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间
笔趣阁小说网 > 征战天下 > 第六章 灰鹰军团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笔趣阁小说] http://www.xswang.com最快更新!无广告!

第三十一集第六章灰鹰军团第六章灰鹰军团


“真主保佑!”


乃蛮举起右手按在了自己的额头上。


身为大6诸公国联军的先锋大将他原本以为那些乔装潜入的部下会给自己打开通往印月半岛富饶土地的大道然而事到如今却现刚刚进入了平原的自己根本来不及好好享受一下这里的财富和女人因为先面对的竟是那位传说中战无不胜的印月总督和他所统率的强大军队。


“列阵迎击!”


乃蛮有些不情愿地下令。


事情生得太过于突然。


两支军队在夜间相向而行由于当晚大雨滂沱掩盖了一切直到清晨的曙光普照大地方才现彼此距离是如此得近部分前方的侦骑甚至都已经进入了射程的范围。


根本来不及退避更何况身为先锋的乃蛮本来就是肩负进攻圣龙远征军的任务自然也不可能退避。


战争便这样爆。


先出动的是两翼的骑兵。


虽然地上十分泥泞幸好此刻天已经放晴疾驰的勇士以无畏的勇敢和闪电般的度奔赴战场厮杀纵横。


便在骑兵交锋的同时步兵也列成了方阵缓缓上前。


刀枪和刀枪碰撞战鼓和战鼓对擂弓箭在飞舞战马在嘶鸣。


“给老子杀!”


乃蛮大吼着率先杀入敌阵。


他突然兴奋地现圣龙人远没有想象中的可怕或者说那些真正的圣龙军队的确十分骁勇善战问题是这些圣龙军人太少了更多的是那些服装五花八门来自四面八方的杂牌军他们或者勇气可嘉然而混乱不堪根本无法抵挡大6诸公**队的猛攻。


“儿郎们让我们割下那个圣龙小孩的脑袋献给我们的君王吧!”


有鉴于此乃蛮嚣张地叫道。


被他称作为圣龙小孩的当然是实在太过于年轻以至于让人们往往忘记了那些辉煌而且耀眼武勋的李逸如。


也许自己将是又一个征服者而富饶的印月半岛就仿佛荡妇一样美丽然而却随时随地都准备迎接着强而有力的男人。


乃蛮这样想着。


“嗖嗖嗖!”


回应乃蛮的是密集的弓箭。


疼!


这是乃蛮在这个世界上最后的感觉。


几乎同时上百支箭把这个粗鲁的壮汉变成了刺猬。


而就在他倒地之际乱哄哄杀上前来的部下也纷纷倒下了一大片剩余的则惊恐地现自己竟然被圣龙人成功地诱入了包围之中。


圣龙远征军在不动声色中将军队悄悄地从鱼鳞阵变成了雁行阵而深入圣龙人张开的两翼之间的正是大6诸公国先锋大军的主力。


圣龙人并没有如同战胜阿育王那样依赖疾驰如风的骑兵。


这一次决定战争胜负的是弓箭手。


虽然大6诸公国的军队继承了北方游牧民族的彪悍虽然拼凑起来的远征军的确就总体战斗力而言绝对不是他们的对手然而这一切都不再重要。


因为在以差不多三千人的生命作为代价牺牲之后近两万人的远征军以近十万箭矢招待了一头扎进来的敌人。


大6诸公国的军队根本来不及在战马上分出胜负也根本来不及在近战中展现勇武便这样永远的丢下了近万具尸体揭示了这一场和圣龙远征军有史以来第一次的战役。


“漂亮!”


拓跋成对着巡视了战场回来的李逸如翘了翘大拇指。


整场战斗他和他从圣龙带来的亲信护卫根本没有用武之地纯粹是坐在战车上观赏了一场完美的屠杀。


“别高兴得太早!我想我们有麻烦了!”


对此李逸如每逢战斗便愈紧绷的脸庞并没有因为战斗的结束而舒展相反眉宇之间流露出了忧虑。


“怎么了?”


拓跋成收敛了笑容能够让李逸如都如此严肃的必然是十分了不得的大事。


“很不幸从俘虏中获悉不仅太阳汗国派出了军队而且远在北方的霜月王国也加入了战斗!”


李逸如沉声道。


“什么!”


拓跋成从战车上跳了起来。


这可不是什么好消息。


太阳汗国和霜月王国居然联手几乎就等于呼兰人和大食人结盟不仅令人不可思议仔细想来更有一种不敢继续深想下去的恐怖。


“更糟糕的是大食帝国的军队不仅将通过锡克教的旁遮普邦进入印月平原其真正的主力已经在东哥鲁邦和大6诸公国的军队会师了如今至少二十万大军正朝着这里源源不断地开来!”


李逸如紧接着又说了一个十分不好的消息。


“不可能这怎么可能?”


拓跋成使劲揉了揉脸当初通过麦坚人斡旋位于太阳汗国东南面、大食帝国东面和旁遮普邦西北面的哥鲁邦一分为四南哥鲁邦和西哥鲁邦划归大食帝国;北哥鲁邦连同旁边的喜马凯尔邦划归大6公国联盟;东哥鲁邦由当地的王公独立建国作为同阿育王朝的缓冲地带;这件事情是他还在印月半岛的时候生的这几乎是当时天下有数的几个强国彼此间形成的一种无言的默契无论谁妄图打破都势必会成为天下的共敌。


所以拓跋成真得无法相信大食帝国有这么大的胆量甘冒如此天下之大韪。


“为什么不可能?别忘了大食人已经在旁遮普邦做了同样的事情!”


李逸如冷笑着道。


“疯了简直疯了!难道大食人不怕受到圣龙和麦坚两大强国的同时报复吗?”


拓跋成依旧心有不甘地喃喃。


“同时报复?哼拓跋兄难道你到现在还看不出来这场战争从头到尾如果没有麦坚人的金钱和外交来斡旋怎么可能如此爆?我们的敌人又如何会这样同心协力、配合默契?”


李逸如叹了一口气。


“麦坚?你是说……”


拓跋成打了一个冷战虽然猜到了答案却依旧有些不愿意成为现实。


“不错就是麦坚人!圣龙的强大必然遭到麦坚人的警觉就如同当年眼看呼兰席卷圣龙时麦坚人出动了舰队一样他同样不愿意看到圣龙人轻松地除去北方的心腹大患从而全力以赴和他争夺天下的霸权!”


李逸如悠悠地道:


“这就是大国谋略没有永远的朋友也没有永远的敌人更不存在诚信和道德唯一要做的事情便是决不允许潜在的敌人强大起来威胁到自己。所以如今一个针对圣龙帝国的包围圈已经形成它包括了北方的呼兰西面的大6诸公国以及更西面的大食帝国东面应该有安宇南面那些依附于麦坚畏惧圣龙强大的小国也会加入。印月半岛只不过是这个包围圈出击的一个方向而已。”


“太……太复杂了吧!”


拓跋成口吃地说道。


“没什么复杂的!兵来将挡水来土淹而已!”


李逸如朗声一笑眉宇间洋溢着飞扬:


“当然局面也没有这么悲观!我相信宰相大人当初全线出击呼兰的决定也肯定不是这样简单预防的手段甚至厉害的后招只怕如今很快便要施展出来!”


“那又怎样宰相自然无需担心麦坚人再厉害也不敢跑到神州的6地上和咱们交锋!可是这里呢?你先前的计划可行不通了北面既然已经集结了这么多的军队一旦听闻前锋兵败恐怕立刻便会加赶来到时候……只有居萨罗城了!”


拓跋成越说越轻。


多年的沙场征战让他还是立刻了解到如今变化了敌情让李逸如逐个急迫的方案根本行不通别说如今远征军根本来不及集中全力解决从旁遮普邦东进的敌人就算办到了之后也无法面对北面岁时便将滚滚而来大6诸公国和大食帝国的联军。


兵力的悬殊太大了!


“来人传令下去全军绕开官道自小路急行奔袭哥鲁城!”


李逸如微微一笑没有理会愁眉苦脸的拓跋成自顾自下令道。


“什么你疯了!”


拓跋成几乎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


“别装了宰相让你带着这七百多灰鹰军的精锐来不只是让小弟开开眼界的吧!”


李逸如微笑着拍了拍拓跋成的肩膀眼睛扫视着聚拢在拓跋成身边的那些护卫同时嘴巴则凑到了拓跋成的耳朵说出了让对方目瞪口呆的话。


“这就是你们灰鹰军的宝贝吗?”


浓浓的夜色下李逸如站立在山坡上借着黯淡的月光颇为好奇的抚摸着手中的一件十分奇特的衣服。


蚕丝编织的长袍两侧取代袖子的地方各有一个可以伸展的状若薄膜的羽翼羽翼的中央则有一根用以固定手臂的竹架而羽翼的前端则分别是两个金属的拳套关节处可以弹出无比犀利并且泛着蓝芒的倒钩长袍的下端则当中分开底部有两个固定双脚的圆环。


“不错这便是南天门先生研制的天神战衣!”


拓跋成没有好奇地说道。


“穿上天神战衣真的可以高空飞行而且不怕火烧、刀枪不入?”


李逸如微笑着询问。


在他的身旁两万多远征军将士悄无声息的消失于黑暗之中在他的前方是一座灯火通明人声鼎沸的城市而城市联通南北东西的官道上正自有蔓延的篝火在远方宛若长蛇一般徐徐挪动。


“没有这么夸张!”


拓跋成有气无力的回答道:


“可以保证在一般情况下从高空落下没有损伤也可以进行一定距离的低空飞行天神战衣的外面如果在油中浸泡过一般程度的火便无法燃烧它;同样的它也可以起到软甲的作用但是我似乎没有听说过天底下真的有什么刀枪不入的盔甲否则军队也就没有必要存在了!”


“果然厉害!”


李逸如由衷地赞道。


“你们李氏家族的情报体系也同样不差啊!”


拓跋成愁眉苦脸地说道。


虽然这一次他带领灰鹰军团的精锐秘密前来印月半岛也确实有帮助赤狮军团的意图不过作为拓跋家族如今的秘密武器自然是能够不用就不用因此眼见李逸如显然早就已经打起自己的主意拓跋成的心情无论如何也好不起来同时更在暗中震惊着李氏家族无孔不入的情报收集能力。


“哈哈不要这么小气啊!”


李逸如顺手将天神战衣还给了拓跋成然后抬头看了看天色似乎在计算着什么。


“小气?整个圣龙便只有一千五百件这样的天神战衣这一次我可是带了一大半来了你到底有没有把握!”


拓跋成哭丧着脸道。


“出击!”


李逸如没有回答他只是挥了挥手。


迅即一支响箭射向了天空爆出绚丽的色彩点缀了单调的夜空。


七百多身影自城池四周高处的山颠落下就仿佛来自幽冥地狱的阴魂飘飘荡荡朝着城池飞去。


很快浓烟自城内燃起城门也随即洞开惊天动地的战鼓声响彻四面八方惊恐的喊杀声更是遍布整个城池。


“如果能够成功拓跋兄你的灰鹰军团将创造一个战争的奇迹!”


李逸如继续悠然地说道。


“奇迹?不要全军覆没才好!”


拓跋成愁眉不展地说道:


“你确定哥里城真的有大军的粮草辎重吗?”


“七成把握吧!希望如此!”


李逸如叹了一口气。


“七成把握你……你只有七成把握居然要我的士兵冒这么大的风险而且你有没有想过一旦失手对整个印月半岛……”


拓跋成就仿佛被鞭子抽了一般跳起来满脸通红地指着李逸如质问。


“没办法!我只是就事论事太阳汗国和霜月王国应该是夙仇而大食帝国和呼兰帝国更不可能亲密无间所以既然他们把哥里城作为会师的地点很大程度上也会把指挥部连同大部分辎重都囤积在这里以便彼此监控!”


李逸如无可奈何地苦笑。


“如……如果你猜错了呢?”


拓跋成颤声问道。


“要想知道有没有猜对进城不就知道了吗?”


李逸如慢悠悠地说道然而话音未落却已经纵身上马。


“见鬼!”


拓跋成挠了挠脑袋也赶紧跟上随着李逸如冲下了山坡。


这个时候城门显然已经被圣龙远征军所控制。


城内则是一片混乱。


“杀!”


李逸如一马当先驰入城内。


尾随其后的远征军如入无人之境。


而对手则显然早已经被那些自天而降的突袭者吓破了胆这完全打破了他们固有的常识于是纷纷以为恶魔降临或者遭到真主抛弃根本无心抵抗在不停的祷告中狼狈溃退从北门撤退了出去。


大火蔓延了整个城池也映红了深灰的天空。


房屋和设施纷纷毁于战火。


仓库变成了一片废墟。


或者更确切的说整个城池也成了废墟。


“还好还好!”


拓跋成有些庆幸地将手按在了额头上。


他刚刚获悉自己带来的灰鹰军团经过这一战足足损失了两百多人更重要的是从天而降的突然性也由此暴露在敌人的面前这使得天神战衣在日后的作战中势必会大打折扣心中不由大为沮丧不过眼见焚毁了联军的辎重以及由此对于整个战局的重大意义心情这才略略好转。


“其实辎重不在这里也无所谓因为我根本就没有想过要依靠是否夺取哥鲁城来绝定整个战役的胜利!”


在刚才的混乱中不知去向的李逸如再次出现在拓跋成的身旁盔甲上满是血迹战袍也多处破裂似乎是经历了十分激烈的战斗然而漫不经心的笑容和语气却让年轻的印月总督在拓跋成的眼中显得十分可恶。


“你说什么?”


拓跋成愣了一愣一把扯住印月总督的衣襟恼火地质问。


正是在李逸如的命令下自己的灰鹰军团方才投入到战场不仅暴露了这个秘密武器而且还将这些拓跋家族最为优秀的精锐置身于危险的场地所以拓跋成绝对无法容忍李逸如仅仅是将这些勇士作为诱敌的饵。


如果眼神可以杀人的话拓跋成确信自己将把李逸如灰飞烟灭。


“放心吧我们现在不是获胜了吗?如果将灰鹰军团的精锐损失殆尽我也无法向宰相大人交待啊!”


李逸如苦笑着缓缓地安慰自己的同袍。


“那你……”


拓跋成放开了李逸如的衣襟却依旧以不信任的目光看着李逸如。


“拓跋兄我知道你在乎这支军队!不过你现在必须明白如今的战斗绝不仅仅是我的赤狮军团一家的事情也绝对不仅仅涉及到印月半岛幕后的敌人矛头所指的是宰相大人是整个帝国!”


李逸如突然收敛了笑脸十分严肃地说道:


“这是一场关系到帝国盛衰荣辱的决战印月半岛只不过是这场宏大战争的一个角落。为了胜利为了帝国的未来也为了报答宰相大人别说是损失了灰鹰军团的精锐就算是损失了整个赤狮军团、整个远征军、整个印月也绝对是在所不惜!”


“那……那你还冒险进攻哥鲁城?”


自觉辩论不过李逸如的拓跋成讷讷地说道。


“你知道我为什么进攻哥鲁城吗?为了袭击敌人的辎重?还是为了阻截敌人的前进?不不这一切都是毫无意义的!”


李逸如的目光突然便得无比的锐利而且飞扬:


“大食帝国、大6主公国距离这里并不远而且它们都是大国就算你焚毁了十次百次的辎重也只不过是给他们增添了一些麻烦而已又怎么可能因此而决定战争的胜负?而哥鲁城也只是哥鲁邦的府而已它又不是咽喉锁要自从把西部和北部这么多邦瓜分给这些家伙之后通往印月平原的道路没有十条也有八条又怎么可能占领了它便能够就此截断联军前进的道路。”


“那你……你想怎样?”


拓跋成口气有些软化。静心想来他不得不承认李逸如的话有道路一个完整的印月半岛绝对是易守难攻这也是印月人这么些年百国割据林立打得昏天黑地却始终都不是很担心周围各国干涉入侵的原因所在;可惜当初风雨进入印月半岛的时候鉴于远征军人地生疏敌人的敌人便是朋友的考虑为了多方拉拢盟友孤立阿育王便同意了麦坚人瓜分印月的提议却没有想到如今昔日的盟友一同难竟是作茧自缚。


“怎样?我本就没有打算靠攻取哥鲁城而一战功成甚至压根没有想过夺取哥鲁城。能够烧毁他们的辎重固然好如果没有也无所谓!现在我们要做的便是乘着敌人混乱之际掉转头对着那些正在攻击我们的敌人进攻不断地进攻击溃前面的敌人并将他们朝居萨罗城方向赶去最终彻底消灭他们!”


李逸如冷冷地说道。


“你疯了?”


“大食和大6诸公国的联军有整整二十多万大军!虽然攻占了哥鲁城暂时将这支军队分割开来但是正如你所说这里地形可以让回过神来的联军很快停止逃跑的脚步和回头救援的军队会合形成一个严密的包围圈将我们这支军队彻底的全歼!”


拓跋成沉声道出了眼前远征军依旧十分严峻的形势。


“所以不要去管我们身后的敌人!我现在要做的便是进攻那些原本朝东进军试图攻占印月半岛而如今回头救援哥鲁城的军队!至于那些从哥鲁城向南和向西逃向老家的军队根本不要去注意他们只需要我们进攻和追击的度足够快他们便将永远在我们的屁股后面赶路!”


李逸如冷笑着道。


“可是……你别忘了在居萨罗城下同样还有大食的军队正在攻城雄厚的兵力足以阻止溃退的士兵并且阻挡我们的步伐从而让我们陷入腹背受敌的窘境!”


拓跋成有些悲观地说道。


李逸如的战术太过于大胆几乎可以算是疯狂。


如果照他所说战局便会呈现这样的景象:


远征军将分成两部分一部分在东南面的居萨罗城一部分在西北面的哥鲁城方向而敌人则分布在居萨罗城的西面哥鲁城的北面和西南面以及哥鲁城和居萨罗城之间。别说眼下不到三万人的远征军是否能够击溃面前的敌人就算办到了前景似乎也不容乐观因为用不了多久哥鲁城和居萨罗城之间的联军将和居萨罗城西面的联军会合将居萨罗城的远征军和自己这支突进的军队隔开而哥鲁城北面和西南面的联军也将会合从背后威胁到己方。


“放心吧忘了告诉你其实迦岚王子的五千骑兵还有一万三千精锐的赤狮军如今恐怕已经赶到了居萨罗城外它是我的一支伏兵可惜没有按照原本的计划运用不过幸好也没有白白浪费!”


眼见拓跋成忧心忡忡的样子李逸如胸有成竹地笑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