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间
笔趣阁小说网 > 征战天下 > 第四章 坚守孤城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笔趣阁小说] http://www.xswang.com最快更新!无广告!

第九集西线风云第四章坚守孤城很快的工夫居萨罗城就变得死气沉沉。为了防止一个月前被印月人从内部破坏的覆辙重现所以李逸如命令驱赶走了所有的居民同时贮备了一切可以找到的粮食封死了原本的所有地道。


李逸如还命令将士们把车轮的车辕拆下来埋在城墙上加固又命人抢修了因为一个月前大战而受损的地方并且在城墙之外修了一道阻拦羊马等牲口的矮墙在这道羊马垣上挖了一些用稻草和杂物覆盖好的洞既方便风雨军将士藉此向外突击又使得对手一时间无法找到。


一天之后阿育王朝的大军果然到来了。


但是出乎李逸如意料的是这支军队并不是出现在居萨罗城的北部而是从日河渡过来出现在居萨罗城的南部。


原来这支军队的统帅达罗毗荼一开始从逃难的居民那里听说风雨军占领了居萨罗城之后不知道对手有多少军队由于害怕风雨军威胁到印月城所以特意从旁遮普邦的南面过来顺带护卫印月城。


李逸如见状当机立断立刻把军队调集到了南城的羊马垣后边布下了战阵。


不过此时达罗毗荼已经得到确切的情报知道对手不过是一支偏军所以顿时产生了轻敌之心也不等后续的大军和攻城的器械全部开到就下令攻城。


虽然阿育王朝的大军没有完全赶到但是城下也聚集了七、八万人这些军队一直卫戍边疆能征善战在统帅的一声令下立刻组成严密的阵形缓缓的向风雨军压来。脚步整齐划一气势震天动地。


曾经在对大食作战中充作主力的大象照例布在了前方。这些庞然大物挥动着长长鼻子每一步的移动都是地动山摇气势咄咄逼人。


在战象群的空隙间是阿育王朝的步兵。他们持着盾牌在大象厚重躯体的掩护下稳步的前进;大约有五千人的骑兵游击在两侧作为全军的机动力量;弓箭手则跟随在后面只等着长官的一声令下向城墙上的敌军射。


李逸如冷静的站立在城墙上注视着敌军的动向。


在距离城墙大约三百米处印月人开始了冲锋。


随着凄厉的号角声凭空响起象群在象倌的驱动下开始焦躁不安的仰天长嘶然后奔跑起来作着最后的冲刺。四周的士兵也如影相随借着象群的掩护靠近城池。


与此同时密集的弓箭纷纷向城楼射去。


可惜这些弓箭都在垣墙上方散开有的钉在了城墙之上有的钉在了垣墙中间几乎没有伤害到风雨军的战士。而风雨军则居高临下用破敌弓加上神臂强弩的辅助从城楼上和羊马垣的洞口射百百中箭无虚。


紧接着更让印月人士气大挫的是战象群受到了意想不到的挫折。


只见这些庞然大物眼看就要冲过来撞到阻挡在前面的那些看上去不堪一击的羊马垣的时候突然纷纷哀鸣倒地原来李逸如早在阵前布下了大批尖钉如今刺在了大象的脚下顿时挡住了战象冲锋的势头。


这个时候前面的大象或者吃不住疼痛倒在了地上或者愤怒的停住了脚步而后面的象群则依然收不住阵脚的冲了上来双方生了可怕的碰撞原本井然有序的战象队立刻乱作了一团。


这种混乱也影响到了藉助大象掩护的步兵队和骑兵队冲在前面的印月人顿时成了城楼上风雨军的箭靶狼狈不堪。


李逸如不失时机的命令吉牙思率领一万奴兵分成十队分批从两侧杀出动反击;同时城楼上的弓箭更加无情的射向失去了战象掩护的敌军步兵。


印月人不由军心大乱开始了后退。


吉牙思手持着长矛身先士卒的冲出杀去紧紧咬在了队形大乱的敌军后面乘势掩杀。刀枪的撞击声战象的嘶鸣声号角声战鼓声顿时响作了一团;战场上黄土飞扬喊杀冲天。


风雨军的突击队并不恋战他们一忽儿从东面一忽儿从西面总是在城楼上弓箭射程范围内作战根据李逸如军旗的指挥和城楼上的号角声进退有序追杀了几步就立刻收队;如果印月人的骑兵奔驰过来交战的话则多半受到城楼上风雨军弓箭的招呼。


半个时辰下来战场上印月人疲于奔命却一无所获枉自有人数上的优势却无用武之地更由于事前没有做好充足的进攻准备现在有些调度不顺了。


最终轻敌的印月人不得不丢下了上千具尸体之后狼狈的后撤来重新整顿军队。


「逸如你为什么不动骑兵攻击?」


城楼上一身戎装的拓跋蔚一直站在李逸如身旁她现在对李逸如已经是崇拜备至不过对于李逸如迟迟不肯出动风雨军真正的王牌——骑兵从而使得自己无法跑到战场上好好爽一把却有些耿耿于怀。


「还不到时候!」李逸如全神贯注的盯着战场只是淡淡的应付了一句。眼见印月人向后撤退扎营立刻下令鸣金收兵。


拓跋蔚见李逸如不理她脸色一变跺了跺脚不过终究没有把以往的小姐脾气了出来只是一脸恼怒的走下了城楼。


「干什么不打了?」拓跋蔚刚走下去不久从战场上奉令撤回来的吉牙思也气冲冲立刻跑上来找到李逸如质问道。他这一仗打得正过瘾自然很不满意李逸如的命令。


李逸如也不理吉牙思他抬头看了看天空平静的说了一句:「看来天要下雨了!」


说着就留下了丈二和尚摸不着头的吉牙思一脸迷茫的抬头看着确实已经阴沉沉的天空自己则踱下了城楼。


这个时候全军都因为这场胜仗对于这位年轻的将军产生了由衷的敬意一路行来士兵和军官们纷纷向李逸如致以敬礼吉牙思虽然有些恼火李逸如语焉不详却也不敢造次心中莫名的产生了一股如同面对风雨的敬畏。


七月的天空说变就变果然是说变就变顷刻间下起了瓢盆大雨。天空中乌云密布紧接着电闪雷鸣大雨倾盆而泻将整个战场雨雾蒙蒙的笼罩起来阴沉沉、黑压压的仿佛进入了黑夜。


这一天正好是风雨指挥大军在南线击败巴巴拉的那一天。


「什么你要夜袭敌营?」


在居萨罗城内风雨军的将领听到李逸如准备募集八百壮士夜袭敌营的计画顿时纷纷大吃一惊。


「逸如真要进攻吗?」


褚频望着李逸如一向稳重的他对于李逸如居然要带着八百勇士去突袭一支七、八万人的敌营心中实在有些忐忑。


李逸如拍了拍褚频的肩膀环顾了周围的将士心中苦笑知道自己终究没有风雨那么巨大的威信所以虽然今天小胜一场但还做不到让战士们毫无疑问的执行自己的命令。当下只好耐心的解释道:「今天显然是暴雨天气晚上必定月黑风高我军正好乘机劫营杀敌人一个措手不及胜负之数就在其中。」


「可是敌人势众我军力寡就算倾全军之力也没有胜算只有八百人前去未免太冒险了吧?」吉牙思喃喃的说道。虽然他一直以勇猛自夸但是像李逸如这般兵行险招却也是自愧弗如禁不住犹豫起来。


「正因为全军出动也无济于事所以才派八百人出战赢了固然可喜输了也无损大局丝毫不会影响我军的防守。各位难道会以为凭借正规的用兵可以打赢这一仗吗?」李逸如平淡的回答却让众人为之心头一寒但一时间也想不出反驳的理由。


「可是风侯曾经否定过夜袭认为得不偿失啊!」褚频依然犹豫道。


「此一时彼一时!当日风侯之所以否定夜袭完全是从政治战略的角度来考虑因为当时只要一举击败阿育王就可以慑服整个阿育王朝所以既然有办法以堂堂光明之阵战胜敌人又何必授人以柄呢?


「而如今则不同我军势孤力寡本来就是险中求生。即使得胜也是战术层次上的胜利我军败了固然不会影响到风雨军在印月半岛的势力胜了也无法左右整个战局因此我们的目标很简单就是用尽一切方法击败对手求得生存!为此可以无所不用其极自然也就不存在什么堂堂之阵的束缚了。」


「那好这一仗由我来领军你是主帅容不得半点差错!」褚频咬咬牙说道。


「哈哈放心吧我这条命一向很硬的。更何况如果我身为主帅都不能够身先士卒又如何要求麾下将士们出生入死呢?」李逸如傲然一笑全身焕出慑人的霸气。


大雨滂沱的夜晚云层厚厚的遮盖住了月亮的皎洁淅沥哗啦的雨声响彻在空旷的天地间时不时划过的闪电还有随之而来的雷鸣为死寂的原野增添了几分生气。


阿育王朝的大军在距离城池十里处安营扎寨不同于居萨罗城肃然无声、鸡犬不闻军营之中却是吵吵闹闹鼓声震山谷整夜有声响。


虽然今天受了挫折但是统帅达罗毗荼并不以为意在他看来这只是一时的轻敌所致只要明天会合了后来的大军以二十万雄师劲旅就算压也可以把面前的这支三万孤军给活活压死。


只是他万万没有料想到借着风声雨声李逸如亲自率领着八百死士穿着敌人的军服悄悄的潜进了军营。


由于是大雨天气再加上印月人根本就没有想到风雨军居然有胆子来袭营所以防备非常疏漏大多数哨兵都躲在了营帐之内避雨李逸如八百死士分作八个百人队分批潜入却是非常的顺利。


随着一声号角分散的风雨军战士立刻行动开来他们每人都背着一张硬弓手里使用的则是用竹子做成的武器。这种武器做得像市镇上儿童玩的那样每人手持一根作为标记径自杀向印月人的营帐。


大批印月人还在睡梦中就被风雨军战士给渡了剩下的人惊惶失措的跑了出来大声的呼喊着乱作一团。


这个时候风雨军的勇士根据各自百人队队长的号声雷电一闪就奋勇杀敌雷电止息就隐藏起来不动神出鬼没混杂在印月人的军中。


印月人只觉得到处都是敌人明明刚才身边的还是自己的战友但是雷电一闪却觉对方已经举起了兵器刺向自己许多人真的是到死都没明白自己怎么会死在同样是穿着阿育王朝军队的同胞手里。这种情况更进一步的导致了全军的混乱以至于所有的人都风声鹤唳草木皆兵。


「混蛋给我杀敌!」


睡得迷迷糊糊的阿育王朝的统帅达罗毗荼爬起来之后就被风雨军的袭击搞得头昏脑胀想也不想的命令军队就地格杀一切敌人。


没想到这道命令带来了灾难性的后果由于根本分不清敌我所以在人人自危之下原本就是个个如临大敌这时又得到了统帅的许可更是稍有不对就刀枪相向以求自己的平安。


一时间各营的印月人在慌乱中纷纷自相残杀起来。


这个时候有一名老军官看见事情不对立刻大声喊道:「大家不要乱袭营的圣龙人不会很多这里是很安全的!」


可是事实立刻让他作为一个活生生的例子来证明给所有的士兵这里是多么安全。一支冷箭循着这名军官的声音射了过来正中咽喉那家伙顿时直挺挺的倒了下去两眼瞪得大大的充满了不甘和疑问。


得到了教训的印月人再也不敢在伸手不见五指的黑夜里出声暴露自己了个个抿住了嘴巴只要感觉到有人靠近就乱打一通也不管对方是谁。


于是伴随着风声、雨声、电闪雷鸣声阿育王朝军营里所有的战士们都默不作声的混战了整整一夜直到天亮时分看见了遍地的尸体印月人这才赫然现原来是和自己的军队争斗了一晚上而那些可恶的圣龙人早就不知去向了。


筋疲力尽的印月人还没有来得及整顿好军队只听见四面边声连角起战鼓阵阵杀声冲天好整以待的风雨军在李逸如的统率下从城中杀了出来。


「妈呀快逃!」


不知道是谁说了这么一句又累又慌的印月人仿佛被瘟疫传染了一般再也无心恋战只好且战且退。


在李逸如的部署下风雨军的骑兵从两侧包抄他们效法呼兰人的作战方式口中呼啸着各种怪声手里挥舞着战刀一旦靠近敌军只需要轻轻的一个回旋就会有敌人的脑袋被轻松的割了下来。


正面排成整齐方阵的奴兵则如同排山倒海般的压了过来手中的刀枪犀利无情漫天的箭雨绵绵不绝整齐的脚步声令人心惊胆颤密集的阵形让人产生难以抗衡的怯意势如破竹般的把敌人向后逼去。


战场上战刀闪烁着阴寒的白光鲜血在半空展示凄丽的弧线罗列成枪海刀山的兵刃仿佛索命的恶符擂鼓号角犹如摄魂的魔音。


这一切都更进一步的打击了印月人的士气恐惧的情绪传遍了全军后退变成了不可抑制的溃退。


「给老子让开!」


「去死吧!」


被逼到了日河河畔的印月人早就已经没有胆量拿起武器向逼近的圣龙人冲杀了但是这并不妨碍他们挥舞兵器斩杀自己的同胞以夺取逃生的机会。


为了防止敌人作困兽之斗风雨军在李逸如的指挥下放缓了进攻的步伐改以密集的弓箭招呼落在后面的印月人其余人马则布成了方阵缓缓的推进既给那些河边的印月人以逃生的希望又让他们感到压力和紧张而惊惶失措。


于是战争中丑恶的一幕就此上演争相恐后逃跑的印月人不用风雨军杀过来就已经为了活命而自相残杀起来。


前面的战士拼命的抢上小船渡过河去后面的士兵则毫不客气的砍死挡住自己道路的同伴抢夺船上的位置更有许多人在惊慌之下跳进了河水之中妄图游过去。


然而昨天的大雨如今对这些逃命的士兵来说无疑成为了灾难日河的水位因此变得比往常高了很多原本可以泅水甚至可以徒步涉过的地方如今变得非常危险水深流急以至于许多士兵都淹死在了河水之中。


遭受到如此沉重的损失之后达罗毗荼终于学会了谨慎他把残余的部队驻扎在月河的南岸一直等到了后续部队赶到这才重新渡过河来动攻击。


而这个时候时间已经到了第二天的上午。


酷暑下的战场昨天的雨水早就被今天的烈日蒸的无影无踪土地都干涸的冒了烟盔甲在日光的照射下用不了多久就烫的无法沾手可怜的印月人却不得不在长官的驱赶下冒着城楼上如蝗的箭雨冲锋。


由于害怕重蹈前次的覆辙所以达罗毗荼把战象队留在了后面却也使得自己军队的进攻失去了掩护。


李逸如面对着城下十多万的大军一点都不慌张。


他聚集了五千人的军队分成五队一千人一队在城中待命。又让人把一副盔甲晒在太阳下特地派人用手摸等到盔甲热得像火不能沾手的时候他就调一队士兵过来拿出早就准备好的解暑药和酒肉给他们吃饭喝酒服下解暑药然后让他们从侧门杀出去战斗。再过一会又调遣一队人马从另一个侧门杀出去。几队人马就这样分门轮流进出不断的袭扰敌军。


这些士兵个个拿着李逸如特别准备好的斧子一出了城门也不说话策动战马抡起斧子就朝人多的地方冲去挥舞开来势不可挡。而且这些战士也不恋战一听到城内响起号角声就立刻在城楼上的弓箭手的掩护下撤退。由于印月人的骑兵不多所以只有疲于奔命却无可奈何。


与此同时吉牙思则奉命率领军队死守城池一边策应着杀出城门的士兵一边藉助着坚固的城墙和攻城的敌人厮杀的不相上下。


印月人的前锋费尽了九牛二虎之力冒着头顶上如蝗的箭雨终于把攻城梯架到了城墙上却现没有遭遇到头顶上意想中的狂猛轰击。欣喜若狂的士兵以为敌人终于被自己强大的阵势给压倒了出于对财富、军功、荣誉的追求几千名印月勇士更加肆无忌惮地简直可以说是欢快地向上攀去吉牙思冷静地看着下面渐渐爬上来的印月人一想到就是这帮家伙杀了自己的父亲使自己和弟弟沦为奴隶他的内心充满着杀戮的冲动。


距离是那么的近几乎他们猖狂的狞笑着的脸上的皮肤颤动都能看清五米四米三米二米「攻击!」


吉牙思大喝一声早已憋着火气忍受敌人嚣张气焰的战士们立即枪刺刀砍把一个个刚刚冒出墙垛的印月战士的人头刺穿切断成批成批刚才还活生生的勇士变成了一颗颗血淋淋、滚圆圆的人头和一具具没有脑袋的僵尸砸在了下面依然茫然无知处于兴奋中的战友身上。


在这些可怜的人们被这种突如其来的死亡威吓搞得几乎神经崩溃的时候更大的重击降临到了他们身上。


风雨军点燃了早就涂抹在城墙上的藤蔓顿时熊熊大火冲天而起原本密密麻麻附在城墙上的士兵纷纷变成了一团团的火球出凄厉的哭喊声从云梯上跳了下来在城下的空地上徒劳的打着滚做着垂死的挣扎。


就这样不过眨眼工夫几千具印月士兵尸体厚厚地堆在了城墙下面流出的鲜血已经流淌在城下的空地上汇聚成河后面紧跟的士兵踩在这令人头皮麻的血河上看着眼前支离破碎、断刀折枪的惨烈景况还有那烧焦臭的尸体只感觉全身抖握着兵器的手似乎再也没有力气支撑于是由于心生怯意浩浩荡荡的士兵冲锋上去之后却是刚到城墙脚下就纷纷寻找处所掩体支起盾牌装模做样地挥舞着长矛其实也就只能杀杀空气了。而继续傻瓜一样爬城的少数人在守军密如丝网的箭矢下下场可想而知。


当这样的战斗持续到下午的时候印月人终于吃不消了。连续作战的疲劳和酷暑的折磨使得这些士兵汗流浃背有气无力再也没有刚开始作战时的勇猛了后阵的许多士兵甚至开始坐了下来。


就在这个时候印月人突然现让自己伤亡累累却一直无可奈何的居萨罗城的城门洞开了。正当他们惊疑不定之际只听得一阵阵杂乱的脚步声伴随着杀猪般的惨叫从城中奔跑出来一大群火球。


大吃一惊的印月人定睛一看这些奔跑的火球却原来是一大群全身着火的猪。


「该死的圣龙魔鬼!」


无疑是爱猪同盟会忠实成员的印月人立刻愤怒的咒骂了起来但是却犹豫着不敢向这些宗教的圣物射箭。


也就在这一犹豫之间那些原本可爱的猪逼近了阿育王朝的大军拥有「惧火」天性的大象和战马顿时躁动起来。


战马也就罢了那些庞然大物可就不同一般了暴怒的大家伙无情挣脱了象倌的束缚横冲直撞起来反应慢一些的士兵立刻被这些家伙踩在了脚下还没怎么出哀号就已经成了一团肉酱。


看到同伴如此悲惨的命运印月人当然不是傻瓜纷纷自的躲避于是造成了整个军队无可救药的混乱。


而李逸如当然也很忠实的扮演起合作者的角色立刻动了反攻昨天的那一幕再次在今天重演不过无论是追击者还是逃命者似乎动作都更加娴熟了印月军队再次乖乖的退到了日河的南岸而且丢失了所有的攻城器械。


其后的几天时间里对于达罗毗荼来说简直是在地狱中煎熬一般。


明明自己拥有着压倒性的兵力优势但是偏偏却一筹莫展显然是遇到了一个可怕的东方魔鬼而在这个东方魔鬼层出不穷的阴谋下自己连连碰壁。


尤其是有一天这个可恶的魔鬼居然在河水中放下了泻药结果因为战斗而口渴的士兵喝了这些水之后个个肚痛如绞无心再战。


偏偏这个魔鬼得势不让人照样动了反击而且这个魔鬼真的是一点礼仪也不讲根本就不遵循战争的国际公约我佛和湿婆神可以作证伟大阿育王麾下英勇的战士绝不是怯懦和畏惧然而出于卫生和教养的考虑他们不得捂着肚子、提着裤子无畏无惧的在这些野蛮的圣龙人面前进行着伟大的战术性后退大公无私的把臭气熏天留给了自己的军营而不是双方的战场。


总之战争持续了五天在这五天之内二十万大军在居萨罗城下丢弃了五、六万具尸体令战场上恶气熏天、尸积如山却依然拿这座城池一点办法也没有。


幸好这个时候风雨军和阿育王和谈成功的消息传来了在得到印月人关于「行军安全」的保证之后李逸如给了达罗毗荼一封通知信接着就大摇大摆的率领军队走出居萨罗城朝东线会师去了。


而据传这些天与之对阵的印月人的军营中一听到不用和这些魔鬼作战后顿时出了震天的欢呼声许多人甚至是喜极而泣。从此之后印月人如果想要自己的孩子不再啼哭最常用的办法就是吓唬这个孩子「大魔鬼李逸如来了」。


事实上李逸如确实可以为自己而骄傲这支军队面对着数倍于己的敌人在酷暑下苦战忍受着尸体的腐臭和孤立的压力竟然守住了这座城池损失也非常微小不能不算是一大奇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