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间
笔趣阁小说网 > 正道潜龙 > 第一七六六章 三天期满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笔趣阁小说] http://www.xswang.com最快更新!无广告!

当天晚上。


媳妇在劝说无果的情况下,带着夜色店里的两个直系亲属,开着车就赶回了延J。但狗王却没有走,而是约了下面一个带女孩的朝X男人,在小吃摊吃饭。


“大哥,就这点事儿,还用你出马啊?”朝X人喝了点酒,脸颊紫红的低声说了一句:“周氏集团多他妈了个B,他们有关系有钱能咋地?我今晚就打电话,直接从朝X拽俩啥身份都没有的盲流子过来,找人问个点,让他们扎死周灿辉就回朝X……这事儿都不用经过你手。”


“不用你们。”狗王摇头。


“呵呵,大哥,你觉得我怕这事儿嘛?我咋从那边过来的,你不知道啊?”男子轻声问道。


“不是说你怕。”狗王吃着花生米回应道:“……夜色刚开,你们这些人都有了事儿干,好不容易稳定了,能踏踏实实养家了,这不容易。小来子是管我叫大哥,而不是你,你不用掺和。”


男子低头闷了一口酒。


“……找两个圈里玩的朋友打听一下,周灿辉和那个老周去哪儿了。“狗王低声说道:“他们应该刚走,周氏集团下面的赌场里,肯定有人知道这信儿。”


“恩。”男子点头。


……


凌晨一点多钟。


狗王正在小来子家和一帮朋友帮忙张罗丧事儿的时候,电话铃声突然响了起来。


“喂?”


“大哥,小周在杭Z,但老周不知道去哪儿了,没打听出来。”男子低声回应道:“估计小周是觉得这事儿他没有直接参与,所以没太躲……但老周和刘鹏举应该跑远了,没在大L,好像也没在西A。”


狗王挠了挠鼻子:“再找找,看小周具体在哪儿呢。”


“这事儿简单。”


“杭Z那么大,找个人简单?”狗王愣住。


“他有一个毛病,是小来子那边人跟我说的。”男子一笑:“你甭管了,好找他。”


“恩。”狗王点头。


……


次日中午,酒店餐厅内。


周廣宾轻声吩咐道:“下午我跟骆嘉鸿去钓鱼,你跟着吧。“


”……我……我就不去了吧。”周灿辉抬头说到:“你们扯了两天了,也不聊个正事儿啊,去也是说鬼话,磨洋工,而且我也不会钓鱼啊。”


周廣宾一听这话,顿时恨铁不成钢:“你看看人家骆嘉鸿,什么时候说过自己不会的话啊?!”


“二叔,你别拿我跟他比,我有的长处,他不一定有。”周灿辉犟了一句。


周廣宾一愣,点头应道:“行,不打击你了,你不愿意去就别去了,反正这几天也够呛能有结果。他跟我玩心理战呢,等我张嘴呢。”


“好,我下午处理一下大L公司的事儿。”


“恩。”周廣宾喝了口汤。


……


叔侄二人吃完饭,周廣宾收拾了一下就离开了酒店,而周灿辉也没有出去瞎浪,回到客房拿出自己带的两套笔记本电脑,就摆弄了起来。


一下午,周灿辉都在房间内用电脑看着报表,核算着账目,并且还研究了两个项目部递上来的报告。


晚上七点多钟。


周灿辉感觉到有些饿了,随即站起来活动了一下身体,低头打了两个电话:“喂,你们干啥呢?恩,我忙完了,一会出去吃个饭吧。行,你们开车来找我。”


打完电话,周灿辉去了卫生间洗了个澡,换了一套衣服,正准备再打电话催促一下时,手机却率先响了起来。


“喂?”


“辉少,对面宣了我们,你方便吗?开号上来支援一下啊,我们被打的头都歪了啊。”电话内,一个游戏里的朋友急迫的喊了一声。


“我在外面出差呢。”


“你不上号,我们打不过啊。要不你把号发番茄,让他上。”


周灿辉因为仙R跳的事儿,其实已经都不太想玩这个游戏了,但毕竟他在这里面也耗费了大量时间和金钱,所以一时间多少还有点放不下。


现实里的冲突,游戏中的朋友是并不知道的,所以周灿辉想了一下应道:“好,我开号上去打一会,朋友来了,我就出去了。”


“快快快,先来YY,”


“嗯。”


说到这里,二人就挂断了电话,随即周灿辉起开了自己专用的游戏本,先上了YY,后上了游戏,但用的却是酒店的网线……


……


晚上九点半。


周灿辉下了楼,上了一辆奔驰商务车。


“咋这么慢啊?”一个五大三粗的汉子,无语的冲周灿辉说道:“你不早饿了嘛?”


“别提了,玩游戏耽误了点时间,”周灿辉搓着脸蛋子说道:“都快饿死我了。”


“一个游戏值得这么沉迷?”汉子不太理解的回应道。


“你不懂,玩这个减压。”周灿辉抬头问道:“鹏举他们呢?”


“他们在饭店等半天了啊。”


“去哪儿吃啊?”


“丽水路的一个粤菜馆。”


“不吃粤菜,没啥意思。”周灿辉立马张罗着喊道:“这几天三鑫的人带我们去了郊区,有一片农家院特别地道,小炒肉什么的做的特好吃。你给鹏举他们打电话,我带你们。”


……


郊区,农家院。


没错,周灿辉带人去的地方,正是前段时间康喜和双全见面的地方。唯一不同的是,双全曾经跟屎奋战的那个粪坑,已经换上了崭新的铁板,而且还是一头焊死翻盖式的那种。


汽车行驶了一个多小时后,就停在了最靠边上的一家农家院门前。汉子推开车门,扭头扫了一眼四周说道:“哎呦,这儿挺热闹啊。”


“嗯,三鑫公司的人带我来的。”周灿辉笑着解释道:“那天我就看见这家店了,他家做得好,一个院就卖一桌。走走,进去。”


众人聊了两句,迈步就要往院内走。


“小辉!”


就在这时,刘鹏举的声音响起。


“艹,你们也到了?!”周灿辉回头看了一眼路边停着的汽车,立马摆手喊道:“快点的吧,饿死了。”


“你饿死了?我才饿死了呢!就吃顿饭,我等你快六个小时了。”刘鹏举原本是跟老周一块跑了的,但周廣宾觉得他的事儿并不大,而且一旦和骆嘉鸿谈成了这边也需要用人,所以才临时又把他叫到了浙J。


“呵呵,有事儿耽误了一会。”周灿辉一笑。


“吱嘎!”


话音刚落,一台破旧的丰田轿车突然冲出来,停在了路中央。


李宁推开副驾驶车门,指着台阶上的周灿辉喊了一句:“哎呀,巧了,你也在这儿啊!”


周灿辉闻声一愣,因为他根本没见过李宁。


李宁下车时,后座的花衬衫也蹿了下来,俩人步伐极快,说话间就已经来到了台阶前面。


“你谁啊?”


”呵呵,忘了?走,我找你说点事儿。”李宁右手插兜,左手直接抓住了周灿辉。


“你他妈干什么?!”


左侧跟周灿辉一块来的汉子,皱眉就要伸手。


“亢!”


李宁笑着拔出右手,枪口贴腿崩了汉子一枪。


“艹!”


刘鹏举顿时愣住。


“呵呵,别动昂,要不我干死你。”李宁枪口指着汉子说了一句。


花衬衫一把接过周灿辉,右手拿着枪口戳着他的脑袋上说道:“上车。”


“朋友,什么事儿啊?!”汉子一看对伙太稳了,随即坐在地上捂着腿问了一句。


“给你三天,你没当回事儿啊?”李宁剃着卡尺头,身着黑体恤,黑色束腿足球训练裤,左手拽开车门,转身笑着冲门口的汉子说道:“那我再给你七天,那个开枪杀人的老周要不露面,我就充两毛钱话费,再告诉你辉少爷埋哪儿。”