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间
笔趣阁小说网 > 1344年 > 第四百三十九章 保大还是保小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笔趣阁小说] 最快更新!无广告!

陈友谅说道此,突然想起自己的大儿子陈善儿还在赶往钟离县的途中,若是中途遇到了高凡的人怎么办?


高凡的人虽没有自己多,可保护陈善儿的不过三十多个人罢了,陈友谅还没自信到认为自己三十多个人可以打得过几百人,就算这几百人全是土鸡瓦狗,使用车轮战术也可让自己的人体力不支,最后败下阵来。


要是陈友谅听闻了曾经有一支三千精兵的队伍突袭百万大军还打了胜仗的事,他可能会有这个自信,毕竟是如何赢的他是不知道的。


不过这事,除了当初参与战事的人知道,其余人都是不知的。


陈友谅此刻眼皮狂跳,要是自己的两个儿子都落入了高凡的手里,那后果简直不堪设想,他相信高凡是不可能为了一个管家而放了自己的两个儿子的。


“快,让所有人都出来,前去营救善儿和理儿!”陈友谅此时不愿浪费一丝一毫的时间,直接下令道。


“大帅!”陈友谅身旁的人却是慌忙的对陈友谅行了一礼,“大帅万万不可啊,三千人的阵势不小了,若就这般贸然出动,一定会引起轰动,濠州离这里不远,要是惊动了朱元璋,在这里他主咱们客,而且咱们只有三千人,就算咱们这三千人是精锐,也无法与之抗衡的!二位公子的安危固然重要,可大帅也要顾及自己的安危啊!”


他顿了顿,又继续说道,“依末将所看,不如咱们派出百十来人在附近看看,若是二位公子此时还未落入高凡手中,咱们便可将二位公子接回来。就算二位公子已经落入了高凡手中,高凡绑了二位公子,一定是想威胁大帅什么,大帅到时候大可假意答应,到时候再想其他办法也不迟啊。”


“可善儿身负重伤,若是被高凡绑了去,本帅担心善儿身体吃不消啊!”陈友谅虽觉得这人说得有道理,可依旧担心着陈善儿的伤势。


“大帅难道忘了,那高家有着方圆五百里医术最高明的大夫,末将反倒觉得,大公子在高凡手里,反而能得到更好的救治。”这也不需要怎么去了解,高正信的名声实在太响亮了。


朱元璋的领地和陈友谅的领地又相邻,陈友谅的人怎会不知高正信的医术如何? 记住网址m.xswang.com


陈友谅这也是关心则乱,经这样一提,才想起来高家还有这样一号人物,“好,那便派出百十余人出去看看,最好能将二公子给带回来。”


此时,陈友谅已经做好了最坏的打算了,陈善儿伤势那么重,能不能治得好还另说,若是在高家能治好,自然是最好的,到时候高家要是拿陈善儿威胁自己,自己便像手下说的那般做就是。


而如果陈善儿的伤势没被治好,能将陈理带回来,至少自己还有个儿子,家中还有个后。


有一句话是怎么说的来着,有的人之所以能达到某种高度,是因为他和一般人不一样,例如,他没有感情。


可他学着别人的样子,装作自己有感情,去结婚生子,去结交朋友。


不过这学,也只是学了表面,内心里依旧是没有感情的。


陈友谅就是这样的人,他可以为了自己的前途权利等,做出任何事情,忘恩负义是常有的事,对于自己的儿子,也没有什么父爱不父爱的。


刚才陈善儿受伤,他之所以那么着急,一是表演给别人看的,他虽没有感情,可在他长期的表演之下,表达感情的方式已经模仿得行云流水了。二呢,是担心自己这么大的家业将来没有后人继承,白白便宜了别人。


所以在这样的情况下,能保下一个陈友谅觉得还是不错了。


至于张定边的死,他也是有些情绪波动的,毕竟张定边有些才敢,没了张定边,陈友谅做事的确要费力一些,而是张定边对自己是真的忠心耿耿,这张定边一死,陈友谅只觉得身边的没一个人值得信任,看谁都不对。


高凡看到这里,忙是用对话器对高六八说道,“六八,再快些,陈友谅的人要来了!”


对于高凡未卜先知的能力,高六八早就习以为常,完成没有想高凡为何会知道陈友谅的人要来了,只在应声之后,又加快了速度。


这速度算是快到马车的极致了,树林中的路自然不似官道那般平稳,加上速度这么快,饶是这马车已经是豪华级别的了,里面依旧感觉到颠簸无比。


“你刚才说话这般小声,赶车人是如何听见的?”装睡的陈理睁开眼睛,好奇的看着高凡,一开始他还以为高凡在自言自语呢,怎么高凡话音刚落这马车就真的快了起来,“还有,你为何知乎本公子父帅的名讳?不称呼他为大帅?”


陈理还从未见过有人这样直呼自家爹名字的人。


“那你回答我一个问题,我就回答你的问题。”眼前的陈理虽小,也可是陈家的核心成员的,高凡想着能不能从陈理口中知道一些什么。


“什么问题?”小孩子就是容易被人带偏话题,陈理想也没想,就说出了这句话。


“你爹跑这里来,里你们家有几百里路,为何要带着你哥和你一起来呢?带你哥我还能理解,毕竟你哥这么大了,跟随你爹身边学些东西也是正常,可你这么小,跟在一起不仅帮不上忙,还会添乱,你爹怎么想的?”问不太熟的人问题,不能一来就问关键,得问一些无关紧要的问题,先建立了信任,在循序渐进。这是高凡从《心理学入门》里学到的,平日里也不怎么用得上,今天想着对一个六七岁的小娃,应该是能有用的吧。


“本公子才不添乱呢!哼!”陈理对高凡的话十分不满,但还是回答了高凡的问题,“父帅本来没有带我的,后来父帅修书让胡将军带人来这里,我便让胡将军带着我一起来,他要是不带,我就杀了他!他怕我,所以就带我来了。”


说这话,陈理还带着一丝骄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