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间
笔趣阁小说网 > 无名剑者 > 第十九章杀戮以起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笔趣阁小说] http://www.xswang.com最快更新!无广告!

天赐一号包房里,古色古香的风格,相比其他的包间更加豪华舒适,中间的大圆桌上摆了一桌子满满的佳肴。


老鸨花枝招展的卖弄着自己的风骚,嗲里嗲气的说道:“两位爷,你看我的安排可满意?”


两个黑衣男子收起了自己的斗篷,露出了自己的真容,一个面容阴柔,眉宇之间充满了一股下流气息,另一个男子长相极为普通,不过双眼犹如鸟类的瞳孔一样。


正是狐狼佣兵团的团长于鲨和其副团长田寺宇。


于鲨淡淡的说道:“老板娘干的不错,先下去吧,有事我再叫你。”


老鸨也知道最近发生的事情,也没有自讨没趣,很识相的应了一声就退了出去。


两人喝着酒,吃着菜,交谈着一些事情。


“老大,我们发生了这么大的变故,我担心其他两家会对我们不利。”田寺宇一脸忧心忡忡的说道。


于鲨没有说话静静的喝着酒,眼神越发的阴沉。


“况且现在团里实力大幅度受损,再加上你……”田寺宇一副欲言又止的样子。


于鲨饮了一杯酒,重重的把酒杯砸在了酒桌上,看着自己左手臂部位空空如也,也只能重重的叹口气,他知道自己这个仇这辈子都报不了。


想到那天晚上,现在眼神中都还残留着惊恐,那个男人,那轻轻的一击,已经超越了他的认知,半个建筑,连同他的手臂在这一击下灰飞烟灭,如果不是,那个女的求情,可能就不会坐在这里了。


实力真的超出了太多太多,有的只有畏惧和恐惧,根本提不起半点复仇的意志,当差距太大了,你会发现你根本就提不起勇气去报仇。


只能在这里借酒消愁,一杯又一杯。


烈酒在喉咙穿过,留下滚烫刺激的感觉,让于鲨说话的声音都变得沙哑了起来。


“这个你不用担心,我哥正在往这里赶来,几天的路程。”


“蚌哥要来吗?那就没什么好担心的了,应该可以压制住他们那些蠢蠢欲动的心。”


“压制?说什么蠢话?既然他们那么想洗牌,那干脆来次大清洗,重新洗牌,呵呵!”


田寺宇也被这个大手比震惊到了,城内的势力大大小小,最顶尖的势力除了他们以外,还有另外两家,这么多年来,彼此虽然有大大小小的摩擦,但从来没有动真格过,彼此都没有本事吞掉对方,只能保证井水不犯河水。


“难道蚌哥有所突破?”


“嗯,前几天和大哥有信息来往,大哥也赞同我的想法,既然他们已经伸出手来了的想法,那就把他们的手都剁了。”


“那先从哪个开刀?”


“先不急,等大哥,过几天悄悄的到了,我们再慢慢从长计议,现在先保存实力巩固内部,我知道最近可能人心有点涣散,这个事情就交给你去办,记住杀一儆百,必要的时候可以敲打一下。”


“嗯,知道了,交给我吧。”


这时窗口处蹲着一个人,月光将人影拉得越来越长。


于鲨俩人同时察觉到了人影,于鲨咪着咪眼睛问道“敢问阁下是何人?”


“不好意思哈,没想听你们消息,但你们真的好吵,吵得我耳朵现在有点疼,我就想叫你们稍微小声一点,还有我想问一下你们,知不知道一个叫于鲨的人,我找他有点事。”


正是带着面具的杨彤。


于鲨俩人对视了一眼,知道来者不善,摸不清他的底细看不透,带着青面獠牙面具的男人,总感觉有一丝熟悉,像是在哪里听过这个欠欠的声音。


于鲨语气有些阴沉的说道:“是谁叫你来的?柳二妹那个臭婊子?还是黎行那个狗东西?”


杨彤语气懒洋洋地说道:“我说于团长,你就不必要搞那些小手段了,我可是盯着你的。”


杨彤两个手指,指了指眼睛。


于鲨心里一沉,将手指上的暗器收了回去,面露笑容,一脸欣赏道:“小兄弟敏锐啊!不错不错!这样吧,不管是谁开的价钱,我出两倍的价格,跟着我怎么样?”


“哟哟哟!于团长这是想请我呀!要知道请我的代价可是很贵的哟!”杨彤玩味的说道。


于鲨笑得更加灿烂了,只要有条件,就不怕谈不成,毕竟没人会和钱过不去。


“那是,小兄弟这么一个人物,要价贵一点也很正常,开个价吧。”于鲨胸有成竹的说道。


“那就借你人头来用一用。”


于鲨脸瞬间黑了下去,眼神格外的阴沉。


“你敢耍我?你到底是什么人?”


杨彤也收起了戏耍他的心,冷冰冰的说道:“这么快就把我搞忘了?你把岚裳藏到哪里去了,赶紧给我交出来。”


“岚裳?哦,我想起来了,你是哪个小子,呵呵,还真是踏破铁鞋无觅处,得来全不费工夫,我就说这声音怎么有一丝熟悉。”


“回答我,岚裳在哪?”


听到这个名字,于鲨右手摸着左手空荡荡的袖子,眼神中闪过了一丝疯狂。


有些癫狂的看着杨彤说道:“她已经死了,被我亲手了解了她的生命,你不知道她临死前的哀求有多绝望,哈哈哈哈!”


杨彤猛然回想到那个一头蓝色头发的女孩,对他说一定要活着回来,我在这里等你,这句话一直在脑海里回荡。


杨彤的双眼,犹如死寂一般,死死的盯着于鲨,红色束带随风飘去,一头如墨一般的长发随风乱舞。


杨彤的精神识海里,那根被铁链封锁的柱子,像受到什么刺激一样,煞气冲天。


“唉!”星叔很清楚现在杨彤属于什么状态,不敢开口劝阻,别让他平时不正经的样子,一旦把他激怒了,后果将非常严重,星叔有点担忧,杨彤会把这里所有的人都杀了,凭借这里最高的实力根本不可能压制住他,再加上识海里这个奇怪的东西在影响着杨彤,星叔根本无法压制住它。


星叔突然恨起了眼前这个人,不过一想到等会,他会很惨,突然又有些可怜他。


“你说你惹谁不好,偏要惹这个煞星,唉!惹就惹嘛,非要激怒他。”


不带一丝情感的说道:“你该死!我说过,她要出了一点事,我要所有的人都给她陪葬。”


杨彤像是在诉说着什么无关紧要的事情一般。


田寺宇恕斥道:“你算什么东西?敢在这里大放厥词。”


“自己跪下来领死!”


杨彤一声厉喝,声如雷,震的人耳膜嗡嗡作响,意简言骇。


于鲨二人,气得浑身发抖了怒不可遏,从来没人敢这样跟他说话,不过是一个毛头小子而已,于鲨一张脸变得铁青,要多难看,有多难看。


“毛头小子,老子出来混的时候,你还不知道在那,小小的开脉期还真不知道天有多高地有多厚,呵呵。”


哗!只见于鲨右手臂一扬,五指乱舞,手上掐着一个又一个的印,霎时形成了一个拳头大小的青色光团。


“呵呵!刚好拿你试一下我新得的战技。”于鲨冷笑道。


“青旋弹!”


嗖的一声,于鲨朝杨彤的位置丢了过去。


“嘭!”


顷刻之间,杨彤极速的闪开,刚刚所在的地方人家被炸开了一个洞。


“躲的还蛮快的嘛。”于鲨给田寺宇一个眼神,从自己的空间袋中掏出了宝刀。


杨彤还是一副死寂的双眸,如墨一般的长发,无风自舞,静静的从空间戒中把无铭剑取出来,挥舞着斩出一道剑光,剑光明显比原来的更加的凝实了,地上的木板直接破碎掉了。


“叮!”


清脆的响声,于鲨的宝刀与剑气碰撞在一起,于鲨竟然倒退了几步,虎口震的有点发麻。


于鲨有点震惊,这真是太恐怖了,这剑气的长度和力度,根本就不可能是开脉期的力量。


杨彤动了!


动作迅捷,犹如幽灵一般。


于鲨神色凝重到了极致,全力以赴的挥动着宝刀,抵挡杨彤的进攻。


此刻他已经不敢小瞧杨彤了。


神秘,而且看不透。


“叮叮当当!”


双方的刀剑连续碰撞在一起,爆出了一阵清脆的撞击声,刀剑上火花四溅,于鲨被震的往后倒退,手臂酸痛。


于鲨第二次感受到了死亡的气息,他咬紧牙关,施展自己的拿手绝学。


“金翅恕杀!”


瞬间刀气纵横。


田寺宇瞄准机会,化作一群乌鸦,围着杨彤,瞄准他的要害攻击。


杨彤挥动一道剑气,挡住了刀气,幽暗的眼神,迸发出了凝实的杀气。


田寺宇仿佛看到了从尸山血海里走出来的修罗一般。


恐惧!


整个人都被吓得魂飞魄散,乌鸦飞都飞不起来,重新化作人形,只见杨彤手掌一变,呈现抓拉的手势,田寺宇整个人不知怎么回事就飞了过去,出现在杨彤的面前。


杨彤左手化拳朝着田寺宇的头颅击过去。


“澎!”


好似爆西瓜的声音,田寺宇头当场被爆头。


“不!”


于鲨眼珠子都快瞪出来了,悲痛欲绝。


整座醉春楼,在这样的力量下,瞬间化为了废墟,在这栋楼发生颤抖的时候,所有人都撤离了楼层,所幸没有伤亡。


老鸨在下方心痛的要死。


“我要杀了你,啊啊啊啊!”于鲨跪在地上咆哮着,显得有些癫狂。


杨彤就持剑静静的伫立在那里,死寂般的眼眸,那一头如墨一般深沉的头发飘舞着,上面染满了血色,让围观的人看着不寒而栗。


“我说过我要让所有人陪葬!”杨彤冰冷的声音,犹如八月寒冬般刺骨。


所有人的心脏都漏了半拍。


……


来了来了,今天签约了,嘿嘿嘿!希望能投出你们宝贵的推荐票和月票,嘿嘿,超级无敌爱你们^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