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间
笔趣阁小说网 > 玩世三国 > 第219章 :一决雌雄 1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笔趣阁小说] http://www.xswang.com最快更新!无广告!

建安八年一月(公元203年),刘璋在逃亡的过程中病故与成都北郊的落凤坡,享年四十四岁。其麾下张任、李严、刘巴、刘循、刘恢、庞羲、张松等人遵循刘璋遗嘱投入夏逸浩帐下。


吕马占领成都后,成都周边各县郡皆望风而降,吕马不花吹灰之力就取得一半益洲的之地,同时招募了一大批有志之士,马良、马谡兄弟就在其中。


建安八年二月(公元203年),赵云从巴郡起兵攻打成都,双方交战数月,由于后方补给供应不上,只得暂时休武止兵,退回巴郡,双方各自修养生息。


建安九年秋(公元204年),为了加快统一北方的步伐,永远不甘寂寞的仗着这几年养精蓄锐,兵粮充足,亲自率领六十万大军,以大将许褚、夏侯敦、夏侯渊、文聘、于禁、太史慈等人为先锋,从冀州分六路人马分别向青,幽,并三州进发,以图一举消灭袁绍。


袁绍得知举兵六十万大军来犯,当时吃了一惊,心想:“真给我面子,一下抽调出这么多人马来看我,难道就不怕后方遭到夏逸浩、孙策的攻击吗?”


袁绍不解,于是招文武百官商议。会上,袁绍说:“今起六十万人马来犯我青,幽,并三州,依你等之见,有何退敌良策?”


陈宫道:“可闭门守之。待其粮草耗尽,再迎之。”


管亥道:“先生之意是否欺我等怕死不成?我视曹兵乃草芥之辈。愿领虎狼之师,前去迎战。”


浩大的会议室内,分座于两旁的文官和武将,又上演了一场喋喋不休的口舌大战,一方主张以佚待劳,一方建议主动出击,搞得原本就没有什么好注意的袁绍更是满头的雾水加怨气。


“遇到这点小事还得自己拿主意,真不知道养这么一大群饭桶干什么。”袁绍苦恼地拍了一下脑门,猛地从椅子上站了起来,双眼不停地巡视着会场里的每一个人,就连在一旁等会着倒茶水的小妹都没有放过。


见袁绍肃然起身,众人非常有默契地闭上了嘴巴,纷纷摆出一副洗耳恭听的样子,满心期待地看着袁绍,等着他发话。


袁绍再度打量了会场里面的每一个人,然后呼了一口气说道:“刚才我听各位对这个…这个如何应对来犯的辩论。总体来说你们的辩论是非常精彩的,既然文官主张守,武将主张功,那我就发扬民主满足各位的要求,我决定全体武将披甲上阵抵御曹兵。”


“那我们文官呢?”陈宫小心翼翼地问道。


袁绍瞪了一眼陈宫,微微一笑道:“我可是万金之躯,既然武将们上阵杀敌去了,那你们文官就负责24小时保护我。”


“射入先射马,擒贼先擒王。两军打了起来,咱不就是成了肉盾了吗?”田丰暗想,随即额头上冒出了豆大的汗珠。


其余文官似乎没有想到这,个个兴奋无比,同声答:“是。”


数日后曹军许褚所部率先于济南城外与袁绍所部将领韩琼相遇。两军对垒,韩琼拍马而出大叫道:“来者何人?报上名来。大爷我刀下不斩无名之将。”


许褚策马而出,鄙夷地看了一眼韩琼,傲然道:“我乃胖子许褚!无名小将早早受降,爷爷可留你全尸。”


许褚说完便拍马而上,由于实力悬殊实在太大,韩琼还没有彻底地反应过来,便被许褚一棒劈于马下。韩琼所部士卒见许褚如此凶悍,一下全傻了眼,恐惧的纷纷丢掉手中尚未捂热的兵器,转身乱哄哄的奔逃,骑兵撞倒了步兵、步骑兵挤作一团人仰马翻,混乱的互相踩踏着。


许褚见状哈哈大笑,他做梦都没有想到袁绍军既然如此不堪一击,看来此次出征必能顺利地完成交予的任务了,于是心情一爽下令道:“全军原地扎营,好生休息明日攻取济南县城。”


“狂妄自大的家伙,既敢藐视我军中无人。”许褚大军扎营处南面百米开外的山丘上,一群人影如鬼魅地晃动了一下,然后很快地消失了。


秋天的夜晚,是深沉而宁静的,凉凉的夜风让绝大多数的人都躲进了屋子,使得月亮越发得孤独起来。而今天又是个有云的夜晚,连孤独的月亮都躲了起来,只有几堆篝火在营寨劈里啪啦地燃烧着。


一队士兵巡视到,营寨正中的一顶帐篷处,里面传来阵阵巨大的鼾声,在这幽静的夜晚显得那么唐突而刺耳。这帐篷便是许褚了,只见他赤裸着身子幸福地熟睡着。


一个年少士兵小声地在帐外嘀咕道:“以前只是听说咱们将军是如何如何的厉害,今日一见果然名不虚传。”


“要是咱们将军能和飞将军吕布打一场那才叫精彩绝伦。”另外一名士兵搭讪道,说话间满脸皆是向往之情。


一年长士卒看了看左右,说道:“我到不只盼遇上吕布,那家伙实在是太凶悍了。要是再能一睹将军与赵云搏杀,也不枉我活了此生。”


“大叔,赵云到底是什么样的人?”起先说话的士兵满脸好奇地问道。


在不远处巡视的几名士兵,一听到赵云这两个字,顿时来了精神,纷纷向这边围了过来。长者从腰间取下水袋,咕噜地喝了一口水后,对着四周的众人说道:“我与赵云只有一面之缘,当年在围攻桂阳战斗中我见过他一面,那时候咱们将军还是刘表帐下的一名将领,在那场战斗中赵云打败了咱们将军。”


“听说赵云长得很帅,这到底是不是真的?”一人插嘴道。


“肤浅!”长者重重地叹了口气,继而眉飞色舞地说道:“赵云的相貌是不能用一个‘帅’字来评论的。他除了帅以外,还很酷,从他那张目空一切的脸上你就能感觉到什么叫做…”


正这时,营外突然杀声喧天,随即一支支火箭像流星雨一般在夜空中划出优美的弧线,往营寨里飞了过来。


寨内无数帐篷立时着火燃烧,火焰翻腾,浓烟滚滚。接着又是一阵火箭,顷刻覆盖许褚军营上空,就象盛大节日燃放的烟花一般绚丽夺目。


这些火箭落在营帐之上,劈啪起火。此时西北风起,火势遇风反增其烈,点点星火瞬成燎原之势,迅速蔓延至整个军营大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