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间
笔趣阁小说网 > 欢喜记事 > 第三百九十三章 跌份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笔趣阁小说] http://www.xswang.com最快更新!无广告!

小丫鬟喜鹊拎了食盒回清秋苑,路过花园的时候,正好看到李妈妈走过来。


她快步迎上去道,“李妈妈,你这是要去哪儿啊?”


李妈妈脸一虎,“我去哪儿,用得着跟你报备吗?”


“……我不是那意思,”小丫鬟忙道。


“大少奶奶的丫鬟给了我不少糕点,我想和你还有夫人一起吃,”小丫鬟解释道。


李妈妈看了眼食盒,眼底流露一抹不屑。


不过是一点糕点就这么满足,也太没追求了。


李妈妈淡漠道,“没事不要到处乱跑。”


叮嘱了一句,李妈妈抬脚走远。


小丫鬟一直望着她,小眉头扭了扭。


李妈妈今儿这是怎么了?


脾气这么冲,眼睛都像是长头顶了一般。


晃晃脑袋,小丫鬟看着食盒,一脸的欢快的回了清秋苑。


沉香轩,后院。


竹屋内。


杏儿拎了包袱回去,迫不及待的把包袱打开。


里面两套裙裳。


一套是苏锦的,淡碧色裙裳上绣着凤眼莲,绣工精湛,栩栩如生。


“好漂亮,”杏儿赞叹道。


苏锦摸着裙裳上的花纹,针脚细密,叫人爱不释手。


杏儿迫不及待的把自己的那套裙裳拿出来,她是丫鬟,裙裳上不许有过多的花纹,也不能穿华贵的裙裳,池夫人给她做的裙裳没有越规,但上在袖口和领口还有束腰部分绣了桂花。


桂花小,远远的看着不明显,但仔细看就能瞧见各中精致。


两人把衣服换上,是越看越满意。


栖鹤堂,跨院。


南漳郡主坐在小榻上,任由太医给她检查手。


伤口愈合的很好,但很痒,让她控制不住的想挠,实在没辄,又请了太医进府。


王妈妈站在一旁看着,太医道,“郡主最好涂了药膏后不要用绸缎遮盖,伤口不透气容易发痒。”


这些道理,南漳郡主都懂,但伤口痒的她受不了。


而且这几天夜里一直做噩梦。


大夫知道她是受惊了,到一旁去给她开些安神的药。


王妈妈福身退下。


只是王妈妈出门的时候,正好和李妈妈打了个照面。


王妈妈眉头几不可察的皱了皱。


李妈妈走没多会儿,怎么又来找南漳郡主?


一旁有丫鬟在扫回廊,王妈妈便给丫鬟使了一记眼色。


屋内,南漳郡主正心烦气乱,李妈妈进屋,手里拿着一药膏,她眸底闪过一抹惊讶。


这么快就得手了?


想到清秋苑人少,除了池夫人,只有李妈妈和一丫鬟,要是这都能失手,那就真是个饭桶了。


赵妈妈接过药膏,拿给南漳郡主看。


只是药膏一打开,赵妈妈脸色就变了,“怎么是淡粉色的药膏?”


她拿给赵妈妈的药膏是白色的。


这一看就知道药膏被人掉包了。


当家主母偷妾室的药膏,这话传出去可不好听。


不过她和郡主都没有使唤李妈妈偷过药膏,是她主动偷来孝敬郡主的,出了事,也是她背黑锅。


见李妈妈的脸色,一看就没把池夫人放在眼里。


其实赵妈妈不知道,李妈妈往白色药膏里挑了些胭脂,混合的药膏颜色也是淡粉色的。


南漳郡主嗅了嗅药膏,味道清新淡雅,一看就是上等药膏。


她眼底的笑冷冽如霜。


那边太医过来,南漳郡主把药膏递给赵妈妈。


赵妈妈便拿去给太医看。


太医对药膏是赞不绝口。


太医走后,南漳郡主让赵妈妈赏了李妈妈五两银子。


李妈妈是乐的合不拢嘴。


李妈妈退下后,南漳郡主把手上的碧痕膏洗掉,涂上新得的药膏。


涂了没一会儿,伤口不痒了。


“大少爷对池夫人倒是掏心掏肺的很,这么好的药膏也舍得给她用,”南漳郡主讥讽道。


这么没把她这个当家主母放在眼里,那她下手就无需留情了。


……


老夫人着凉后,精神不济,靠在大迎枕上闭目养神。


王妈妈走上前,道,“老夫人,要不要让太医给您再把把脉?”


“不用,”老夫人摆手道。


王妈妈便没说什么。


外面红袖进来,凑到王妈妈耳边嘀咕了两句。


老夫人见了道,“有什么话是我听不得的?”


王妈妈摆摆手,让丫鬟都退下去。


老夫人眉头微拧。


王妈妈看着她道,“刚刚我从跨院出来,正好瞧见池夫人身边的李妈妈去见南漳郡主,她今儿来了两趟,我便叫丫鬟盯着点。”


“池夫人出什么事了?”老夫人问道。


王妈妈欲言又止。


老夫人斜了她一眼,“直说吧。”


王妈妈便道,“池夫人新得的药膏,对祛伤疤有奇效,她脸上的伤疤用过药膏后有所好转,李妈妈把池夫人的药膏换了……。”


换了给谁,不言而喻。


堂堂郡主,又是镇国公府当家主母,指使下人偷妾室的药膏,实在有失身份。


老夫人眉头微动,“池夫人手里的药膏是大少爷给她的?”


要是能花钱买到,南漳郡主也不会做这么跌份的事。


老夫人想起那天,她罚苏锦抄五百篇家规,她说有药膏能将功补过的事。


只是在她们看来,最好的祛伤疤的药膏是碧痕膏,没有理会她。


没想到她还真有。


她把那么好的药膏给池夫人用,是为了打她们的脸吧。


老夫人手中佛珠拨弄了几下,道,“许久没吃你熬的粥了。”


“奴婢这就去熬,”王妈妈忙道。


王妈妈退下后,老夫人又把红袖打发走,把绿袖叫到跟前。


走到珠帘处,红袖回头看了一眼。


她明明已经是老夫人跟前最得力的丫鬟了,为什么老夫人使唤绿袖不吩咐她?


而且,老夫人连王妈妈都不让知道。


红袖是王妈妈一手提拔起来的,因为有一起在大少奶奶跟前闯荡的经历,让两人关系更亲厚。


红袖敬重老夫人,但她更喜欢王妈妈。


绿袖出来的时候,朝红袖得意的看了一眼,红袖心里不大舒服,然后她就去找王妈妈了。


“老夫人把王妈妈您支开后,把奴婢也打发了,单独使唤了绿袖,”红袖道。


王妈妈眼神黯淡了几分,眸底渐渐湿润。


她对老夫人一如既往的忠心。


老夫人却已经不像以前那么信任她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