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间
笔趣阁小说网 > 当我来到异世界 > 第四十五章 纳兰嫣然做的菜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笔趣阁小说] http://www.xswang.com最快更新!无广告!

餐桌上,灵井祠看着满满当当的鱼类菜肴,心里稍稍有些后悔,自己就不该来吃晚餐。


纳兰嫣然问道:“你怎么不吃鱼?”


“不爱吃!”


纳兰嫣然偏了偏头,虽有疑问,但她没说出来。“你是不会吃吧?吃鱼很简单的,注入斗气,鱼刺对斗气的流通有阻碍作用,所以,很容易就找到了。”


说着,她已经挑好一块鱼肉里面的刺,将鱼肉夹到灵井祠碗里,他看着白花花的鱼肉,又想到那个麻花辫女孩,她当初也是这么教自己的。


“这种方法你是怎么学会的?”


灵井祠一只手托着腮,细细品味这锦鲤鱼块。


“母亲教我的……”


灵井祠走人了。纳兰嫣然端端正正的坐在餐桌前吃着鱼,眼神凝在空气中。不能提及母亲吗?


……


晚上,灵井祠坐在床上吸纳斗气,准备突破,这是他头一次专注修为,他为自己的实力担忧了。


如果将来碰到强劲的敌人,会很难办的,他一直希望自己像路灯王一样,伸伸手就能解决敌人。而不是拼个你死我活,狼狈不已。


炎灵在他内心交流道:你终于开始努力了呢!姐姐我很欣慰噢。


灵井祠:好一些了吗?能不能凝聚人形?


炎灵:人形?还不能呢,你说这个干嘛?莫非……你是馋我身子了?诶呀,讨厌啦,人家还没准备好呢。


灵井祠脑海中浮现出她害羞脸。一只手捂着胸口,另一只手捂着不可描述,扭扭捏捏。


灵井祠:喂,你能不能不要想那些乱七八糟的东西?你会把我教坏的!以后被坏女人趁虚而入了你负责吗?


炎灵:人家才不是坏女人呢,不过,负责什么的,人家肯定会哒。那个……你现在要吗?


灵井祠不说话了,他从来不会在这个女人身上占到什么便宜。


炎灵:你别不说话啊,人家超想和你融为一体呢。


灵井祠:闭嘴!


生灵之焱,自己并没有将其纳入身体,要说为什么,可能是它有了人的思想吧,他怕自己控制后就没有灵智了。


而生灵之焱,一直渴望着和灵井祠融为一体,那样,就可以一直在他身边了,就可以一直保护他了。


纳兰嫣然看着满桌子的菜肴,心里有些失落,里面有她自己做的菜,不过,他并没有吃到。其实碰都没有碰,我还以为你爱吃鱼呢。


她吃着吃着也没胃口了,便吩咐仆人将这些菜全部收起来,临走前拿走让人将自己做的那一道菜收起来,装进木盒。


月色正好,她决定去看看爷爷,刚才因为对爷爷有意见,便直接离开了,现在心里有些后悔,看着手里的木盒,她笑了笑。


“就当是补偿吧。”


路过长廊时,她吩咐仆人放一袋鱼食在亭子里,以后没有了就在那放一袋。


不一会儿,她走进了纳兰粲的静室。悄悄关上门,不过,纳兰粲已经入睡,在清亮的月光石下,发出轻微的鼾声。


来都来了,她还是坐在纳兰粲床边,打开木盒,露出里面焦黄的鱼肉,用筷子夹出一块,放到纳兰粲嘴边,说道:“爷爷,你要尝尝嫣然做的鱼肉吗?”


良久,床上的老人并没有张嘴,她只好将木盒装好,心里很是委屈。


我做的东西他们都不喜欢吃呢。


她在床边坐了很久,低着头,摩挲着木盒,像在摩挲一件宝贝。


“爷爷,我不想嫁给那个萧炎,不管你说他的爷爷有多好,可我就是对他没有感觉。


我在云岚宗修炼时总会想起你说的那句话,一想到自己将来要嫁给一个不了解的人,我就很生气,那时候我好恨你,随意掌握我的命运,就为了你那一己私欲。”


说到最后,她眼睛直直的盯着枯黑老头。


你真的是爱我的吗?还是我是纳兰家的工具呢?


柔和似絮,轻如浮云,有深有浅,若有若无。不想玩下那样浓艳,因而显的素雅;没有夕照那么灿烂,因而更显得哀愁。


她走在水榭长廊里,回想着师傅的话:


嫣然,不要把什么都抗在自己肩上,那样只有孤独的严冬。尝试着依赖一个人吧!可以依赖,但不要太过依赖,那样会陷入其中,无法自拔。


我该怎么依赖一个人呢?有能给我依靠的人吗?依赖,是什么感觉呢?她试着想象那种感觉,可怎么都找不到,内心软弱的人才会有依赖。她怎么找得到呢?


不知不觉,她走到一座水榭楼台前,哪儿有个人影,走近一看,是父亲。


在今天,纳兰肃终于被他爹承认了,现在,他终于成为纳兰家家主了。我太开心了。


突然,他心有所感,一转身。


“嫣然?”


纳兰嫣然双手提着一个木盒,身穿轻纱白裙,忧郁着眼神,身子有些单薄,在月光下显得很柔和。


“爹爹!”


“咦?你这手中是什么?给我的?”


纳兰嫣然本想拒绝的,不过,这道菜还没有被人动过,他不吃,爷爷也睡着了,她只好退而求其次,脸一夸。说道:“嗯,是的吧!”


纳兰肃欣喜的打开木盒。发现是一条鱼,炸的两年金黄。看着就很有食欲,女儿给自己做的睡会没有食欲啊!


他拿起筷子吃了一口。


……


“emm……不错嘛,火候挺足!”


他那违心的表情纳兰嫣然看着很不是滋味,自己做的有这么难吃吗?


“难吃就不要吃了!”纳兰嫣然双眼失去高光。低着头,阴沉着脸。


纳兰肃停下筷子。女儿今天有些反常了,平时,她不会有这么多情绪的。


“怎么了?嫣然?”


听着这温暖的话,眼中的堤坝再也挡不住,声泪俱下。


“爹爹,我不想嫁给那个人!”


“我知道的,就算你嫁过去也不会开心的。所以,我决定了,以后你想怎么活听你自己的就行,别把婚约当回事就好。不管什么我会给你办妥的。放心吧!”


纳兰肃摸着纳兰嫣然的脑袋,眼中尽是慈爱。


十多年了,纳兰嫣然尽情的释放着自己的泪水,好像永远也擦不干。


“爹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