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间
笔趣阁小说网 > 欢喜记事 > 第五百七十章 奉承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笔趣阁小说] 最快更新!无广告!

    不止杏儿有这样的感觉,苏锦也有。


谢景宸吃了一碗牛肉面还不够,又叫了一碗。


这碗可不小。


这分量怎么看都像是被皇上关了两天。


可他明明是吃了早饭才进宫的啊?


不论苏锦怎么盘问,谢景宸就是不说他在宫里干了什么。


苏锦自动自觉的怀疑是皇上给他下了封口令。


然而就在谢景宸干掉两碗面的时候,皇上的罪己诏已经誊抄完毕送出宫,张贴在各大布告栏上了。


从罪己诏送到翰林院,那些大人就对皇上写的罪己诏赞不绝口。


没看出来,皇上登基十几年,才学非但没有退步,还精进了不少,倒是让他们这些终日钻研的老学士汗颜的很啊,难怪皇上经常骂他们只会堆砌辞藻,华而不实。


罪己诏一张贴,登时就围了不少人。 记住网址m.xswang.com


大部分是目不识丁凑热闹的,也有通篇看下来只认得个一二三的。


等了好一会儿,才有书生夸赞道,“咱们的皇上当真是好文采!”


“别文采不文采的了,到底写的啥啊?”有人心急道。


罪己诏,难得碰上一回,他们这些老百姓也想看看皇上是怎么反省的。


那书生诵读出来。


结果没人听的懂。


书生念一句,解释一句。


那些百姓听后,感动道,“真是个好皇上!是明君啊!”


东乡侯从军营回府,半道上路过闹街,就听到百姓这么夸皇上。


他骑在马背上看了罪己诏两眼。


他嘴角不自主的抽搐了两下。


风水轮流转,没想到这么快就转到他这边了。


东乡侯掉转马头,苏崇见了道,“父亲,你不回府了?”


“我先进宫一趟,”东乡侯道。


看着东乡侯骑马跑远,苏崇一头雾水。


皇上写罪己诏不是挺正常的事吗?


这都傍晚了,父亲还进宫做什么?


苏崇多看了罪己诏几眼,发现其中的玄机。


不过发现的不止他一人,有人道,“这罪己诏还藏了头呢,你们看。”


一眼扫过去——


朕一定会做个明君。


“皇上在想咱们保证呢。”


“皇上英明!”


高呼声一阵接一阵。


这些夸赞之词,一字不漏的通过小公公传到皇上的耳朵里。


皇上龙心大悦。


但是!


这样的喜悦只维持了不到半个时辰。


因为东乡侯进宫了。


进了御书房,见皇上心情特别好,东乡侯笑道,“看来皇上已经知道百姓们都在夸赞你了。”


“你来就是为了这事?”皇上笑道。


“臣以前误会皇上了,特来赔礼,”东乡侯作揖道。


皇上脸上的笑容压不下去。


东乡侯不止赔礼,而且是大加奉承。


虽然马屁拍的很笨拙,和那些大臣根本没得比,然而皇上的感觉却是前所未有的美好。


皇上没差点飘起来。


能听东乡侯夸赞,那简直是太阳打西边出来啊。


见皇上龙颜大悦,东乡侯摆摆手把御书房里伺候的宫女太监都打发出去。


皇上以为东乡侯要和他禀告什么重要的事,也没在意。


他能感觉到东乡侯的心情也不错,应该不是什么坏事。


结果东乡侯话锋一转,“没看出来,皇上你脸皮这么厚了。”


皇上,“……!!!”


福公公,“……!!!”


转折来的太快。


快到人措手不及。


“臣这么虚假的夸你这么半天,皇上竟一点惭愧都没有,”东乡侯一脸嫌弃。


皇上,“……!!!”


福公公,“……!!!”


皇上没说话。


东乡侯看着他,道,“这会儿看过皇上罪己诏的,都对皇上的才华赞不绝口,夸皇上是有道明君。”


“如果叫他们知道那份罪己诏是臣的女婿帮皇上反省的,不知道会不会一边倒的骂皇上是昏君?”


皇上怒拍桌子,“镇北王世子跟你告状了?!”


回应皇上的是一记白眼。


“还用得着告状吗?”


“扪心自问,皇上你有那么好的文采吗?”东乡侯道。


皇上,“……。”


福公公,“……。”


皇上脸都气绿了。


福公公差点憋出内伤来。


他刚刚应该一起出去的。


听皇上被骂,他心肝儿胆颤啊。


不过转念一想,他是见识过皇上挨打的人,挨骂已经不算什么了。


毕竟是皇上身边的老人了,见多识广。


福公公,“……。”


嗯。


整个朝堂,绝对只有东乡侯敢这么说皇上了。


要命的是皇上的文采还甩他几条街。


单听东乡侯的话,不知道的还以为他文采斐然,远胜过皇上。


皇上气的两眼瞪着东乡侯。


东乡侯扬眉吐气啊。


让女婿帮忙写了份反省奏折,当时被皇上训的跟孙子似的,没想到皇上居然有样学样。


这不是嫌日子过的太痛快了找骂吗?


对于一直看皇上不顺眼的东乡侯,叫他逮住这么好的机会,皇上肯定别想逃过去的。


然后——


当初东乡侯是怎么挨骂的,这会儿他就怎么训皇上。


他的反省只是对着皇上一人。


皇上忽悠的可是天下的百姓。


虽然绝大部分百姓压根就不知道罪己诏写的什么,只知道皇上把老天爷不下雨归结为自己做的还不够好,老天爷是在惩罚他。


当初皇上是怎么骂他的?


对了。


文采可以差点。


但反省的态度一定要端正。


当初东乡侯没还嘴,这会儿皇上也只能干瞪眼。


骂完了,出气了。


东乡侯手一伸,“两万两封口费。”


皇上,“……!!!”


福公公,“……!!!”


皇上以为自己听岔了。


“你再说一遍?!”皇上怒道。


东乡侯既然敢开口,别说一遍了,皇上要听十遍他也满足他。


“两万两封口费,”东乡侯道。


“皇上欺负臣女婿,臣还违心的夸了你半天,要你两万两过分吗?”东乡侯道。


皇上气的吭哧吭哧。


福公公忙道,“皇上已经没钱了。”


东乡侯把手收回来,“没钱那算了,刚刚臣怎么夸皇上的,皇上怎么夸臣吧,把上回的补上。”


一点亏也不肯吃。


皇上没差点气炸肺。


夸他?


他现在最想做的事就是打死他!


有这样做臣子的吗?!


见皇上和东乡侯四目相对。


眸底火光噼里啪啦的燃烧。


福公公觉得皇上的小库房挤挤还是能凑够两万两的。


毕竟前几日,户部才给皇上拨了两万两,没有花多少。


福公公赶紧去小库房拿钱,不够数,还挑了个摆件凑了个整。


东乡侯谢了赏赐,转身离开。


皇上气的心口痛。


福公公犹豫着要不要给皇上请太医。


这时候,皇后来了。


这会儿皇上高兴,皇后想着能不能给寿宁公主求个情,让皇上解了她禁足。


李贵妃也来了。


毕竟皇上这么高兴的时候不多,皇上一定会有求必应的。


只是没想到送上来给皇上做了出气筒——


“都给朕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