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间
笔趣阁小说网 > 重生复仇之懿言 > 第三十六章 回忆(1)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笔趣阁小说] http://www.xswang.com最快更新!无广告!

(近来文章被强推,所以每天会多更新几章)


一晃便就是年关,除夕夜的团圆饭也是热热闹闹的办了,一直到了深夜才散了席。枫家禁酒,也只有除夕之日才会搬出酒来,众人都多少喝了些酒,有些醉意。雅庭之中升起暖炉,摆上几盘姑苏独有的糕点,还有枫懿独爱的杨梅酒。几人团坐在桌边,守着岁。


“亦言啊,我还记得你小时候就爱跟在懿儿身边。”枫以轩笑着说,“小时候长得可爱得很,在家一犯错就逃来我这,待上几天,亦涵再给你接回去,哈哈哈。”以前的时光总是不经意间就离开了,再也回不来。


“那时候枫伯父天天给我做好吃的,生怕我在枫家瘦了。”


“也不知道玄承怎么想得,就这么一个宝贝姑娘,干瘦干瘦的,玄门少你一口饭啊。女孩子家,有些肉好看些。”枫以轩看着枫懿说:“是吧,懿儿?”


众人都笑了起来。


枫懿冷清的脸瞬间红到了脖子,急忙端起杯子掩饰自己的急促样子。眼睛却未离开过身边这个脸微红,笑得肆意的少女,依稀记得曾经的一幕幕......


楚地玄门的大公子玄亦涵行冠礼之日,玄门本是大族,众仙门自是派人来贺。楚地之门一时间热闹非凡。


玄门道场之上,玄亦涵一早就在堂前迎着来贺的仙门同宗们。作为玄门嫡系的玄亦言、玄亦尘也不能闲着。玄亦尘早早的起来和来拜访世家公子们寻“诗”问道,而世家的姑娘小姐们却迟迟没有寻到玄亦言。


如以柔脸带羞涩,走到玄亦涵身边,行礼:“涵哥哥,可曾见到亦言,我等寻她不到。”


“以柔师妹啊,”玄亦涵还礼,“言儿啊,应是没有起床,平日里就晚起一些。”想想自己也不方便去玄亦言的房中,便唤来一个女徒,“你引着以柔去二小姐房中,看看是不是没有起床。”


“那以柔告退。”如以柔跟着小徒,却也念念不舍的回头看了看这个意气风发的少年,在同辈少年中是何等的优异。


而玄亦言在哪?


不在房中,却在厨房里光明正大的吃着刚做好的糕点。玄亦言自小不爱吃些甜食,除了银耳羹,其余的沾上一点便就牙疼,郎中也瞧不出什么毛病。自是七八岁的时候,偶然吃了枫以轩带来的姑苏糕点,没什么异样,自个儿也爱吃上了。玄承也就这么一个女儿,加之枫家无女,两个宗主宠着,就从姑苏之地请来了手艺甚好的糕点师傅留在玄门。


今日玄门来客众多,糕点师傅也是忙来忙去,平日里只做玄门嫡系喜欢的糕点,今日也是大显身手,早早就备下了众多品类的糕点。玄亦言早起路过厨房,哪能错过这些个新鲜出炉的“小宝贝”们,蹲在灶下就吃了起来。


“我的二小姐啊!”糕点师傅老高看见玄亦言这番模样,眉头都快挤在一起了,“您要吃糕点,我让小庄子给您送过去啊!厨房里脏乱,今日是大日子,可不能把您这衣服给弄脏了。”


这话还没落音,玄洵之便走了进来,“老高师傅,正堂上几位宗主都来了,家主让我取些糕点去。”


“洵之,”玄亦言探出个头,“父亲可找我了?”


“师姐!”玄洵之急忙把玄亦言拽了出来,“家主倒是没找你,亦涵师兄到处找你啊,如家的以柔师姐也来了,都去你房间找你去了!师姐赶紧出去待客吧,听说,枫宗主带了不少新的糕点来。”


一听到枫以轩来了,不,一听到糕点,玄亦言恨不得飞过去。只是衣服上沾了油渍,只能先回房中换了衣裳。


枫家二公子枫懿性子冷漠,不喜热闹之处。本想着在枫家道场不来,但是玄亦涵自小与他交好,往枫家拜访多次,今日束发之礼,何有不来之意。


玄亦涵甚是了解枫懿的性格,见他到了便叫了旁人接待客人,撇下其他人,亲自带枫懿闲走这玄门道场。


迎面走来的一十几岁的少女,乌青的三千长发青丝只用了一根长绳绾起,额前散落的绒发,轻摇撩人。暗纹白衣广袖交襟长衫的玄门道服,一步一摆之间,仿佛要生出莲花般的模样。


女子朝着两人走来,“哥哥,这位是?”


这步步生莲的便就是玄亦言,玄亦涵宠溺的轻抚着玄亦言的头,“言儿,这是枫伯伯的二公子,枫懿师兄。”转头对枫懿说道:“这是我妹妹,玄亦言。”


“懿师兄好,早些就听说懿师兄年少患病,多次拜访枫家未能见到懿师兄,多有责罚,还请懿师兄宽恕。”说罢,有模有样的作揖,一本正经。


“师妹无需这般自责。”只是简短的一句回应。


玄亦言瞧着这面无表情的样子,瞥了瞥嘴,告了辞便去找那些同龄的师兄弟玩去啦。今日人来得齐,自是也能玩得尽兴。


正宴还未开始,女孩子家们坐在一起讨论着胭脂花粉,衣衫罗布;一旁不远处的世家子弟们聊着仙门术法,也省了一见面的“诗情画意”,显出男孩子的真性情。这几年,各家仙门倒是和睦得很,没了前几十年的争权夺利,各自在自己的领地,修仙问道,守着一方百姓的安宁。


黑白交襟衫的吴安蓝因着庐州几日连阴雨来了迟些,好在也赶上了正宴之前到了。


吴安蓝坐在玄亦言和如初之中间,拿起桌子上的糕点,“都快累死我了,连夜赶路,还真怕赶不上。”


“你慢点,多得是呢。”郑凡蕊将面前几个盘子推到他的面前,“你这是多少天没吃东西?”


“吃了,路上太颠,吐了许多。”说完,又扒拉了几口糕点。


一旁的世家子弟们看见吴尧也和吴泽佑这才赶来,纷纷嚷着要在正宴上要多罚他们几杯。


“聊什么,这样欢闹?”枫以轩提着一袋油纸包装的物件进来,性情温和的他经常受到小辈们的喜欢。


“见过枫宗主。”


“父亲。”枫云走到身边,“父亲来可有事寻我?”


枫以轩摆摆手,“你们玩自己的,不用管我。”慢慢走到玄亦言身边,将油纸包裹放在她面前的桌子上,“伯父可是给亦言带糕点了,可还是麒麟阁新出的品种。”


玄亦言听了眼睛里都泛着光,“还是我枫伯父最疼爱亦言了,等会正宴,我一定多敬伯父几杯酒。”


“好好好。”听着这话,枫以轩大笑着,“你们好好玩,本宗主先走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