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间
笔趣阁小说网 > 此情可待之云烟渺渺 > 第62章 计中计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笔趣阁小说] http://www.xswang.com最快更新!无广告!

那六个大汉一听,相视看了一眼,就要冲上前去,辰逸一把将云烟拉在身后,道:“多少钱?这姑娘我赎了。”


一个打扮妖艳的老妇人摇晃着走了过来,带起一股胭粉味,云烟呛得将鼻子捂了起来,咕哝道:“我闻过药味、饭味、菜味……无数种味道,这却是我闻到的最最难闻的味道。”


辰逸挥手将这味道遮了去,云烟才感觉好受了点。


那六个彪形大汉看那老妇走过来,便躬身喊了句:“刘妈妈。”


那刘妈妈看了眼那脏兮兮的姑娘,又拿眼上下打量着辰逸和云烟,两眼放光道:“二位公子好生俊俏啊。”


云烟看这妇人如此轻薄自己,正要发作,谁知那妇人却突然捂着脑袋,喊道:“哎呦喂,疼死我了”。


那六名大汉闻言就围了上来,瞪着云烟和辰逸。


云烟摊开双手,道:“我什么都没干,你们也看见的,是不是她有什么病啊?”


“别耍什么花样,刘妈妈身体一向健康。”那大汉刚说完。


刘妈妈已捂着头看向二人,指着那姑娘道:“我今天身子骨不舒服,这姑娘底子不错,少说也是我春香阁的花魁,你们若真赎人,少不得这个数。”说着,伸出一个手指头,摇了摇。


“10两?”云烟问道。


那刘妈妈冷哼一声,道:“公子是在说笑吧?10000两。”


“10000两?”


刘妈妈挑衅的看着云烟点了点头。


“辰逸,拿10000两给她。”云烟对辰逸道,结果辰逸咧了咧嘴,没有动作。


“辰逸,怎么了?10000两是不是很多啊?”云烟看向辰逸。


辰逸点了点头,道:“差不多可以买下半座莱州城了。”


云烟看了眼那姑娘,撇撇嘴道:“原来你这么值钱啊?”


那姑娘一下瑟瑟发抖起来,又抱着云烟哭道:“求公子一定要救我啊。”


“你能不能先放开我?”云烟有点别扭的道,虽然对方也是姑娘,但老是被人这么抱,还真有点不适应。


云烟悄悄对辰逸:“要不我们用抢的吧?反正只要能救这姑娘于水火就行。”


“无妨”,辰逸说着拿出1颗夜明珠,交给刘妈妈,道:“这是东海的夜明珠,想来以刘妈妈的见识,应该也知道如此大的一颗夜明珠至少可抵万金”。


那姑娘一看辰逸拿出了夜明珠,便气的“哼”了一声,辰逸听闻瞪了她一眼,她便转过头望向天空,心中暗叹:这真是搬起石头砸自己的脚了,这夜明珠本就是自己送给辰逸的,结果辰逸随手就给了这个老鸨。


这夜明珠的名头,刘妈妈自然听过,只是如此之大的,还真是闻所未闻,那刘妈妈顿时两眼发光,谄笑着接过夜明珠,生怕辰逸反悔似的,急忙揣进袖口,道:“多谢公子了,这姑娘归您了。”今天这姑娘找到自己,给了自己100两银子,让自己帮她个忙,本来还以为是什么难办的事,结果竟是天上掉馅饼的天大的好事。


那刘妈妈想着想着,乐得全身肉都在轻颤,但还是控制住自己,望着云烟二人就像望着一堆金银珠宝似的,刘妈妈眼光甚是毒辣,一眼就看出二人中,云烟是主事的,便往云烟身上靠去,手中手绢更是往云烟眼前挥去。


眼看就要碰到云烟,但刘妈妈的手再也无法向前伸出分毫,云烟看了下辰逸,以为是辰逸施了法术,也没有多想。


刘妈妈疑惑的往前试探了下,咕哝了句,真是奇了怪了,但马上笑意盈盈的道:“二位公子,要不到春香阁转转?我请客。”


云烟正要拒绝,辰逸突然道:“好。”


云烟疑惑的看着辰逸,一听就知道这春香阁不是什么好地方,辰逸却还要去。


“布庄那姑娘往春香阁去了。”辰逸淡淡道。


“哦”云烟捂着嘴,一副恍然的对辰逸伸了伸大拇指,道:“我看好你。”


辰逸看着云烟道:“我心里只有你一人。”然后也不等云烟回话,对刘妈妈道:“走吧”。


“哎哎,真是个怪人,”云烟嘟囔着拉上那姑娘,也一起跟了过去。一路上,云烟也大概知道了事情的经过,原来那姑娘叫龙悦,母亲早亡,自幼与父亲相依为命,再就是逃荒时,遇上了盗匪,父亲身死,本想用辰逸给的那50两纹银,求人将父亲给葬了,但谁想到那些歹人竟起了歹心,龙悦不但被抢了银两,还被卖到青楼,还好龙悦机智,拼死跑了出来,但还是被发现了,幸亏又碰到了自己和辰逸。


龙悦不停的恳求云烟将自己收留下来,自己孤身一人,这短短两个时辰就发生了如此多的事情,真不知道以后怎么是好。


云烟心软,便也应了下来,但也告诉她,自己是有要事在身的,她跟着也着实不便,但肯定会将她安置好。


“龙悦姑娘,不知你的父亲可安葬妥当了?”辰逸突然回过头来眼含深意的望着龙悦,尤其在父亲二字上加了重音。


龙悦怔了一下,但很快瞪了一下辰逸,道:“多谢公子关心,小女家父已经安葬妥当。”


“哦?不知葬在何处?”辰逸追问。


“就在城外1里处的一株老柳旁”,龙悦对答如流,同时给了辰逸一个挑衅的眼神。


“我以为会在东海。”辰逸淡淡道。


“你……”龙悦语塞,又委屈的望向云烟,眼泪扑簌簌的掉,道:“云公子,我只是一个苦命人,只是想活下去而已,不知为何这位辰逸公子如此针对我。”


云烟安慰了龙悦几句,又对辰逸道:“辰逸,你也真是的,龙悦姑娘孤苦伶仃,你又何必如此针锋相对?”


见辰逸不说话,云烟又对龙悦道:“龙姑娘,你别伤心了,他对谁都是这么一副冷冰冰的样子,还有,等有机会,我陪你一起去祭拜下你的父亲。”


“云公子,真是十辈子修来的好人。”龙悦看了眼辰逸,故意挑高声音说道。


辰逸知道龙悦也只是想跟着自己,并无恶意,而且有龙悦在,照顾云烟也确实方便些,便摇了摇头,没再说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