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间
笔趣阁小说网 > 我的师门有点强 > 11. 氪金或许真能改命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笔趣阁小说网] http://www.xswang.com最快更新!无广告!

就算有所遗憾,可抽奖都已经结束了,现在想退货显然也是不可能的。


不过苏安然却已经开始思考,能不能拿这把门板刀去跟老黄换一把更符合他审美的武器?


好歹,这也是一柄上品法宝呢。


微微叹了口气后,苏安然终于把目光落向最后的卡池。


特殊池。


或者说,稀有池。


这个池子的抽取费用,消耗的是特殊成就点.


苏安然此时有三点特殊成就点。


目前他除了发现这个特殊成就点只能用于特殊池的抽奖外,暂时没有发现其他的作用。


所以思索了片刻后,苏安然还是决定抽下卡池,毕竟不管什么东西,百分之百出绝品的机会没理由放弃。


【是否消耗1特殊成就点,进行特殊感召传唤仪式?】


是。


漂浮着的灰色烟雾,陡然剧烈翻滚起来。


就如同煮沸的滚水一般。


紧接着,宛如混沌般的雾气就像是受到什么刺激,开始疯狂的膨胀起来。


不过眨眼间,苏安然的视野就尽数被黑暗吞噬。


黑暗弥漫的时间略微有些久。


“该不会死机了吧?”在完全不可视的黑暗中,苏安然没来由的感到一阵心慌。


不过随着他的话语落下,所有的黑暗瞬间便彻底消失。


这一切来得异常的突兀。


仿佛所有的黑暗都受到某种牵引,在零点一毫秒内,悉数全部都被空间核心吞噬。


苏安然只看到,一粒如同米粒般的黑色物体悬浮在半空中。


然后,灰雾喷吐而出。


混沌如同活体一样开始弥漫缠绕。


一本书籍从中吐出。


苏安然一脸目瞪口呆。


就如同呕吐一样,混沌灰雾在重复了数次收缩膨胀之后,终于将一本薄薄的书籍从中喷了出来。


“这种感觉真恶心!”


苏安然一边吐着槽,一边将书籍从地上捡起。


但是在书籍入手的瞬间,这本书籍就已经化作一道蓝光,融入了苏安然的体内。


在他的脑海里,苏安然得到了一些明悟。


【你已获得绝品秘术《真元呼吸法》。】


秘术!


苏安然是知道特殊池的首抽,必然是出绝品的物品。


但是由于是混合毒池,所以出什么东西就真的只能听天由命了。


之前为了剑类法宝放弃了秘术池,结果出了一把门板,当时苏安然觉得都快痛得没办法呼吸了。


却不曾想,他居然还能够在另一个池子里抽到这种好东西。


绝品的秘术!


就是不知道效果如何,不过既然能够成为绝品秘术,苏安然猜想效果应该不赖。


于是很快,他就开始在脑海里阅读起这门秘术。


而阅读完后,苏安然也才明白,这门秘术无愧于“绝品”的价值。


他从老黄那里了解到,这个世界上绝大多数秘术,都是属于副作用或者后遗症极大的那种——使用之后身体虚弱什么的,都算是可以忽略不计了。而且秘术的施展,往往都是需要极大的真气消耗,这也就导致了秘术注定是那些修为高深的修士才能够掌握的特殊能力。


但是《真元呼吸法》则不同。


它本身的效果并不是一次性的爆发,而是通过持续不断的压缩式凝练,将修士的真气变得更加厚实。


如果说,在修炼《真元呼吸法》之前,施展某种武技或者术法需要消耗的真气是五个单位,那么修炼了《真元呼吸法》之后就只需要消耗一个单位。而在同样投入了五个单位的消耗后,其武技和术法自然也就理所当然的能够爆发出五倍的强度。


但这些,都不是这门功法真正的价值。


作为一门秘术,《真元呼吸法》可以和任何修炼功法兼容。


也就是说,如果苏安然能够获得一门可以增幅武技威力,或者能够增加真气量、凝缩真气的修炼功法或者秘术,那么《真元呼吸法》照样可以和这类功法进行效果叠加,从而爆发出更强的威力、更多的真气——在这个世界上,绝大多数秘术不仅效果单一,有着强烈的后遗症,甚至秘术效果也都无法互相叠加。


而且《真元呼吸法》并没有限制修炼者的条件,哪怕是想苏安然这样才刚刚接触修炼的萌新,也照样可以修炼这门功法。因为本质上,这门秘术并不是消耗型的秘术。


但也正因为这一点,所以《真元呼吸法》注定无法像其他秘术那样,能够让修炼者在一瞬间就彻底掌握。它需要大量的时间来反复不断打磨,而且修为境界越高,需要打磨的时间也就越长,从某方面上而言,才刚刚踏入修炼道路的苏安然,反而成了这门秘术的最佳受益者。


平复了一下内心的兴奋,苏安然结束了抽奖,退出系统。


在意识里,秘籍的获得是直接给予的,但是法宝之类的他似乎无法接触,所以此时他有些好奇那把门板到底会怎么出现。


当苏安然睁开眼的时候,首先映入眼帘的,就是那把门板重剑。


这柄重剑就这么简单朴实的丢在了苏安然面前的地板上。


但是下一秒,苏安然就被震惊了。


血色的光芒直接从重剑上爆发而出,化作一道冲天而起的血色光柱,不仅将苏安然直接掀飞出去,甚至就连房子的屋顶也都被光柱冲破一个巨大的窟窿,整个小院甚至变得有些摇摇欲坠。


然后,苏安然便看到了,太一谷的防御大阵。


那是一片宛如星空般浩瀚璀璨的绚丽光华。


当血红色的光柱触碰到这片星空时,那完全由煞气凝聚、几乎化作实质的凛然光柱,瞬间就溃散了。


如果此时苏安然能够凌空而起,那么他就能够看到,这道冲天而起的血红色煞气光柱,在距离那片星幕还有十丈的距离时,似乎就受到了不知名的力量影响,彻底溃散开来,根本就不可能真正的触及这片星幕。


“小师弟!你没事吧!”


房顶,再度被砸开一个大洞,方倩雯的身姿从中跳落。


“没,没事。”苏安然从房间的一角爬起,一脸的茫然。


这门板之前还好端端的,怎么突然间说疯就疯了。


“这个……”看到苏安然只是受了点皮外伤,似乎并没什么大碍后,方倩雯才转过头一脸惊讶的望着那柄重剑,“……这把剑,该不会就是……”


“嗯,就是那玩意。”


懒洋洋的声音,从室外传来。


黄梓穿着一身明显被改装成睡袍的道袍,从门外走入。


他径直朝着重剑走去,然后一脚狠狠的踩在了重剑的剑身上,顿时便发出一声金属碰撞般的巨大闷响声:“大晚上的闹什么闹,还让不让人睡觉了!”


苏安然的嘴角抽了一下。


就黄梓这么一踩,整把重剑居然直接陷入地面。


而且更让苏安然感到不可思议的,是那仿佛要择人而噬的狂暴煞气,霎时间就彻底消失得无影无踪。


就仿佛某种信源突然被人掐断一样,显得异常突兀。


“屠夫……”方倩雯望着这柄重剑,低声轻喃了一句,然后脸色就显得异常的凝重,“师父,屠夫会出现在这里肯定不是什么巧合,这背后一定有什么大阴谋。很可能……有人是在针对我们太一谷。我觉得应该立即让老二、老三和老四他们回来,一起共商对策,尽快找出幕后之人。”


“不是,徒儿,我想问题没这么大……”


“不,说不定已经有人混入我们太一谷了。”方倩雯望着黄梓,沉声说着,“最近我们太一谷就开谷两次,一次是去接了小师弟回来,另一次就是玄悲大师他们入谷。前后两次的间隔时间只有一天,但是居然有人能够混进来,这就说明对方很不简单,我觉得我们……”


方倩雯顿了顿,然后才抬起头,一脸慎重的望着黄梓:“师父,对方很可能潜藏在我们谷内,我们开启星落盘搜索吧!小师弟现在还没有自保能力,我们绝不能……”


“冷静点!”黄梓一脸头痛的说道,说着还瞪了一眼苏安然。


那眼神的意味非常明显:看你惹出来的好事。


“师父,我现在非常的冷静。”方倩雯沉声说道,“师父!这可是大事!你不能再这么吊儿郎当了,我们必须要做好应对……”


“唉。”黄梓叹了口气,然后望了一眼苏安然,“徒儿啊,其实这把剑是你师弟带来的,没有什么外人潜入。”


“什么?”方倩雯楞了一下,“这怎么可能,这可是屠夫……”


“你,自己滚过来解释。”黄梓瞪着一脸茫然呆滞的苏安然,很有些气不打一处来。


“呃,那个……大师姐,这把剑,是我抽奖获得的。”


“抽奖?”方倩雯望着苏安然,然后又望了望黄梓,“师父,那个抽奖是不是……”


“是的……”似乎知道方倩雯想说什么,黄梓急忙开口点头。


但是很可惜,他还是没阻止得了方倩雯这个天然呆。


“……就是你很久以前天天哀嚎着‘玄不救非,我要氪金改命’,结果每次都一脸生无可恋的跟我说,你把所有家当全抽光了,这个月的日子没法过了,然后让我和师妹们想办法赚钱养你的那个抽奖?”


“有这回事吗?”黄梓的脸色有些发黑,“你记错了吧,啊哈哈,像为师这么红的人……”


“师父,你能不能正经点啊!之前教小师弟说胡话也就算了,现在还教他抽奖!”方倩雯一脸气鼓鼓的说道,“你就不能教他一些正经的吗?例如修炼功法啊,修炼武技啊之类的吗?师弟还小,才刚开始修炼,你别整天教他一些有的没的好不好!”


“不是,我……”黄梓一脸郁闷的就要吐血,“这玩意不是我教的啊!”


方倩雯却是不理会黄梓,转过头一脸严肃的对着苏安然说道:“师弟,师父这人不靠谱,他说十句话,你最多只能听半句。别他说什么你就信什么。还有抽奖这种事,六师妹说了那是赌.博的变种,具有高传染性和高危害性,你如果不想变成跟师父一样是个废人,就别碰这些东西。”


“我特么什么都没干啊!”黄梓一脸悲愤的喊道,“怎么我就成反面教材了!你们眼里还有没有我这个师父了!”


“师父,需要我帮你回忆一下吗?我们是怎么度,过,那,段,日,子的吗?”


黄梓眨了眨眼,然后叹了口气:“算了算了,为师这次就看在……看在……咳。”


想了老半天,黄梓也没想出个好的借口,于是只得请咳一声,然后给苏安然眨了眨眼。


“啊?”苏安然有些懵逼,就看着黄梓的双眼都快眨成闪光灯了。


“唉。”方倩雯看着黄梓,很是心累的叹了口气,“我们之间到底谁是师父,谁是徒弟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