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间
笔趣阁小说网 > 谣道 > 第七章 启灵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笔趣阁小说] http://www.xswang.com最快更新!无广告!

她有些着急的想转动脑袋看向右手的方向,却动不了,她忍着左臂的疼痛,抬起左手,推着自己的脸颊转向右边。


触目一片红猩,她的右腕不知被谁划了一道深深的口子,血液不断的从她右腕处流向一个发着微光的奇怪图案。


白谣心中一片冰冷,她用力一抬,侧过身去,身上的疼痛感瞬间传来,她整个身体直接趴在了这个奇怪的图案上。


她忍着疼痛,伸出左手,用力掐着自己的右臂,触感冰凉,但是右臂还是没有任何感觉。


她有些绝望的想着,好不容易不用再跟残魂拼命了,但是最终还是逃不过吗。


时间流逝,白谣只觉自己正在一步步的接近死亡的边缘。


突然一阵寒冷的风吹来。


刺骨的寒冷使她惊醒,有风,那么必定有出口,她一定要出去,并活下去。


想着刚才寒风吹来的方向,她用尽最后一丝力量,翻了个身,仰面躺在了图案上,她睁大双眼,看着上面,却只看到一片黑暗。


奇怪,她又仔细的看了看,距离她正上方的位置,好像有一个地方不太一样,不过太黑,什么都看不清。


想到刚才微凉的风,也许上面有个洞?


她正想着,突然看到那个位置缓缓出现了一轮弯月,她有些欣喜,果然有洞。


柔和的月光洒在她的身上,瞬间她感觉背后图案猛然炙热了起来。


背后越来越热,奇怪的力量涌入她的体内,在她体内乱窜,白谣整个人一缩,疼痛感从身上的各个地方涌来,不断的刺激着她的神经。


她面色通红,瞪大双眼,无法克制的扭动着自己的身体。


她感觉自己整个身体快要四分五裂了,然而奇怪的力量还是不停的涌进她的身体。


白谣疼的整个面容都扭曲了起来,她觉得自己随时可能晕过去,不再受疼痛的折磨,然而现实是她一直很清醒。


轰—


白谣听到自己的身体不断的发出响声,接着脑袋一翁,咔嚓一声,同时她怪异的发现,她突然可以看到体内血液急速的流淌和那股乱窜的奇怪力量。


但是背后炙热的感觉并没有消失,还是有源源不断的力量向她体内涌入,同时疼痛感也越来越强。


渐渐的,白谣意识开始模糊起来,她好像又做了那个梦,梦中一个模糊的身影身上闪着奇怪的光点,一只手掐着手势,另一只手不断的拿起什么。


不自觉的,有种奇异的力量牵引着白谣开始模仿起梦中那个模糊身影的姿势,她抬起无知觉的右手掐着梦中的手势。


接着她的左手也抬了起来,对着上空的弯月张开五指,月光仿佛被她的左手吸收,柔和的力量涌入她的体内。


同时她的身体内也开始亮起一个个的光点,光点越来越多,最终汇成一条怪异的线路,线路的终点在她的心脏右边的一个位置。


刚才那些奇怪的力量仿佛得到了指示般,争先恐后的按着光点形成的线路,运转起来。


白谣终于不再感觉到热,意识也清醒起来,她睁开双眸,看着自己双手奇怪的动作一怔,看着自己体内的奇怪力量不再乱窜,而是遵循着某种规律运转,力量运转到最后,便会诡异的消失不见。


白谣动了动,想移动身体,离开这个诡异图案的范围,却发现自己居然无法控制身体了,连动下嘴唇,也做不到。


她一下被巨大的恐惧笼罩住,想尽办法却还是无法动弹一下。


她呆呆的看着空中的新月,一点点西斜,最终消失不见,白谣突然感觉背后不再发热。


然而她却发现自己体内的力量还在运转,没有停下来,还是在不断的消失。


白谣看到奇怪的力量全部消失后,内悄悄送了口气。


然而奇怪的是,直到所有奇怪力量消失,光点形成的运转线路,还是没有停下来,慢慢开始抽取白谣自身的力量。


白谣内心被深深的恐惧笼罩着,她感觉自己的生机正在慢慢随着轨迹流失,她不断的挣扎着,却还是徒劳。


这时左腕红光亮起,白谣一顿,抬眸看去,看着持续发着红光的红绳,心中一涩,是爹送她的红绳。


她清晰的看到那股柔和的力量从她的左腕缓缓沉入她的体内。


她心中一动,这样下去也不是办法,红绳里的力量不知何时便会用尽。


她尝试控制那股力量,不断的尝试下,她终于可以控制一丝柔和的力量。


她引着这一丝力量撞击心脏旁边的线路末端,也许是因为在她体内,白谣可以明显感觉到轨迹有一丝丝的倾斜。


她心中一喜,有用,便引导着更多的力量,冲击着线路末端。


时间流逝,渐渐的,红绳的力量越来越少,就要流失殆尽时,白谣心中发狠,既然都是死,那便拼一下,她聚集起所有剩余的力量,狠狠冲击着线路末端,一下,两下,三下,不断的撞击下,终于线路偏移到了心脏上。


被撞到心脏的瞬间,白谣心口剧烈疼痛一下,心脏骤停了一息,她双手一松,垂落在地,直接晕了过去。



祈愿树下。


苏越刚离开,一个身着淡绿衣裙约莫十五岁左右的少女,便来到了此地。


看到一片狼藉的场面,面上没有露出一丝惊讶,只是看着坐在地上狼狈不堪抱着方枫秋的魏南,姣好的面容上露出明媚的笑容,“这位道友,可有看到一个看起来就很怪的少年?”


魏南感知到面前少女的气息便面上一怔,他居然感知不到少年的修为,只觉气息悠长。


而且看起来很怪,这是什么形容词,他想了想道,“可是苏越?”


“原来你认识他呀。”少女微微一笑。


少女环顾四周,看着脖颈流淌着血液,一动不动的阴沉老者,眼眸一动,“咦,这不是他师尊么,好惨呀。”


“那么,苏越呢?”少女转过头微笑的看着魏南。


魏南刚要开口,天边一道剑光划过,一个悦耳动听的女子声音由远及近的传来,“魏师弟。”


话音刚落,一个白衣女子从天而降落在魏南面前,皱眉看着满地的尸体。


魏南看着面前绝美无比的女子面上喜悦的表情一闪而过,随即有些羞愧的道,“阿梦师姐,阿秋他用了天罗。”


阿梦表情一肃,取出一粒白色的药丸给方枫秋喂下,面带担忧的运起灵力在他的头顶感知了一下,便抱起方枫秋,回头看着魏南,“魏师弟,还能走吗?”


魏南缓缓站起身来,点了点头。


绿衣少女看着他们要离去,突然开口,“魏道友,你还没告诉我苏越去哪了呢?”


魏南回头深深的看了眼少女,指着苏越离去的方向道,“他往那个方向去了。”


“谢啦。”少女明媚一笑,朝着魏南说的方向离去。


魏南回头发现阿梦师姐抱着方枫秋正站在祈愿树下,便也走过去,跟她说了妖道的事情,“阿梦师姐,这树可有何不妥?”


“这颗树,还是毁了吧。”阿梦说着掐诀,她的剑便化为千道剑气,同时击在了祈愿树上。


从此祈愿树消失了,贺清函的身体也消散在这天地间。


八月初四,午时。


洞中,白谣面色惨白,一动不动的躺在地上,有些灼热的阳光照着她的身上。


仿佛被灼热的阳光刺痛,她的手指动了动,随即睁开双眼,看着空中刺眼的太阳,心中涌出一种劫后余生的欣喜。


她动了动右手手指,虽然一阵疼痛传来,但是心中欢喜,她的右手还能动。


白谣忍着疼痛缓缓坐起身来,低头看着左腕上有些发暗的红绳,鼻头一酸。


谢谢你,爹。


白谣四周环顾,抬头望天,发现自己好像是在一口枯井里。


这口枯井底下的范围很大,白谣看着右边的一个一人高的漆黑的洞口,心想她应该是从这个洞口被带到这里的。


她闭目,看着那个力量运转的线路已经发生了改变,整个形成了一个完整的链条,一股柔和的力量正在随之缓慢运转,虽然不知是什么,但它每运转完毕一次,白谣便能感觉身上的疼痛减弱一分。


白谣在阳光下静静的又坐了片刻,感觉身上的疼痛感削弱不少后,便站起身来,看着那个漆黑的洞口有些犹豫,她知道以她现在的身体状况,绝对没有办法从这口枯井爬出去,闭了闭眼,还有什么要比死还糟,她举步走去。


白谣小心翼翼的探索道路,越走心中的疑惑就越大,她好像摸到好多树枝一样的东西。


约过了一刻钟,一道明亮的光芒在前方亮了起来。


白谣沉住气,没有着急,还是一步一步的小心走过去,看到道路的上方破了个洞,借着光亮看到她刚摸到的不是树枝,而是树根。


白谣心中微惊,好强的生命力。


她借着树根,缓缓的从通道往上爬去,远远的便听到一阵阵的哭泣声,白谣一惊,越发谨慎。


临近地面,她小心翼翼的探出一个头,向外看去。


瞬间她眼中流露出震惊之色,她爬出洞口,哭泣声,和满地的尸体,狠狠的击中了她的心脏。


她狠狠捏了自己一把,疼痛使她清醒过来,她默默的看着眼前的一幕,一动不动。


良久,她才回过神来,往回家的路上走去。


一路上,白谣看到的皆是这种场景,就算偶尔有人走过,也是满面悲伤或行色匆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