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间
笔趣阁小说网 > 捡个灵器回家当夫君 > 第五十九章约定1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笔趣阁小说] http://www.xswang.com最快更新!无广告!

“婆婆之前交代过,此鲛绞必须在漫姐姐的手中。”


芹意转过身,“漫姐姐修习多年的《昊天罔极》本就是过于刚硬的功法,而过犹不及,后来又强行修炼昊天剑意,如此强势霸道的修习,未免是如今漫姐姐陷入困境的原因。”


“但是如今姐姐的身体确实不适合吸收鲛绞。”


湉阔坚持。


芹意看向烛光沉默许久。“湉儿,你先帮助漫姐姐稳住体内紊乱的灵气,也不早了,师姐,你先回去告诉婷婷姐,免得她们担心。剩下得事情交给我。据我得推算,要不了多久婆婆就会再次苏醒了。”


灵芳退下,麓山还站在原处,不愿意走。垂下的眼睑盖住了眸子。


“好哥哥,你就放心吧,一切有我统筹着。”


芹意一向自诩通透,她将麓山的怀疑当作了对染漫的关心。湉阔看了一眼辛有,走到药房去炼制丹药。


待人都走尽了,房间里只剩下了麓山、染漫和芹意。


“麓山哥哥,你若是不嫌弃妹妹多管闲事,妹妹有一事问你。”


麓山示意芹意但说无妨。


“哥哥,你对昭家公子将鲛绞送给漫姐姐怎么看?”


麓山不语,双手抬了又放下,最后什么都没说。


他对此事也是百思不得其解,昭家他多少还是有所了解的,按商人的习性,绝不会做这么亏本的买卖。


将鲛绞送给染漫就意味着整个昭家就是染漫的后盾。


而根据他得到的情报,染漫与昭文博确实是第一次见面,而昭文博竟然在与染漫相识仅仅几天后就将这么重要的东西送给了染漫。


这其中必有蹊跷。


如果,染漫是那个人,而昭家就是他们这近百年在无尽空间培养的势力,那么这一切就说的通了。


麓山这几日细细推究,得出的结论就是这些。


可是他现在无法与那边取得联系,那边不主动召唤他,他无权过问此事。


何况,十几年的消磨,许多东西渐渐都沉沦在了温柔乡里。


温柔乡.......


想到了内心最柔软的地方,麓山突然停止了思索。


“芹意只想告诉麓山哥哥,是否真心对漫儿姐姐,还请麓山哥哥早做决断。”


麓山本来绷紧的心,听到芹意的问题随之落下,但是随之又忍不住笑出声。


【芹意,我只是将她当作妹妹。】


麓山耐着性子打手语给芹意。


“麓山哥哥还是放不下她么?”


【别问了。此事不必再提。】


芹意明了,看了一眼昏睡的染漫,心中又是一阵感叹。


哎,又将要有一个为情所困的女子了。


再次醒来,看到的是湖面上泛起的光。染漫按住突突跳动的头,她只记得自己昨晚想要强行占有鲛绞,结果差点被反噬,晕了过去,醒来自己却在沼泽。


床头的桌子上是一碗冒着热气的黑乎乎的汤药。


拿起汤药,扑鼻的是一股熟悉的花香。


六紫凝花?


染漫疑惑的看着那碗药。


湉阔推门进来。


“漫姐姐,这是专门为你熬制的。昨晚麓山哥哥带你回来的时候,你身体状况很危险,所以我让辛有熬制了六紫凝花的汤药,可以让你在这沼泽中多呆一些时间。”


麓山哥哥带她来的?他如何知道自己会在那个时候修炼鲛绞?难道,他一直都在暗中关注自己?


有一种叫做欣喜的情绪爬上心头,染漫冲湉阔展现出一个自以为还算温暖的微笑。


“好妹妹,我的冰盒是不是在你那里?”


“你的冰盒在灵芳师姐那里,你现在的状况稳定了,芹意姐姐说,婆婆醒来还要些时日,你可先和灵芳师姐好好修炼,具体的办法稍后再商议。”


“芹意去哪里了?”


“她在玫瑰园,说是想要学着做些玫瑰花饼。”


一碗苦涩的汤药下喉,染漫皱起了眉头。


将药碗递给湉阔,细瘦的手臂上挂着银晃晃的小白,衬托的染漫的手更加消瘦。


“姐姐,你怎么这般瘦了?”


染漫不好意思的将手收回来,她也不知道自己怎么了,这么多年来,她一直刻苦修炼,一方面是心中有着血海深仇,她知道自己若是不迅速强大起来,这辈子注定报不了仇;另一方面,阿水的存在一直让她有一种随时都会离开这个世界的危机感。她不愿意成为别人的傀儡。


她,染漫,一旦决定要好好的活,就一定会做到。


可是这几月来,她越发感受到了师父说的筋脉阻滞是怎么回事。不仅修炼受困,就连身体也越发消瘦。


她一直安慰自己是因为自己长个了。今日听湉阔这么一说,她才发现自己真的是太瘦了。


“不碍事。”


扯下衣袖,盖住手腕和小白。


即使如此,她可从未断过血养小白。可是自从上次破镜之后,小白的光泽越发暗淡,最近虽然有了些起色,可是她却发现月昙花好像对小白也不怎么有效了。


前进的道路,仿佛陷入了巨大的泥潭。染漫不知该如何是好。


或许,等婆婆醒来了就好了对吧?


现在染漫也只能寄希望于宗主蓉智了。


“拜见师父。”


染漫回到二层境,来到了灵芳的暂时居所——清音阁。


灵芳微笑着看着染漫,起身扶住染漫的手。


“既然拜在了我的阁下,就应该对师父知无不言,言无不尽,身体状况不好,为何不告诉我?”


“我,我,我怕师父......”


“怕师父什么?还想不想提高修为了?”


想!怎么不想!都快想疯了!


看到染漫神情,灵芳笑出声,露出左边的虎牙。甚是可爱。


“也罢,我也比你大不了多少,只是自幼在沼泽长大,修为比你们早些,条件好些罢了,你也不必太过拘谨,非要叫我师父什么的,叫我灵芳姐姐也是可以的。”


染漫有些不敢相信的睁大眼。现在她的偶像不仅在对她笑,还说她可以叫她姐姐。


“灵......灵芳,姐姐。”


染漫低下头,虽然加上前世的年龄,染漫比灵芳小不了多少,但是这个女人确实是染漫喜欢的那种女人,简单、干练不做作。关键是年纪轻轻不仅修为成为染冉大陆首屈一指的器师,而且还是白袍子,掌握着一阁的门生。


“嗯,不错。”灵芳永远是一身的便装,身材虽然娇小,却不觉得瘦弱,倒是比染漫多出了许多凌人之气。


“漫儿,你要记住,在修炼中排在第一位的,永远不是刻苦。”




语出惊人。灵芳淡淡的拉过染漫的手,让她自然的坐下。而她则走到琴桌之前,抚弄着琴弦。


一曲《清风明月》缓缓流出,仿若被浸泡在透着粉红的溪底,远处是鸟鸣,天上是明月淡淡附和着薄云。


染漫的心渐渐平静下来,闭上眼,精神澄明。


一曲毕,染漫张开眼,只觉得浑身舒爽,精神清醒。


这是......安神术!


灵芳淡淡的放下手,“漫儿,有时候欲速则不达,你刘樵大哥之所以在我座下犹如破竹,日日节升,可是他前面有三十年的积累,心早就变得平静洞明,因此修行起来就快。”


“苦修苦修,虽然讲的是修习的艰难和付出,可是很多修行者却忽略了,修行修行,最重要的是修心。”


染漫若有所思的垂着头。


灵芳又说道:“当然,你现在还不理解没有关系,你迟早会懂的。”


染漫点点头。


“漫儿,我注意到你的手镯非比寻常,可否说来姐姐听听?”


染漫将小白取下,递给灵芳。


“这是我儿时捡到的灵器,以前他的灵识还在,会与我交流,可是后来有一天他突然就变成这样了。”


灵芳拿起小白细细打量。又注入灵气好好的探察了一番。


不知为何,染漫竟然想起了第一次将小白递给炽青叔叔的时候,炽青叔叔也是这样研究小白的。


睁眼,迷惑蒙上眼眸。灵芳皱起了眉头。


“怎么会.......”灵芳多年修习器法,对各种灵器都还算了解。可是她对手中的这个手镯却一无所获。


除了那一片汪洋的深蓝大海。


大气磅礴,仿佛能够包纳整个世界。


这是什么东西?


灵器也是分三六九等的,灵器有灵胚。灵胚的好坏决定了该灵器的可以激发的潜力。


比如刘樵的大宝,虽不是多么好的灵器,连个三品都算不上,可是在白凤山得到了兽晶的辅助激发,倒也勉强算个二品灵器。


而这个手镯,竟然是连灵胚都没有!


可是她有明显能够感受到此手镯的不同寻常。她灵芳的直觉不会错的。


“来,漫儿,你将灵气注入着灵器中,试着操纵它。”


接过小白,染漫果然将灵气注入小白中。只是打量灵器注入,小白却没有丝毫动静。


“不可能,漫儿,你试试别的方法。”


染漫又加大了灵气的注入,可是小白还是没有动静。


“精神力!试着注入你的精神力,并努力控制它。”


话音未落,染漫就已经实践了。


“砰!”


一个猝不及防,那小白瞬间变化成了一个巨大的银环将灵芳锁的死死。


“咦!成功了!”


染漫没想到自己一直戴在手上的手镯竟然有朝一日能够成为一项武器,染漫激动的直接抱住了灵芳,完全忽略了灵芳被锁住的窘态。


“漫儿,你快把这个东西取下来。”


灵芳在暗暗尝试了多次确定以自己现在的实力竟然不能挣脱这个银环的事实。


——————分割线————


今天来晚了~


嘿嘿今天太忙了,但是莫娜没有断更哦,是不是很优秀!


拿出你们的票票吧......


下一章《约定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