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间
笔趣阁小说网 > 坏总裁的枕上盛宠 > 第1377章,来客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笔趣阁小说] http://www.xswang.com最快更新!无广告!

隔天周末。


早上江明时起床,兔兔就从背后像是八爪鱼一样缠住他,“江明时,你今天在家陪我好不好?”


“兔兔!”他轻拍她的小手。


兔兔摇晃着撒娇,“好不好嘛!”


江明时被她缠的不行。


他是公司boss,自然不可能清闲。


大部分的时候都是在公司或者应酬,只有晚上会回来,或者她每次闯祸时,他会去给她善后,还没有待在家里陪她待过一整天。


江明时想了下今天是周六,本来就是休息日,只有两个小会,也不是要他必须到场,让张秘书替他出席,事后把资料给他送来就可以。


他扬起唇,“好!”


兔兔高兴坏了。


她的要求并不多,不是说要出去哪哪哪玩才行,就是待在家里一起打打游戏,看看电视,她就快乐的像是只小鸟,叽叽喳喳的。


中午的时候,张秘书过来送会议报告。


江明时翻阅完以后,将窝在沙发角落里啃苹果的兔兔叫过来。


兔兔将苹果核丢掉垃圾桶,像是小宠物一样依偎在他身旁,“怎么啦?”


江明时将会议报告下面的资料拿出来,递到她面前,“这些都是张秘书选出来的大学,都是s立的,只要我跟校长打个招呼就可以!你看看,喜欢哪一所?”


兔兔翻开来,里面都是各个大学的信息。


都是一些很有名气的学府,不光是医学院,还有很多其他院校。


兔兔拿眼神去瞟江明时,轻快的语气中藏匿着小小的试探,“江明时,我是不是应该去学医比较好呀?当医生好像挺厉害的,还有前途!”


江明时闻言,沉y道,“你如果喜欢就学医,不喜欢可以不学,挑你喜欢的学校!”


兔兔顿时笑靥如花。


她笑的眼睛都眯起来了,指着其中一所艺术院校,“那我喜欢这所!”


江明时不由挑眉。


见她小脸上都是灿烂的笑意,不知道她为什么突然就这么开心了,就像是那天晚上在车里,突然不开心一样。


果然,小丫头的脸都跟三月天一样,说变就变。


江明时笑着说,“好,我让张秘书去办!”


兔兔嗯嗯嗯的点头。


张秘书拿着材料就颔首离开了。


吃过午饭后,他们两个一起睡午觉。


两人j乎每晚都要荒唐一通,江明时的需求又大,基本都是要闹到后半夜的,所以白天的时候,兔兔都是要补个午觉。


她睡的很快,抓着他的衣角,睡颜香甜。


两人刚睡着没多久,陈妈就轻轻的敲起了门。


江明时怕吵醒她,直接将衬衫脱了,起身轻手轻脚的走出去,“怎么了?”


陈妈道,“先生,家里来客人了!”


客人?


江明时皱了皱眉,双手cha兜下楼。


张秘书那边暂时还没什么进展,要查的人倒是主动找上门来了。


江明时走进客厅,就看到沙发上坐着一位西装领带风度翩翩的男人,起身冲他伸出手,自我介绍,“你好江少,久仰大


名,我是陆冕!”


他太yx跳动了两下。


果然,和他预料的一样,陆冕是个男人。


五官周正,双目炯炯有神,气质温和儒雅。


只不过,比他想象中的要成熟许多,年龄看起来似乎比他还要大个三四岁,在三十六七岁左右的样子,刚刚说话的语气里,有些abc的感觉。


江明时伸手回握,“你好!”


他示意对方坐,陈妈端上了茶水,再退下去。


江明时不动声se,陆冕咳了声,主动说明了来意,“我这次来,是为了苏落!”


“苏落?”江明时皱眉。


陆冕点头,“对,就是现在你身边叫兔兔的nv孩子!她的真实名字叫苏落,苏家早年从港澳移民,她是苏家三房所出的nv儿!”


江明时:“……”


楼梯口传来动静,兔兔趿拉着拖鞋,正揉着眼睛走下来。


似乎午睡也被吵醒了,又没看到他,就下楼来寻他了。


陆冕看到兔兔,立即便起身,“苏落!”


兔兔表情愣了愣,明显是认得他的,小嘴张了张,“陆冕……叔叔!”


客厅里,变成了三个人,陈妈又端上来一杯鲜榨的果汁。


是兔兔最ai的柳橙汁,里面加了蜂蜜,酸酸甜甜的。


兔兔没有喝,而是双手紧攥在膝盖上。


她一声不吭,客厅的气氛就显得更加安静。


坐在对面的陆冕目光落在她身上,叹了口气道,“苏落,你当初一声不响的从跑来就算了,怎么一直都没有回去呢?你爸妈打电话给我,我才知道你离家出走后根本没回去,他们都急坏了!”


兔兔抿抿小嘴,垂着脑袋,别人也看不清她眼底的真实神se。


江明时不动声se的听着,主要是cha不上嘴。


“苏落,别闹小孩子脾气了!你也不能这么自甘堕落下去!”陆冕顿了顿,瞥了眼江明时,他换成语重心长的语气劝说,“你爸妈找你找不见,很着急,他们生意忙没能走得开,所以拜托我把你找到后接回家!你听陆冕叔叔的话,我们坐飞机回!”


兔兔嘴角泛出一丝冷笑,她反应很大的吼道,“我不要回去!他们才不会管我的死活呢!”


她猛地站起来,快步就奔上了楼。


陆冕露出头疼的表情,随即看向江明时,“抱歉,今天打扰了!”


顿了顿,又问,“江少,能借一步说话吗?”


“可以!”江明时起身。


两人从别墅里走出,穿过院子在门口停住了脚步。


陆冕儒雅的笑着道,“江少,苏落这段时间给你添麻烦了!”


江明时嘴角扬着邪魅的弧度,等待下文。


陆冕笑了笑,缓缓的继续说:“苏落她其实也挺不容易的,很小的时候亲生母亲就去世了,现在的这位其实是她继母,继母对她不好,苏父又全都听继母的,从小就没有人管她,属于放任着自生自灭!


所以就养成了她骄纵跋扈的x格,很不讨喜,也没有什么朋友,但其实本质并不坏!还有件事——”


说到最后,陆冕停顿住。


江明时面上波澜不惊,心脏却微微提了起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