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间
笔趣阁小说网 > [综]我们青梅竹马 > 14. 愤怒的骑士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笔趣阁小说] 最快更新!无广告!

自从去过祸野,佐助就不放过这种实战场所。每天全副武装去接花离,两人去一趟祸野,协作杀敌到手软才回家。可今天有些不一样,佐助洞察到危险为救花离负伤。


“佐助、佐助~”花离吓得面无血色,连忙带他出了祸野,用剩余的咒力治疗。


“逞什么强。”佐助不疼了,无奈扛着没力气走路的花离。


“我们可是偷偷去祸野的。”


花离昏昏欲睡,应一声都没力气。


“让清弦知道,我们少不了惩罚。”


“ZZZ……”趴在不怎么舒服的背上,花离已经闭上眼睛。


“等会儿就说训练累,你听到了吗?”


“唔。”


佐助怕她到时候露馅。让清弦知道被揍是小事,再也不让去就是大麻烦。正打算和她套供词,忽然一声惨叫,顶上是自由落体的人。


“啧。”佐助放下花离,踩着墙壁跑上去。在空中拽住男人,发现他已经吓晕过去。 记住网址m.xswang.com


“人、人掉下来了噢。”


不远处有人在喊,佐助赶紧将人丢掉,正打算带着花离撤走。


盯——


一个带眼镜的小鬼头目瞪口呆。


“……”佐助面无表情。


“你是…音海同学的未婚夫。”柯南看着超越牛顿定律,站在墙上拽着成人脚腕的孩子。脸和调色板一样,丰富多彩的变化。


“佐助、我们回家。”


“要灭口吗?”佐助恶狠狠的回头,想要吓住他。


“别胡说八道。”花离嘴角抽动,努力维持清醒。“任务遇过,没事的。”


心脏猛地跳动的柯南知道,刚才被孩子耍了。看着佐助背花离离开,瞅见他们身上的那脏兮兮血痕。心情无比沉重,那是地狱一般残酷的世界。


围观的人过来,柯南检查地上的人,只是晕过去。肩头嗑出青紫,看着确实像摔下来的。毛利大叔已经在屋子的五楼,往下看过来。那个委托人已经在楼上哭,认为地上的人已经……


柯南已经能预料,明天的新闻会说……杯户町一男子从公寓五楼坠落,轻微擦伤、奇迹生还。爱推理的脑子,已经自动在推理,各种事故生还的人,到底是不是阴阳师所救。


【啊啊啊…服部,你把科学能解释一切的伦理世界还给我!】


【冷静点,现在重要的是找凶手。】


“什么?他活着?”委托人脑子打结,一时不知所措。


柯南:凶手是你无疑。


……


……


柯南上次没有亲见,这次见到超越牛顿定律、推翻各种物理公式的阴阳师(忍者),开始对花离和佐助感兴趣。时不时从A班路过,看着来接花离‘回家’的佐助若有所思。


终于,柯南忍不住搭话,问问花离她是不是也能从墙壁直走,还会不会别的?比如穿墙、飞行什么的?阴阳师和超人的分别什么。


“你对阴阳师有什么误解?”


“呃?”


“用术的话、我确实可以将地球当成月球。我们用的术不同,能黏在墙上的只有佐助。”


“这样啊。”柯南理解了,花离的术可以减轻重力啊。


“江户川,你是那边的人,不要踏足这里。闭嘴不要引起恐慌就好,普通的人类会死噢。”


柯南:= =我只是有点好奇。


>>>>


时间总过得很快,佐助已经回去啦。花离等帅大叔回去,也学会几样家常菜。她召唤新的式神,是个浑身是血的男人。情绪非常激动,血流不止。


“先冷静下。我的咒力有限,继续流血我救不了你。”花离继续治疗,感觉伤口堵住之后,松一口气去打水。


花离给他解释契约,将人扶起来给他找衣服。诚一郎帅大叔的衣服,还留下一套。清弦比他矮小,也没这么强壮。花离又量量他的身形,在手机上下单买衣服。


“先将就一下,新的衣服明天会送到。”


“麻烦您了,Master。”


“Master?不用这样喊,叫花离就好。你叫什么?”


“Lancer,迪卢木多·奥迪那,您随意叫就好。”


花离去盛一碗汤,递给他又去打电话。没过多久美玖就来啦,本质上来说…美玖大人是相当温柔的人。看着躺在沙发上,明显重伤未愈的英灵冷笑。


“你从哪招来的病秧子。”


病秧子?


这对骑士是侮辱!


枪兵很想起来证明一下自己,却看到花离尊敬请求粉色头发的女人为他治疗。这么一心为他找医生的Master,无法开口践踏她的心意。


“美玖大人~”


“长得就不正经,小心点,别被男人骗啦。”


Lancer懵逼:我不正经?


美玖不放心的叮嘱一堆,花离挂着冷汗送她到门口,指着那边的客房。那边有两张床,小些的那张不准睡,是佐助专用的。


“我虽然是见习的,但也会执行驱魔的任务。可我一个人害怕,所以总会召唤式神一起。进去之后,我会自行战斗。你最好不要插手先,除非我会死。”


“你才七岁。”Lancer不理解,这太乱来了,而且她还是女孩子。


“有你在啊。”


被糊一脸的Lancer热血沸腾,完全忘记前一刻才自杀的感觉。他被需要,被救命恩人需要!


——祸野


看着幼小的Master,在怪物群里奋战,那么勇敢、强悍、坚定,散发着美丽的光辉。地面蹦出个巨大的污秽,Lancer二话没说冲上去,势必不让他们伤害Master。


“Master没受伤吧?”


“抱歉~不能让你尽情战斗。”


Lancer摇摇头,他很清楚花离在修炼,要成为强大的战士,这种修炼是必不可少的。他要克制自己,那想把这些杂碎全部杀死的冲动。


轰——


花离所在的地区爆炸。若不是Lancer反应快,她就被炸死了。


“哈哈哈哈~小花离酱,为什么不是你放弃当阴阳师是小轳?”


花离静静的看着他,优奈的脸在脑中浮现。


“弱小的存在,不是式神救你,你早就死了。花离酱、你是该死的人!”


Lancer看着明显失魂落魄的花离,气的七窍生烟。这么对待Master,绝对不是好人。挡住悠斗的冲击咒力波,势必要击杀敌人保护Master。


前方奋战的Lancer让花离清醒,深呼吸调解心绪,用咒装武装自己。悠斗怕早已不是人类,将自己变成了污秽,这咒力骗不了人。他消失这半年时间,想来在祸野干了不少事。


【这是什么感觉?】


【悠斗~在做什么?】


Lancer很擅长格斗,天生就是战士。悠斗带着深沉笑意,好似在逗他玩耍。明明身上伤口越来越多,又鲜血横飞,却如此的让人发毛。Lancer再次认定,这个少年是邪恶。


悠斗的手捏着Lancer的双枪,随着咒语念出来,Lancer发现身体变得越来越重。悠斗疯狂的笑出来,蔑视站在那边观战的花离。


“小花离,你的式神,归我了。”


“你说什么?”Lancer看着再侵蚀身体的力量,不甘和愤怒涌上心头。


“Lancer~去吧,杀了小花离。”悠斗笑眯眯的,显然在欣赏这种画面。


“住手,住手——”Lancer无法控制身体,双枪对着花离刺过来。


花离夹着红色的符咒,一抹银白的亮光劈开枪头。花离面前悬浮着深紫色长发的斋藤一,凤眼锐利的看着眼睛赤红的Lancer。


“你是?”太好了,花离没事。


“斋藤一,参上。”


“小花离,你已经可以召唤2个式神了啊。”


“我已经拼命忍耐,但…果然失败了。”花离的咒力涌出,咬破唇沾着血。“污秽拔出,灾厄肃清,万魔调伏,急急如律令!”


“这种程度的咒力…没有用哦。是呢,我想起来了,是优奈吧?你的朋友。”


“闭嘴。”


“死的好惨啊,就在你面前。”


“闭嘴,你不配提他们的名字,你这个人面兽心的邪道。”


“Master。”Lancer交战也在分神,没想到一时大意会变成这样。


“你的所有权,被抢走了吗?”斋藤一皱皱眉。她还是个孩子,身上的咒力有限。现在…要支撑他的消耗,更会弱势很多。


Lancer很低落,他宁愿身死,也不愿意伤害花离。为什么他打算保护的人,总是没有办法真正守护好呢?Lancer想到有可能会亲手杀死花离,眼眶都赤红一片。


“啊……”花离不是悠斗的对手,直接被踹飞十多米,擦擦嘴角的血爬起来。


“Master!你这个家伙,我绝对不会放过你。”Lancer满心愤怒,握着双枪杀过去。


“现在我才是你的主人,区区式神……”悠斗冷笑一声,念着咒语控制他。


“啊啊啊啊啊——”Lancer浑身冒出紫色亮芒,双枪的宝具解封。


悠斗怔了怔,竟然在反抗契约。


Lancer整个人布满紫色的雾气,愤怒的骑士暴走了。


悠斗发现咒力被吸食过快,他都有些承受不住。Lancer身上的力量越来越浓郁,悠斗下意识的断掉联系。花离召唤的式神不对劲,和别的式神完全不一样。


“你到底是什么?”


“花离,没事吧。”斋藤一过来扶起她,见她只是一点内伤,护住她审视Lancer。


“Lancer?”花离看着实力倍增的枪兵,他额头的符文消失无踪?


为什么?


悠斗那喜欢玩弄他人的性格。


绝对会用Lancer伤害我。


悠斗闪避着攻击,Lancer的攻击无差别,斋藤一抱着花离观望,也渐渐的被波及。他恶趣味的弯弯唇,用大范围攻击弄塌了这片区域。看着Lancer将斋藤一拖住,弄塌这一片的石块。


“原本~还想玩玩你的式神,暴走就没办法呢。”


“杀死自己的主人,也没办法呢。哈哈哈……”


“小轳~我活着噢,来吧~来杀了我。”


——癫狂又歇斯底里的笑声回荡,看着前面变成了废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