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间
笔趣阁小说网 > 大汉东皇传 > 第068 说服黑山 4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笔趣阁小说] http://www.xswang.com最快更新!无广告!

(4)


“不可。郡司马身为一军主将,岂可身犯险境?张牛角虽然降服,但是其心难测,若是突然发难……”刘杲单骑入山的意思刚提出,刘石就开口反驳。


“千金之子,坐不垂堂。一军之将,不操兵戈。郡司马掌一军之重,岂能随意行事?大军若不能堂堂阵阵击溃蚁贼,口舌之利又岂能见效?愿郡司马三思!”这却是赵云所劝。赵云被刘杲提拔后,对刘杲心存感激,隐然视刘杲为其入官场的引路人。但是赵云根本没有投靠刘杲这种心思。他心中所想,无非是不愧对身上官职而已。他与刘杲虽然官职不同,但都是大汉同僚,所以这话说的毫不客气。


“蚁贼群盗,人员复杂。万一郡司马被宵小所害,这眼前打好局势,可就荡然无存。郡司马昔日曾言‘白龙鱼服,见困豫且。白蛇轻薄,亦为高祖所斩’。前世之例,比比皆是,若张纲行事者,不过偶尔之例,万不可当作常态。郡司马昔日之言,沥沥在目,今日却为何心血来潮,欲行匹夫之勇?”左政也不赞同。左政自倾心投靠刘杲一来,便把刘杲视作可乘荫的大树,把自己未来寄托在刘杲身上,当然不愿意刘杲轻身犯险。


“兵戈之事,不能操之过急。郡司马想凭借这次小战,说服蚁贼,予私下以为,这太过于贪心。孔子曰‘过犹不及’。郡司马若真执意前行,怕是得不偿失!”这却是郭闻所建言。金子总会发光,郭闻率十数人同族、同僚投奔刘杲后,水波不惊的已经爬上高台,如今已经被刘杲关注。这次会议,也是刘杲特意令他加入,否则以他如今身份,还不能参与军国大事。


见周遭所有人,都齐声反对自己计划,刘杲觉得有点难办。


刘杲目光一一扫过诸人,突然看到一直未出声的颜良、文丑两人,遂道:“仲德、不方,你们也反对我去西山?”


颜良正欲开口,却被文丑拉扯一下。不知所以然的颜良,一时也不敢冒然开口。文丑上前,庄重说道:“丑,乡间一莽夫尔!本不足以论言军事。我只知,若郡司马一心单马入山,我文丑也当随郡司马左右。主入险境,臣既不能反其心意,便愿以弘演为表率。”


“咄!你这蛮将,岂可诅咒郡司马!”郭闻听及文丑提及弘演,当即训斥文丑。


弘演者,春秋时人。卫懿公好鹤亡国,暴尸荒野,身体零落不全,唯有一肝脏。弘演以佩刀自剖其腹,将卫懿公之肝纳入腹中。


弘演因为这,便以忠心显名。文丑善武不善文,对弘演之事一知半解,在这里用错典故。弘演忠心虽是真,但是用此典故,岂不是说刘杲也要学卫懿公,将来暴尸荒野?


“无妨!”刘杲止住郭闻等人喝骂之势。刘杲对于这些,并不是很在意,限于后世思维,刘杲对于什么典故来的,没有半点兴趣,只要不是对方刻意咒骂自己,那就无妨!


自己亲随若刘石、左政,刚饶幸收集来历史名将赵云、颜良、文丑,以及后世根本名号的郭闻,齐齐反对,这让刘杲心中犹豫。众人皆不认为可行,那这事就不是稳妥之策。


只是……


如今刘杲心中有一个疙瘩。那就是怀疑自己所在空间历史,究竟能不能更改?刘杲昨夜做梦时,梦到自己变成项少龙,所有努力最后都成一团烟灰,该来的战火依然如期发生。


官渡之战……


赤壁之战……


蜀魏征伐……


魏吴交兵……


……


以及八王之乱……


元嘉之乱……


最后刘杲在儿孙哭诉中惊醒。


刘杲虽然下定决心,不让既往历史成为心中魔障。但是信心是信心,事实是事实。没有扭转的历史,刘杲依然自信心不足。


刘杲不是不知道,他若去黑山,无疑是羊入虎口,很可能就此别离这个世间。但是如不在黑山,撬动历史变迁,他就静不下心来。若是证明历史大势不可改变,他做这一切又有何意义,岂不是徒增杀戮而已?


“此事,我心意已决。”最后那一刻,还是内心固执占了上风。刘杲心中喃喃道:“这就是一场赌博。我绝对不会任凭历史摆布,做那无所作为的项少龙。若天要我做项少龙,我就不必在此世!”


“虽然说,我这一次执拗,可能让这些已经跟随我的左政、刘石,以及我正使用心思的赵云、颜良、文丑等,离我而去。但,若是历史不可逆转,我要他们还有何用?”


刘杲身为郡司马,所行之事,也不过自己冒险而已,众人虽然因为各种各样心思不赞同刘杲,但是对下定决心的刘杲,却也无能为力。


第二日,刘杲宣布,以刘石为假司马,统帅全军,并领中军一切事务。


左军左政原位不动,但调刘卓为其副贰。刘卓便是刘恭长子。刘杲兵出邯郸时,刘恭便让刘卓跟着刘杲长长见识。刘杲因为年幼,见识不深,又初入军旅,甚少作为。虽然他可能谋略不成,但毕竟同出一门,忠心却是不差,刘杲临行前,对其好生嘱咐一番,将其当作留在军中的第三枚暗棋。刘杲可不想,等自己从黑山回来,这大军却成他人的了!毫不利己,专门利人,可不是刘杲作风!


然后调郭闻顶替原来刘石职位,统帅左军。


升赵云为军侯,顶替郭闻等人,统帅五百散兵以及黄巾战俘。


维持骑兵编制不动,但刘杲将文丑调入其中,充当副贰。文丑战阵凶猛,又是被刘杲突然拔高的,让他去骑兵营中,却是为了掺沙子。


把军队安排妥当后,刘杲率张牛角、颜良、仆僮守性以及十数位黄巾战俘,向黑山开进。


刘杲之所以放着赵云这后世大名鼎鼎最佳保镖不用,却带颜良,也是心有考虑的。


后世刘杲初读三国时,在网上看到不少流言。有不少帖子,都把颜良、文丑说成穷困潦倒、连字都取不起的贫贱之人。但是这话根本经不起推敲。袁绍何人哉,党人之中的名士,最喜好的便是出身大家,名望甚高的下属,他会让两名出身贫贱之人,担任左右肩膀?再说河间四将,张颌出自张氏,高览出自高氏,都是渊源可查的汉世第三等名门。与其并列的颜良、文丑,怎会与他们大相径庭?


在无准确资料时,通过人名来想象某人,可真的不可靠!


刘杲在后世,在群众影响下,也下意识以为文丑当面向凶恶,蛮横,颜良当是文丑大哥一类的人物,但是此间,刘杲发现根本不是这么一回事。也许是这两人不过是同名同姓,不是历史原型人物,刘杲常常这样安慰自己。


这世的颜良,反倒有些莽撞,反而是文丑文略、计策都有几分。


但刘杲去黑山要的就是傻大个,而不是心机细如发密的人物,所以赵云、文丑就这样被刘杲排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