虽然他现在,心里似乎是有着明悟,但与其说是明悟,不如说是他自己思考出来的想法。


这些想法太杂乱无章,想要从中寻到一条通往长生的路,谈何容易。


他全幅心神,都在推演着,想创造出属于自己的长生活,他已渐渐忘了外界的一切。


十天时间,他竟有了心神枯竭的感觉,原本满头黑发,也在这十天里,完全变成了灰白。


七八岁的样子,却是白了头发,这便是陈铁气息变得衰弱的原因。


想要悟出所谓的长生之法,实在太消耗心神了,这是一件让人绝望的事。


无数年来,诞生了多少天骄,诞生了多少妖孽,从来没有人,敢如陈铁这般,想要创造出长生之法。


并不是其他人不想,而是因为,这明显就是个充满绝望的方向,不可能成功的,沉迷于此,反而会让自己心神耗尽,大伤元手。


不过,陈铁很明显是个疯子,要不是疯子,他很久很久以前,也就不会自废修为,走出了一条属于自己的武道了。


只是这次,他成功的希望,实在是太过渺茫,长生,世上无人能长生,强求不得。


“一个圆,人的一辈子,只是一个圆,走完了这个圆,便真的算是走到了尽头吗?”陈铁在思索,他的心神,消耗得越来越大,因此,气息也越来越微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