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间
笔趣阁小说网 > 欢喜记事 > 第八百二十六章 连襟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笔趣阁小说] http://www.xswang.com最快更新!无广告!

从齐王府出来,苏锦坐上马车。


等马车走远了,杏儿才望着苏锦道,“姑娘为什么告诉齐王府,南疆有办法救齐王妃?”


苏锦靠着马车道,“齐王妃的症状太特殊了,我相信太医迟早会猜出来和蛊虫有关。”


“与其最后都猜到,我还不如大大方方的告诉他们。”


杏儿想了想,觉得自家姑娘说的有理。


她掀开车帘看向车外。


过了没一会儿,杏儿脸就臭了。


倒霉。


看到了福清郡主。


杏儿看福清郡主脸色不善。


福清郡主更不想看到杏儿。


这些天,她一直随九陵长公主待在行宫,虽然行动没有受限制。


但她在大齐待的远没有在南梁舒坦。


没有朋友。


也不能说没有朋友,她还是有两个盟友的。


一个是莫承娴,一个是李宜安。


一个从郡主被贬成了庶民,一个一家老小都被贬成了庶民,要不是太后护着,都要去看守皇陵了。


想到这两盟友还信誓旦旦的说能帮她。


福清郡主嗤之以鼻。


自己都是泥菩萨过江,还吹牛能帮她?


丢不丢人啊。


福清郡主心情很不好。


她是想随南梁使臣回南梁的,可是九陵长公主不同意,她还没见到南梁使臣的面,南梁使臣就被赶出京都了。


大齐的意思她知道,父王不亲自来大齐,母妃是不会回南梁的。


还不知道要在大齐待多久,福清郡主狠狠的撕扯着手中绣帕。


苏锦没有逛街,不是因为福清郡主在这条街上,而是老王爷决定两天后就去边关了。


苏锦把竹屋的药都收拾了一遍,在战场上可能用到的都给老王爷带上。


但觉得还不够,苏锦打算这两日就安心调制药丸。


两天后。


老王爷和南阳侯启程去边关。


和他们一起的还有冀北侯。


因为边关还没有正式开战,所以皇上就没有犒赏三军,亲自给老王爷他们送行。


苏锦和谢景宸送老王爷出城。


苏崇和苏小少爷他们都来了。


苏锦到城门口的时候,苏小少爷正骑在马背上,坐在冀北侯的怀里。


当初在城门口,冀北侯第一次看到自己的孙儿。


祖孙两正说悄悄话呢。


也不知道说了些什么,冀北侯是哈哈大笑。


东乡侯看了苏小少爷一眼,那眼神仿佛在说仔细皮痒。


苏小少爷坐在自家亲爹的亲爹怀里,有恃无恐。


见到冀北侯,苏小少爷总少不了告自家亲爹的状。


冀北侯也少不了说东乡侯几句,“阳儿还小,也不要对他太过严厉了。”


东乡侯一脸无奈。


都敢告他这个做爹的状了,说明还不够严厉啊。


冀北侯抱着苏小少爷道,“过不多久,你爹去战场,你可要听你娘的,万不能在做出溜出府玩这样的事了。”


苏小少爷点头保证。


沈小少爷道,“祖父,我会帮您看着他的。”


冀北侯失笑。


他能看着苏阳?


没得把自己一起看丢了。


叮嘱完苏小少爷,再叮嘱沈小少爷,待在东乡侯府,一定要听婶娘的话。


沈小少爷无不答应。


只要不让他回府,他什么都答应。


沈大太太觉得自家这小儿子算是白养了。


人家九皇子待在东乡侯府好歹知道进宫给皇上请安。


自家儿子待在东乡侯府,就没想过回来,每每去看他,还都躲着,唯恐她要带他回去。


要不是看着自家儿子个子一天天长高,读书没落下,骑马射箭也都学上了,小身板结实了,胆子大了,饭量长了,气色也红润了……养在别人家,比养在自己身边还要好,沈大太太能忍着母子分离吗?


看着沈小少爷的变化,沈大太太没少被沈大老爷打趣她这个亲娘养儿子更像后娘。


沈大太太那个气啊。


沈大太太怕儿子离自己久了,将来跟唐氏亲的胜过她这个亲娘。


可沈小少爷也不跟唐氏相处,他就是黏苏阳。


可要说黏吧,她又是亲眼见沈小少爷和苏小少爷打架的,打不过牙都用上了。


不止和苏小少爷打架,也和九皇子干架。


沈大太太的心肝有多颤抖就不提了。


道别完,唐氏和沈大太太去逛街,让苏小少爷他们逛半天街后去冀北侯府给老夫人请安,住一晚上,明儿吃了早晚回府。


这等于是给苏小少爷他们三放了一天假。


整个城门口都能听到苏小少爷他们的欢呼声。


唐氏和沈大太太还有沈三太太逛了半条街,进了美人阁,正好靖国侯夫人也在,凑了一桌麻将。


靖国侯夫人有些日子没打麻将了,道,“都有些生疏了。”


南安王府办丧事,南安王妃这些天几乎没出过门。


她们一般是挨家打,今儿你家,明儿我家,要么在美人阁叫个包间,边打边聊天。


沈大太太笑问道,“靖国侯府不是早早就派人去南疆迎亲吗,哪天办喜宴?”


说到这事,靖国侯夫人就叹息道,“南疆太远了,到现在也没消息传回来,我连喜帖都准备好了,只等填日子派发出去了。”


唐氏看着靖国侯夫人是欲言又止。


秦菡儿和楚舜是假定亲的事,她是知道的。


看着靖国侯夫人这样,唐氏还真想告诉她实情,她一个长辈帮着小辈隐瞒,总归不好。


唐氏想了想,这事还得靖国侯世子自己说。


苏锦逛了半天街,就坐马车回府了。


竹屋里就剩下点毒药了,她得多调制些药丸以备不时之需。


想着过不多久王爷他们就要上战场了。


一旦打仗,多少药都不够用。


苏锦一有空就调制药丸。


时间在忙碌中过的飞快。


转眼,北宁侯世子迎娶周七姑娘回京了。


北宁侯府办喜酒,苏锦肯定要和谢景宸去喝杯喜酒的。


吹吹打打,热热闹闹中,北宁侯世子和周七姑娘拜了天地,被前呼后拥的送进了洞房。


南安郡王勾着楚舜的脖子道,“怎么样,迎亲有不有趣?”


楚舜看着南安郡王道,“别提了,这回得亏是把赵兄拉着去了,不然就真丢人了。”


“这么刺激?快说说,”南安郡王催道。


“……。”


“周老爷虽然没有儿子,但是有六个出嫁的女儿,六个女婿啊,一个不落的全到了,再加上族中堂兄弟,什么表哥啊,乌压压的堵在周家门前,全是拦路官,一个一个题目。”


“我跟你说,沐兄那几个连襟出的题,其刁钻程度,比苏小少爷出的有过之无不及,周家迎亲这一关过了,我觉得状元之才都不足以形容我和赵兄了。”


“……。”


南安郡王不敢相信,“这是连襟吗,我怎么听着跟仇人差不多?”


“现在还不是仇人,但将来保不齐真有可能成为仇人,”楚舜道。


“……。”()


.。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