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间
笔趣阁小说网 > 欢喜记事 > 第三百二十五章 探监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笔趣阁小说] http://www.xswang.com最快更新!无广告!

牢房内,宁远将军趴在床上,身上的犯人囚服上是血迹,看上去触目惊心。


宁远将军奄奄一息。


东乡侯走过来。


“侯爷,”狱卒唤道。


户部右侍郎两眼冷视东乡侯,“刑部就是这么问案的?!”


“是打算屈打成招吗?!”他厉声质问。


东乡侯抬手道,“把牢门打开。”


狱卒掏出钥匙把门打开,东乡侯望着户部右侍郎道,“进去吧。”


户部右侍郎扔过来一记“算你识相”的眼神,然后走了进去。


只是他一进去,狱卒就把牢门锁上了。


户部右侍郎脸色一变,“这是做什么?!”


东乡侯望着他,“一刻钟前,宁远将军已经招认是你指使他杀望州知府的,你不待在这里,你还想单独要间牢房不成?”


宁远将军的嘴很严,挨了几十鞭子,他也咬紧牙关不松口。


可人总是有弱点的,宁远将军死扛着,就是因为他坚信户部右侍郎和崇国公会想办法救他。


死不招认,总有出去的一天,他还是宁远将军,他宁死不屈,必会受到重用。


一旦招认,绝没有好下场。


可如果让他知道他的坚持除了多受罪之外没有任何意义呢?


如果他只是一枚弃子呢?


所以东乡侯不让人探监,并在自己上朝的时候给宁远将军安排了一出杀人灭口的好戏。


走水是这场戏的一部分。


先放把火,把狱卒引开,再来人杀宁远将军,刚好……被东乡侯府小厮打扮的狱卒把暗器打落。


那把锋利的暗器距离宁远将军的脑袋只有小拇指长的距离,这对宁远将军的冲击可想而知了。


东乡侯不许他们探监,怕他招供,所以派人来放火调虎离山杀他灭口?


他死扛着不招供的意义何在?!


人在气头上总是格外的冲动。


火上浇油,挑拨离间两句,宁远将军就招供了。


户部右侍郎气的浑身颤抖,狱卒来一句,“侍郎大人亲自来刑部,也省得衙差去抓人了。”


真是能被他们活活气死。


东乡侯还有别的事忙,过会儿再来审问他。


可怜宁远将军府和户部右侍郎府还沾沾自喜,东乡侯是凶残霸道,可在朝堂上,那是崇国公的天下,由不得他翻天。


宁远将军夫人就在户部右侍郎府上,等着户部右侍郎带消息回来。


可是一等再等,等的人耐心全无。


“怎么还没回来?”户部右侍郎夫人担忧道。


“快派人去找!”


小厮去打听,回来禀告户部右侍郎进了刑部大牢就没再出来。


户部右侍郎夫人匆匆赶去刑部大牢。


不让进。


“不是允许探监了吗?!”户部右侍郎夫人恼道。


“侍郎大人已经探监过了,”狱卒道。


“要是谁来探监都给进,我们刑部大牢岂不成西街菜市场了?”


“那我们家老爷是不是在里面?”户部右侍郎夫人咬牙道。


“在。”


“劳烦帮我叫他出来,”户部右侍郎夫人让丫鬟塞一锭银子过去。


“出不来了,”狱卒掂量着银锭子道。


“这话是什么意思?”


“因为侍郎大人也被抓了。”


户部右侍郎夫人脸色大白。


凤阳宫。


寿宁公主坐在书桌前,一遍一遍的读宫规。


可那些宫规从她嘴里蹦出来,并不传到她脑子里去。


这么多天了,厚厚一本宫规她勉强能背三页。


背了后面,忘了前面。


半年时间背完一本宫规,都是在高估她。


皇后是恨铁不成钢,舍不得打,舍不得骂,可她也舍不得凤印啊。


这才几天,李贵妃就拿着凤印铲除了她好几个心腹。


真由着李贵妃掌半年凤印,等她再接手,这后宫也没那么好管了。


何况寿宁公主半年都不一定把宫规背下来。


太后觉得指望寿宁公主,那等于是把凤印送给李贵妃。


只是听寿宁公主念宫规,宫女太监都会背了,她还不会。


太后是气的恨不得将她吊起来打。


真本事没有,闯祸惹事的本事比谁都强。


镇国公府大少奶奶会闯祸,可人家也会善后。


皇后在监督寿宁公主背宫规。


公公进去道,“皇后娘娘,太后传召您去她那儿一趟。”


皇后还未说话,寿宁公主先道,“母后,你快去吧,别叫太后等着急了。”


皇后起身道,“别偷懒。”


“母后,我不会偷懒的,”寿宁公主保证道。


只是皇后前脚走,后脚寿宁公主就把宫规一扔,站起身来。


她这辈子最不想见的就是宫规了!


永宁宫内。


太后在喝茶。


皇后走进去,给太后请安。


太后望着她,“寿宁公主背多少了?”


皇后叹息一声。


太后的脸拉的很长,手中茶盏放下时有点重,皇后心惊肉跳。


“给她挑个人家,让她早点出嫁,”太后冷道。


“太后……。”


皇后舍不得女儿嫁人。


太后脸沉着,“不背熟宫规,你永远拿不回凤印,你扪心自问,寿宁背熟宫规要多久!”


皇后沉默了。


半晌之后,皇后才想通。


“一切但凭太后做主,”皇后道。


说完,皇后又问道,“太后可是有了中意的人选?”


本来太后是有人选的,把寿宁公主嫁给谢景川,也就是南漳郡主的儿子。


谢景川和寿宁公主是表兄妹,知根知底。


可寿宁公主连番在苏锦手里栽跟斗,南漳郡主应付苏锦已经够吃力了。


再塞一个只会闯祸惹事的去,送到女土匪的眼皮子底下去,南漳郡主能有好日子过吗?


凤阳宫。


寿宁公主坐在那里吃糕点。


被皇后看着背宫规,背不下来,东西也不敢吃。


如今皇后好不容易被太后支开,她还不抓紧过点痛快日子?


想她一个公主,轮落到吃东西都要挑时候的地步,寿宁公主就恨不得活活咬死苏锦。


她狠狠的咬着糕点。


想到那天在百花楼的事,寿宁公主就想到了南安郡王。


被吊在那里,被老鸨拿鞭子抽。


南安郡王抓着老鸨的鞭子,把人甩开的一幕印在寿宁公主脑海中,挥之不去。


她目光柔和,嚼着糕点的嘴角微勾带着笑意。


宫女望着她,不知道公主想到了什么,怎么这么高兴。


想想那些宫规,想想皇后的凤印,她怎么还笑的起来啊。


这时候——


一小公公跑进来道,“公主,皇后和太后决定将你嫁人了。”


咳咳!


寿宁公主呛着了。


嘴里的糕点直往外喷。


“要把公主嫁给谁?”宫女问道。


“还不知道,”小公公摇头道。


“还不快去给我盯着!”寿宁公主急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