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间
笔趣阁小说网 > [综]我们青梅竹马 > 大被同眠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笔趣阁小说] http://www.xswang.com最快更新!无广告!

花离今天很累,躺在床上看一眼和佐助、泉奈哥哥的合影,嘴角晕开淡淡的笑容。想着明天找佐助来玩,顺利的进入梦乡。花离做梦了,梦见自己起床召唤佐助。


佐助原本在床上睡得好好的,白天被鸣人烦得打人,也没办法打跑那个恢复力超强的吊车尾。梦中听到花离的召唤,瞬间感觉到解脱。


于是,佐助就出现在床上,这边是冬天又没开空调,自动的盖上被子。有人抢被子的花离,自然要过去抢回来,拽着热乎乎抱枕睡过去。


佐助迷迷糊糊睁眼,看到花离的脸,嘟囔一句又睡过去。并肩作战的花离,他们之间没人任何利益纠葛,是绝对不会伤害他的人。对于她的气息,佐助早已下意识不去防备。


——翌日


呼吸喷在脸上,痒痒的头发有熟悉的味道,是花离的香波味道。佐助奇怪的睁开眼睛,看到放大的脸,呆滞两秒才回神推开她。入目是一片公主粉,这里竟是花离那恶趣味的房间。墙上挂着各种娃娃,都是她‘师父’的玩偶。床头柜是两个相框,一个是雏月寮里却少个人头的合照,一个是泉奈哥哥强迫拍的照片。


“佐~助~”


“啊?”佐助回过神,花离还没醒来。


小伙伴做梦都叫他名字?


难道和班上女同学一样暗恋他?


做梦时召唤他?


佐助心头一跳,添了浅浅的羞涩。


如果花离跟他告白……


拒绝关系会很尴尬。


若是接受…如果、是花离……


“佐~助~”


“……”


佐助深吸一口气,‘很淡定’的将花离压在身上的腿挪开。给她盖好了被子,赤着脚下床。


在门口等花离训练的斋藤,怔了怔扬眉很惊讶。“你怎么从花离房里出来?”


“我也不知道,我明明在房里睡觉。”佐助脸颊微红,他错开视线解释。


斋藤一面无表情,整个人石化几秒钟。最后装作若无其事的样子,告诉佐助有新房客,让他自己看就好。还有…花离无意识的召唤,肯定会因为咒力消耗,今日都不会清醒。


佐助对新房客有兴趣,背后感觉到斋藤那双犀利的眼睛,凉飕飕以为自己没穿鞋,赶紧去客房拿原本留下的衣服。一个白色长发的孩子,睡在属于他的被子里。


这可是他专用的!


花离寻常都不让人睡的!


是这双犬耳吧?


花离……又移情别恋了!


呵, ̄へ ̄女人这善变的生物。


一夜未睡的我爱罗看过来,这充满血腥气的一眼,让佐助下意识握拳。和他一样大的少年,已经沾满鲜血。花离怎么会招惹这种人?


“我是宇智波佐助。”


“我爱罗。”这家伙就是花离的朋友。


“花离~泡面~”犬夜叉蹭蹭枕头,口水都流出来了。


“这是我的床!”佐助生气了,将犬夜叉踹开。长这么一对耳朵,简直是对花离的勾引!花离那么喜欢现在在鸣人肚子里,耳朵会动的大狐狸。


“什么?”犬夜叉茫然的爬起来,发现床铺被掀起来,里面的放着卷轴。这个炸毛少年,张开卷轴通灵出几套衣服和日用品。


“哇~这是什么?”


“也是忍术吗?好厉害呢。”


佐助不想理他,穿上衣服去梳洗,不想理会犬夜叉。


我爱罗不开心,凭什么欺负犬夜叉?也不看是谁罩着的汪!


斋藤过来叫大家吃饭,花离的份给佐助,番茄什么的没买。佐助对于吃花离的口味没意见,反正已经吃惯了。让三个孩子今天不要在家里闹,有事去训练场。


“另外,清弦先生要很快就要回来,不想被修理就老实点。”


“清弦要回来?花离闯祸啦?”


“这是他的房子,他的家。”斋藤面无表情,看他像看个傻子。


“花离干什么了?”佐助不听这个,他不是傻子。


斋藤静静看了少年数秒,杀气毫无保留的冲过。佐助依然不退半步,双勾玉开启让自己抵御这种被动的状态。即便知道斋藤不会杀自己,可强烈的杀气足够人胆寒。


“昨天、我们遇到一只婆娑罗。”


“花离没事吧?”佐助不太确定,抱了花离一晚上(脸红),好像没什么大碍?


“在出祸野时Lancer挡了偷袭,有婆娑罗在窥视她。花离的能力太特殊,阴阳连的决定是给她休学。清弦这次回来,是正式商议她的抚养权。”


佐助了解小伙伴,她喜欢清弦。在没报仇之前,对未来的规划很茫然。他理解花离的心情,就算寻常装的再开朗,她也只是困在仇恨里的可怜虫。


“花离不会同意的,这些不在考虑范围之内。”


“如果回到本家……”


“不、她不会的。”


在杀了石镜悠斗之前,花离对未来没有任何展望。她不会去计算未来的得失,她现在还不懂这些事。现在促使她变强的,只是仇恨而已。


【花离、我们都一样。】


【可我不同,我~现在有目标,你在这个世界只有清弦。】


剑心!


练剑如炼心,花离的剑充满戾气、仇恨、杀意,这些斋藤一最清楚。可花离又是善良的孩子,她用这种剑心在救人,毫无怨恨的救能救的人。


“我们需要的不是劝慰,即便最后得到的不是想要的结果。”


“好吵啊。”清弦已经站在门口,消去一点的黑眼圈,再次为熊孩子变浓。


“清、弦~欢迎回来。”刚才还义无反顾的佐助怂了,结结巴巴乖巧状。


“啊?臭小子,在我家大呼小叫,很横嘛!”


——QAQ佐助被捏着脑袋提起来:装死。


“那丫头呢!”清弦没睡好容易低气压,咒力有点控制不住。


“Master还没醒。”Lancer立刻倒豆子开始说,在花离的师父面前,他保持着该有的尊敬。


“不安分,一个个都滚出去。”清弦丢掉佐助,看着三个小鬼,冷笑一声丢下他们去睡觉。


佐助等门关上,从地上爬起来,想起和花离一起,被清弦虐哭的修行时代。清弦和斋藤不同,他是长辈,他的调·教充满爱,这也是他们都无法反抗的原因。


谁能拒绝这个世界上仅剩的家人?


他和花离都心甘情愿被他骂哭。


跪在地上忏悔也好。


这是清弦心里有他们。


——深夜


清弦在训练场里操练三个小鬼,教熊孩子杠杠的老师,喜欢斯巴达式教育。他语气微微上扬,就让雏月寮的熊孩子乖巧万分。白虎的咒力在后面盯着他们,偷懒就会被撕碎。


“佐助、你说的没错,清弦好可怕。”犬夜叉挂着泪珠飞奔,他没见过这种人设的家伙。


“抖S。”我爱罗也被迫跟上,奈何守鹤居然被封印了(茫然)?


“我让你们安静点。”佐助不是第一次被修理啦。


“红头发的小鬼,跑快点。”


“……是。”体力方面我爱罗最差,有绝对防御他体术也很差。


“那家伙不睡觉吗?”犬夜叉欲哭无泪,他想睡啊。


“清弦有严重的失眠症,脾气很差。”


我爱罗回头看一眼:嗯、我理解他。


砰的一声,训练场的大门打开。头发还滴水的花离冲进来,看到清弦眼睛亮晶晶的,扑过去扬起大大的笑容。整个人像见到妈妈的熊仔,赖在身边再也不想离开。


“我不是说过,头发要耐心吹干吗?”清弦看着后面的Lancer,他手里还拿着大毛巾。接过来给花离擦擦头发,语气慵懒又缓慢,尾音拖的老长,好像没睡醒似得。“吃了吗?”


“还没,清弦~我期末考试第一名哦。”


“不错,继续努力。”


“花离。”佐助也停下来,擦擦脸过来,握着她的头发,很快冒出白烟。


“佐助?你什么……”花离很吃惊,转而又明白,肯定是自己召唤的。看着他的眉眼,甩甩已经蒸干的长发,挂在佐助身上。“佐助、我好想你哦。”


佐助被清弦的眼神盯着,下意识的想推开花离。可兴奋的花离,明显不配合。只顾着自己开心,蹭蹭他的脖子和脸。


“喂、别扑过来。”


“佐助、你是最好的小伙伴,我以后再也不嫌弃你脾气坏啦。”


“啊?”佐助茫然眨眨眼,花离已经放开他,开开心心和清弦说起经历。


Lancer忍着笑意,和佐助解释。佐助才明白,原来是对比出的伤害。


他脾气坏?


哪里坏啊?


原来……


不是暗恋我。


害我想那么多。


接下来的几日清弦没空理睬他们,我爱罗第一次累的倒头就睡,和犬夜叉睡在一张床铺上。佐助躺在床上,又有些担心花离。


——翌日


“你不用去上课。”


“啊?”清弦不是一直希望她,过上正常人的生活吗?


“明天、阴阳连的人会来接你。送你去本家,接受测试。”


“什么意思?”


“通过测试,你将被本家收养。”清弦语气很平淡,看到花离眼睛的绝望。


“我不去——”花离慌了,拉着清弦的衣袖。“清弦、我以后会乖乖听话,再也不乱跑啦。别不要我,别把我送走。”


佐助垂下眼睑,他不知道能做什么。若花离不想去本家,就随他离开吧。他家房子很大,能随便她折腾。


默默围观的我爱罗和犬夜叉也没出声。我爱罗想起那个黑暗的夜晚,犬夜叉想起没见过的父亲,和总不太开怀的母亲。


“作为分家,被本家接受,是无上荣耀。”


“我才不要。我现在姓音海,我叫音海花离。清弦、别不要我。”


“真是,好好叫师父都不会吗?”清弦无奈叹息,擦擦小哭包的眼泪。


“我会乖的,再也不淘气了。师父~”


清弦闭眼任由小哭包在身上蹭。花离从小没安全感,双亲不在身边,对大人的态度很敏感。下意识的做个乖孩子,不哭不闹很好带。她从来不任性,知道没有任性的资本。到被他收养后,一点点试探和他相处……


“会淘气才是孩子,别担心,只是例行公事。别的,有我在。”


“嗯。”花离眼眸亮起来,用力点点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