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间
笔趣阁小说网 > 重生皇帝的宠妃 > 第一百六十五章 林雅音之死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笔趣阁小说网] http://www.xswang.com最快更新!无广告!

有张询在,王谷本不必再守在玉泉宫,但他还是留了下来,免得师父需要人的时候还要派人去叫他耽误时间。再加上他还有一些问题想要请教,就更不会离开了。


再看福寿宫,李颖沁陪着太后回去之后并没有离开,而是坐在太后身边陪着她说话。


“母后您好像开始喜欢歆昭仪了。”李颖沁只说出了她的直观感受,她并不知道太后威胁李奕乾的事情,所以在她看来就是母后莫名奇妙的对歆昭仪有了好感,不然是不会当众提出要皇兄嘉奖她的话的。


太后听了这话眼神有些飘远,半晌才回到:“许是人老了就不想再斗了吧。歆昭仪到底是你皇兄心尖上的女子,哀家要是一直为难她,岂不是伤了我们的母子情分?再说了,她到底给了哀家一对孙儿,看在他们的面子上,哀家也不能太过为难她。不然岂不是让人看轻了皇室的血脉?”


是啊,宫里的人惯会做的就是捧高踩低,若是歆昭仪诞下皇长子还被太后针对,那就说明太后并不喜欢这个皇子,到时候说不定会出现什么流言蜚语。到那时,或许幕后跟皇兄的关系就真的无法挽回了。


“歆昭仪是个实诚人,只要您愿意接纳她,她一定会孝顺您的。”李颖沁真心的说。她不想夹在皇兄跟母后之间为难,皇兄是认定了歆昭仪这个人,若是能说动母后改观,这也算是她离宫前为他们做的最后一件事吧。


“唉,哀家只是担心你舅舅家。哀家知道你皇兄不太喜欢柳家,可是那到底是哀家的娘家,就连你皇兄身上也是流着柳家的血脉。哀家总不能眼睁睁的看着柳家走向衰亡。”


太后按了按有些不舒服的头部,无奈的叹气。她何尝想跟儿子离心,只是对着生养自己的家族,她怎么也狠不下心不理会它的发展。所以即使心中知道柳玉泱不是最合适的人选,她也还是坚持要把她推向皇后的位置,只有这样才能保住柳家的荣耀。


“母后放心吧,皇兄心中自有分寸。他一向是个孝顺的人,总不会真的对舅舅他们做什么。”李颖沁知道皇兄早就不耐烦这些武将了,但是她又不能直接对太后说出实情,只能这样安抚她。


说罢,李颖沁走到太后身后帮她按着头。她的手中是带着内力的,按起来其他人多了一丝暖暖的感觉,不一会儿,太后就倚在那里睡着了。


感受到太后已经睡安稳了,李颖沁才停手。看着太后鬓边的白发,李颖沁有些恍惚。这些年一直在宫外还不觉得,现在一看,母后真的已经年老,还要为着家族和她跟皇兄操心,心中一酸。


——————


王锦云走后,李奕乾在玉泉宫坐了一会儿,让自己的情绪平复下来,这样他才能去处理接下来的事情。


回到乾宫,李奕乾先是把沐修叫过去,写下一封诏令。主要就是对于林雅歆产下龙凤胎的嘉奖和赏赐:晋林雅歆为宸妃,位列四夫人之首,仍居玉泉宫,另有玉如意、绫罗绸缎等若干。这些都是后宫之事,他一人做主就可。


他的心中还有一件事,但那件事现在还不能提,不然一定会给歆儿跟孩子们招来很多的麻烦。甚至像今天这样的事情很有可能会重演。除了要给歆儿的封赏,剩下的就是给孩子们取名字,定封号等等,但这些都不急,只要在满月之前决定就可。


眼下他还需要先去解决一个历史的遗留祸害,本来他想的是等歆儿醒来一起去,但是歆儿刚生产完,即使醒过来也暂时不能下下床,他已经无法等到那时候了,所以就由他一个人处理好了。想必歆儿也不会有什么反对意见。


李奕乾让沐修去宣读诏令,自己则是来到了乾宫的那处暗牢之中。暗牢里并没有什么人,唯一一个就是应该已经被赐了毒酒的林雅音。


暗牢之中并不像寻常的大牢那样脏乱,也没有那些层出不穷的叫骂声。有的只是死寂,死一样的沉寂。林雅音坐在牢房的一角,双手抱膝不知道在想什么,就连李奕乾进来她也没有察觉。


李奕乾没有耐心陪她多呆,直接打断了她的沉思。


“知道朕为什么留下你吗?”


听到有声音传来,林雅音抬起头,隔着栅栏看到了站在外面的李奕乾。他还是像初见时那样,而她却已经沦为阶下囚。对着他微微一笑,依旧是那沙哑的嗓音,轻轻地呢喃:“皇上,你来晚了。”


李奕乾不明白她是什么意思,直到他看到一抹鲜红从林雅音的唇角溢出的时候才知道她服毒了。


林雅音就这样倒在了地上,不知为何脸上还带着微笑。看着她死在自己面前,李奕乾心中没有一丝波澜。吩咐人收拾好这里就走了出去,至于林雅音的尸体如何处置,他想让歆儿决定。


——————


我叫林雅音,是林御史府的庶女。我还有一个姐姐叫林雅歆,她是父亲的嫡女。小时候,我并不知道我们之间除了不是一个娘以外还有什么区别。父亲最喜欢的是娘亲,许是爱屋及乌的原因,很多时候我都跟姐姐有着一样的待遇。姐姐和夫人待我也都很好,只是不知道为什么娘亲总是很不喜欢她们。


随着年龄的增长,我已经能感受到我们之间的差距。


姐姐还在爬树掏鸟窝的时候(她以为没人知道,但事实上我偷偷看到过好几次),我却要被娘亲逼着学习一些我根本不喜欢的东西。因为娘亲说我是庶出,就要多学习一些才艺,这样以后才能嫁到好人家。


我天真的问娘亲,为什么姐姐不用学这么多,娘亲说因为姐姐是嫡女,即使不会这些也能找到很好的姻缘。当时的我并不知道姻缘有什么用,只是听从娘亲的话学着各种东西。


后来有一次,别的府里举办宴会,夫人带着姐姐跟我一起去参加。我才真正感受到了嫡庶之间隔着的那条鸿沟。


我们进屋的时候,我感觉到很多夫人都对我投来赞许的眼神,因为我的礼仪十分到位,这是娘亲训练的结果。相反,因为夫人对姐姐太过宠溺,她的动作只是面上能够过得去。我听到一些人的窃窃私语,这让我十分自得。


有人向夫人打听我的身份,我听到夫人说了“这也是我家老爷的女儿”之后。当时那些夫人们看着我的眼光就变了,不止没有了赞许,还满是鄙夷不屑,更甚至是厌恶。我很害怕,不知道为什么会这样。


眼眶有些热热的,我并不知道自己哭了。还是姐姐把帕子递给我我才意识到,自己当着众人的面出了这样一个丑,这就让那些人看我的眼神更不对劲儿了。我尽量把自己往姐姐身后藏,好像这样就能躲开那些别有意味的眼神。


可是总有人不让我如愿。一个声音响起:“原来是庶出啊,怪不得这么小家子气。啧啧,在别人家的宴会上都能哭出来,恐怕以后也是个厉害的。”当时我并没有听出她这话里的意思,只是感觉浑身都在冒冷汗,因为大厅里的气氛诡异到了极点。


最后还是夫人说让姐姐带我去找那些小姐们玩儿,我才得以解脱。只是那些人听到我是庶出的之后都不愿意搭理我,这让我很是伤心。


回到家后,我跟娘亲说了今天的事情。娘亲只是一遍遍的诅咒着夫人和姐姐,还告诉我说,这就是嫡庶的区别,如果我不能改变命运,那就要永远的低人一等。她还告诉我,今天的一切都是夫人故意的,如果不是她跟众人说我不是她的亲生女儿,那些人也不会那样对我。还有姐姐,如果不是他给我递帕子,那些人也不会发现我哭了。这让我认清了她们的真面目。


那时,我就对假惺惺的夫人跟姐姐充满了厌恶,都是她们害我出丑。明明今天的宴会她可以不带我去的,但是她还是带上了我,为的就是让我被那些人看不起。


娘亲还告诉我,虽然父亲很喜欢她,但是她还不能压过夫人成为正室,因为她的出身不够。所以要求我还要像以前那样日日在她们面前讨好,这样我们才能过得舒服一些。


就这样,我在姐姐的身边做了十年的跟屁虫。她以为我还是那么天真容易哄骗,殊不知我对她的“真面目”早就看的一清二楚。


终于,大选到了,我知道我的机会来了,可是没想到她也去了。进宫之后,我依旧假装着跟她交好,实际上在暗地里计划着要除掉她。可是没想到都失败了,最终我在她的“怜悯”下被送出宫。


醒来之后,我知道自己已经身处岚国,但是我仍旧想报复她们。所以我答应了公孙幽的条件,成为和亲之人。


这次,我本以为计划已经天衣无缝,可是没想到还是功亏一篑。这次,我真的要死了。


我只是想摆脱命运,除掉挡着我的一切障碍。


我从不后悔自己做的一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